中国美术馆

6083 人浏览

“百年知白”刘知白艺术展

展览时间: 2016.10.27 2016.11.06

开幕时间:2016.10.27 14:00

展览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一号

人:刘骁纯

人:刘知白

方:中国美术家协会 贵州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贵州省文史研究馆

承办单位:贵州省美术家协会

学术支持:尚辉

更多 +

前言

在文人画脉中,宋代的米氏云山代表了泼墨和破墨山水的最高境界,后世无人超越。黄宾虹认为泼墨“未易猝造”,刘知白也认为“米氏云山最不易学”,但刘知白在耄耋变法后,却将大泼墨推到了最后的极端,消融... 展开

在文人画脉中,宋代的米氏云山代表了泼墨和破墨山水的最高境界,后世无人超越。黄宾虹认为泼墨“未易猝造”,刘知白也认为“米氏云山最不易学”,但刘知白在耄耋变法后,却将大泼墨推到了最后的极端,消融笔踪的跨度和幅度远远越出了二米的雷池,成为中国山水画史上最具代表性的泼墨大家。

这除了归因于他才、学、胆、识、功、力超出常人,独立的方法论颇为值得注意。

一、有笔墨痕而后无笔墨痕。

刘知白的泼墨不同于泼墨之祖王墨。他的泼墨全以笔写出,水润墨饱,酣畅淋漓,“如泼出耳”(李日华)。难点在于如何力戒“臃肿成为墨猪”(黄宾虹)。

他的精品,皆以笔管墨。作品在最低限度上保留笔踪,笔痕时隐时显,无笔墨痕中藏笔墨痕,笔踪消融而笔路犹存。他的泼是写之泼,他的写是泼之写;笔迹虚空粉碎,但笔法功力深藏其中。

二、丘壑清晰而后烟雨朦胧。

与笔法立骨相辅相成的是丘壑立骨,为此,他临仿与写生兼重,案头与户外双修,师古人与师造化并进。为驾驭笔墨和丘壑,他耗尽了绝大部分精力,直到生命旅途的最后阶段才全力攻入大泼墨。

刘知白的大泼墨没有画稿。丘壑随呼随出,笔墨随泼随变;形导笔随,笔走形化;心随墨运,墨落神生;山川草木变化无穷而又一气呵成,勾皴泼染吐纳自由而又不失法度。说他“胸无成竹”,笔底丘壑分明乃胸中吐出,说他“胸有成竹”,手中丘壑分明已非腹稿重现。作品看似一片混沌,但“惚兮恍兮,其中有象”(老子),丘壑的结构暗藏其中。

  三、破泼互用。

刘知白并非只用泼墨,浓、淡、破、泼、积、焦、宿、渍,他兼而用之。

他常常一支笔从润用画到枯,润时泼写,枯时破之,直到毫破锋散。泼多淡,破多浓;泼多横,破多纵;泼主染,破主皴;泼成丘壑,破出草木;泼多融笔,破多破笔;泼主润泽,破主骨力;泼多静默,破多嘈杂;泼多平缓,破多急促……泼与破的这种差异只是相对的,在实际运用中常常极为灵活多变,由此构成了极具创造性的双重旋律的奇妙结构。

刘知白的耄耋变法直接进入了自立我法和自破我法合一的化境,泼墨的生成过程也就是刘知白风骨人品和超旷气脉的展开过程。

刘骁纯

收起

“百年知白”刘知白艺术展

展览时间: 2016.10.27 2016.11.06

开幕时间:2016-10-27 14:00

展览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一号

人:刘骁纯

人:刘知白

方:中国美术家协会 贵州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贵州省文史研究馆

承办单位:贵州省美术家协会

学术支持:尚辉

备注:学术支持:中国国家画院
策展执行:夏可君
展览设计:佘文涛
视觉执行:北京能量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学术研讨会:27日15点 中国美术馆7楼学术报告厅
展览地点: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1号中国美术馆3、5、7号厅

选中艺术家

全部

  • 庭坦

    进入官网拍卖纪录个人历程

    个人历程

    • 2003年

      88岁,春,每日作画数小时且多大幅;
      4月末,忽卧床不起,继而谢食。临终前数日在子女协助下仍泼墨十余幅;
      8月14日凌晨二时逝世于家中;

    • 2000年

      85岁,研董其昌、清“四王”;
      3月,《荣宝斋》杂志以38页版面推介先生绘画艺术;
      5月,《刘知白中国画展暨学术研讨会》在贵州省博物馆开幕。是年所作多为大幅山水;

    • 1999年

      84岁,9月,冯其庸在京得见先生作品,即兴挥毫题诗,并撰《丹青泼向黔西东》发表于《文艺报》。12月,《刘知白画集》在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

50 / 100

学时有他无我 化时有我无他

  1948年,刘知白在广西全州大同中学教书期间研习二米、倪云林、高克恭、石涛等。是年提出“学时有他无我,化时有我无他”十二字法并终生践行。

论“法、守、功、化”

  我国绘画,由来已久,仅就唐宋而言,代有名流,画家辈出。其中有继承先法者,有自开门径者,承先启后,各有千秋,光耀古今中外,为世人师法而称颂之。我个人从事山水画,对习画历程总结称为“法、守、攻、化”四字,以供启蒙之用。一管之见,未敢言所知之深也,兹分述于次。 详情

丹青泼向黔西东---读刘白云先生的山水画

  我孤陋寡闻,一直没有读过刘白云先生的画,最近由于友人的介绍,使我得见刘老的一部份册页原作和部份画作的照片,使我大吃一惊,读刘老的画,真有“如听仙乐耳暂明”的感觉。其所以如此,是因为刘老的画,是地道的中国气派,中国神韵!   我最激赏刘老的这些山水画,笔墨之高,已入化境,也即是达到了自由的境界,真所谓“从心所欲不逾矩”。要达到这个境界,真是千难万难,并不是每个画家都能达到的,有如参禅,不参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