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馆

5804 人浏览

“走向现代”张立国绘画艺术回顾展

展览时间: /2017.02.22 2017.03.05

开幕时间:2017-02-22 9:30

展览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一号

人:张立国

方:中国美术家协会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中国老教授协会

备注:展览地点:中国美术馆(1,8,9号厅)

更多 +

前言

张立国先生是著名的油画家和美术教育家,他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闻名于画坛,其创作的《天长地久》《升起安宁的曙光》《少年与大海》等为大家所熟知。几十年来,他潜心艺术,积极创新,创作出一大批具有个... 展开

张立国先生是著名的油画家和美术教育家,他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闻名于画坛,其创作的《天长地久》《升起安宁的曙光》《少年与大海》等为大家所熟知。几十年来,他潜心艺术,积极创新,创作出一大批具有个人独特艺术风格的作品,为中国油画的现代化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此次他的作品在中国美术馆展出不仅是对他个人艺术历程的回顾,也是对他一生艺术成就的梳理与总结,还为当代艺术创作提供了可资文本。纵览他六十余年的创作历程可以发现,张先生的创作与时代同行,以现代性为基础,以中国哲学作源泉,以传统美学的当代性转化为己任,具有鲜明的时代风貌和艺术特点。

张立国先生自幼受中国传统艺术熏陶,在新中国成立后接受了系统性的美术教育,于196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6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自1978年起任教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张立国先生学习了以法国油画为代表的写实主义,也学习了以苏联油画为代表的现实主义,但是他又在改革开放的这样一个风潮中到德国去办展览,与德国的对话过程中感受世界现代美术,所以他是一个对绘画语言本体进行探索和研究的创新艺术家,同时也是新中国美术教育体系的一个受惠者、受益者,是从古典到现代转型的特定时期中不懈的探索者。张立国的艺术人生历经新中国美术发展的几个阶段,在与时代的对话中不断地发展与创新,最终形成了自身独特的现代绘画语言。在2015年由中国美术馆主办的《张立国艺术研讨会》上,邵大箴先生讲到:“张立国先生的艺术是在传统艺术的大树上成长起来的,所以根非常扎实,这个根既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又有西方传统文化的根,但他又有现代主义的观念,他在这方面的思考是走在前面的,他这条路走到现在是比较健康的、比较扎实的。我觉得张立国先生所走的现代主义之路是很值得我们研究的。像他这种高度和探索的深度,以及达到的艺术的高度是不多的。”

张立国先生是一个比较独特的艺术现象,因为我们过去在写实主义,特别是油画的民族化等问题的探讨上还是比较多,在一百年来中国画改良和解放之后的画新山河、画工农兵到改革开放之后的新水墨到当代主义等等,但是我们很少来提出建构中国现代艺术的体系,其实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这样一个阵地,我们从庞薰琹、张光宇、张仃、吴冠中等大家来分析和研究,特别是在绘画的理念、艺术的观念上以及在形式的探索与创作方面,他们的贡献是很大的。今天从张立国先生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这种贡献是渗透于绘画本体的形式理念之中,折射于作者理性的思考和感性的表现之中。这种超乎于客观物象表现之外的主观意识,这种经过主体精神锤炼,抽象的线、面、光、色呼应着形式美的天理。

清华美院这样一个阵地所形成的学术群体,是几代人努力的结果,不仅在形式创造、在工艺与美术的融渗,在科学与艺术的结合以及在教学思想和方式方法诸方面探索的成果均值得研究、总结、发扬。

张立国先生的家属将其一些代表作捐赠给中国美术馆,汇入国家美术的宝库。我代表中国美术馆表示诚挚的感谢。

祝展览圆满成功。

中国美术馆馆长 吴为山

2017年2月19日

本次展览分为五个主题:

一.我喜欢自然,真实,面向未来

“文化的先进性,应该是对人类文明的进程有真正的贡献,真正能拓宽自由创作的视野,有全新的理论和方法。假若我们能将人文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重构,传统与现代重构,精神与身体重构,我们或许真的具有先进性。我们甚至会真正看到我们传统文化中那些真正有生命力的东西,那些纯粹与和谐的东西。仿佛昨天刚过,我仍然那么喜爱绘画、音乐、哲学。书店仍然是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我发现当代哲学家把目光转向语言的批判和解构时,他们确实在寻求新的生活目标。他们的许多思想使我感到兴奋。我希望有更多的角度来看待自然,让幻想与真实相碰撞,让美好的画面显现出来。我少年时期的经验,对我人生十分宝贵。我是独立的,我沿着自己的感受前行,我喜欢自然、真实、面向未来。”

——张立国

二.心中的风景——新美学的批判性重建

“心中的风景”始终是张立国先生关注的主题。如果关注他的作品,你会发现这一特定的主题在他不同的艺术时期都有重要的作品完成。一组平淡的山水风景,在他的笔下呈现出无法想象的多样性。在这个主题中,形式变得不再重要,他反复的探索内心深处的场景,在意识与无意识的边界穿梭,对同一个主题的反复阐释构成了这一主题系列作品的强烈特征。

不断追求与创造新美学是现代主义绘画的美学目标。新美学也就成为了艺术的现代性在美学上区别于其他一切艺术形态的最主要特征。中国的现代主义绘画艺术同样面临如何面对旧美学传统的问题,离开?复古还是批判?选择批判性的现代主义同样在方法上可以有不同的选择,拼贴或批判性重建?中国的现代派画家,如齐白石,林风眠,吴冠中等诸先生,选择了拼贴的方法,逐步将中国传统水墨材料绘画中的与西方现代派绘画作品呈现形式相类似的地方,作为发展其新美学的出发点。而张立国先生则采用批判性重建的方法以建构新美学。2006年创作的《旁观者》,在一片单纯的蓝色空间中,突兀的线条或类似笔墨的痕迹,将晃动的人影杂乱的投射到空间中。书写的临时性与纯色空间的永恒性被画家对抗性的放置在一起。对于画面本身,纯色与书写都不再是主导性的,而是互为主导。书写时的情景变得既重要又不重要。永恒性产生于这种对抗时的瞬间,并可以反复地被重新解读。画面的生动来自于载体与美学之间、表达与权力之间、阅读与呈现之间的对抗性的反复解读。

“我觉得张立国先生作为知识分子、教授,中国艺术学院的画家,他保持了中国知识分子的独立性,这种独立性是非常非常可贵的,也就是对人类和自身不断地探索和反思,在这一点上,张先生可以做我们的楷模。他的绘画有一种品格,它的品格有一种朴素,有一种超然的东西,有一种你感觉就是文人的那样一种东西。”

——高名潞

“此前的世界艺术史大会的主题就是在讨论,世界上其实不只有一个艺术,我们今天把艺术看作是一个复数。有了这样的意识,反过来看张立国先生的作品,就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他的油画在用笔中间有一种波折和变动,这种理解就是如何在笔画的运动中,把人更深的思考和修养涵盖在里面。这是张立国先生作品里很突出的一个特点。”

——朱青生

三.影子——去空间化的表达

现代主义对艺术自主性的发掘,开创了反叙事的艺术形式。叙事是在特定的时间与特定的地点所发生的事件的再现。艺术想要从这一特定的结构中解放出来,必须对这一结构进行抵抗:或是去除时间化,或是去除空间化。20世纪前期的欧洲现代派绘画主要选择了去时间化的方向。去时间化的努力带来了抽象主义运动。这一运动的后期开始从色彩,视觉形式的关注等转向材料与物质性的关注,并进一步发展出空间的物质性,精神与文化的物质性等。同样起始于20世纪早期的中国绘画艺术的现代化运动,选择了去空间化的方向来获得一种反叙事的结构。在没有特定文脉关系的抽象空间中,中国艺术家开始尝试让时间通过视觉动态被表达出来。在这个独特的方向上,如齐白石先生著名的作品主题“虾”等,在同一画面中多次重复出现,既如一群,也好像只是一只,却在画面中不断变换位置,使人感到它们仿佛活在画中。不同于齐白石,张立国的去空间化的努力不是通过视觉动态而是心理动态来表达。在他著名的影子主题中,原本空虚和没有色彩的人影成为画面的主角,占据了画面中心的位置。在一个没有标记的非特定空间中,物质性让位于时间性,色彩与材料变得轻快,借助人影,画面获得了空前的时间维度,所有的人影都是具体而特别的,可能是童年的影子,可能是中年的影子,可能是未来的影子,甚至是多重时间维度重叠的影子。影子在去空间化的纯粹维度中,强烈的宣示了生命的意义与价值。凝视这些影子:尽管影子静静的投射在画面上,但观者仿佛坠入画面之中,影子后面的主体在你的四周不断涌现。这个在画中从未出现的主体,在人们的心中创造出无限丰富的时间性表达。

“张立国先生的油画中没有个性、没有光影情境、不追求生动可感性的、时显荒谬感人影,是对人的隐喻,是对自设空间陷阱、对影自怜的人的处境和困境的象征。这种大写意笔法与象征倾向结合的追求,与他的成名作《天长地久》一脉相承。”

——刘骁纯

“张立国先生对我印象最深的有三点:他是画家中的思想者;他的艺术特立独行;在中国的现代主义艺术中运动中,他的“现代主义”不是舶来品,而是自觉的需要。”

——杭间

四.水墨作品

张立国先生的水墨作品,主题轻松自然,既有他一贯坚持的主题如“緩山”系列,也有他对日常生活的观察与体验,如“花”的主题与“湍流”的主题。尽管张立国先生一生的创作以油画为主,但是他也不同时期创作了不少的水墨作品。1930年代出生的张立国先生如同他那一代人一样,幼年曾受到中国传统绘画的直接影响,他的书法与水墨画都具有传统基础。尽管张立国先生在中央美院接受了西式油画教育,但是中国传统绘画仍然对张立国先生产生了潜在的影响。观看张立国先生的水墨绘画会给人一种自然的愉快。欢快的形式与用笔,跳跃的色彩,使他的作品乍看起来更像是使用中国传统材料的西方绘画,但是尽管回味之后,观者能够强烈的体验到直接源于中国文化的朴素的精神。总体上,1993年之后张立国先生的绘画作品趋于对日常生活的表现,他的绘画、艺术与生活已融为一体。张立国先生对现代性的理解已经超越了东西方。在他身上现代性、启蒙、东方文化传统与日常生活融为一体,完成了建立在中国传统文化基础之上的现代化,他最终将现代性与日常生活自然的结合,并创造出了中国人儒雅而平静的新美学。花,湍流与緩山构成了张立国宁谧,清雅的世界。

五.艺术年表

“张立国先生的艺术是在传统艺术的大树上成长起来的,所以根非常扎实,这个根既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又有西方传统文化的根,但他又有现代主义的观念,他在这方面的思考是走在前面的,他这条路走到现在是比较健康的、比较扎实的。我觉得张立国先生所走的现代主义之路是很值得我们研究的。像他这种高度和探索的深度,以及达到的艺术的高度是不多的。”

——邵大箴

收起

“走向现代”张立国绘画艺术回顾展

展览时间: /2017.02.22 2017.03.05

开幕时间:2017-02-22 9:30

展览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一号

人:张立国

方:中国美术家协会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中国老教授协会

注:展览地点:中国美术馆(1,8,9号厅)

选中艺术家

全部

  • 张立国

    进入官网拍卖纪录个人历程

    个人历程

    • 2017年

      走向现代-张立国绘画艺术回顾展,中国美术馆;

    • 2015年

      张立国艺术研讨会,中国美术馆;

    • 2014年

      7月14日,逝世于北京,中国;

  • 【雅昌快讯】踏着京城的白雪进入另一片白色世界 张立国回顾展里的“现代风景”

    (雅昌艺术网)刚刚下过雪的北京,被白色映衬着,人们踏着雪进入中国美术馆,又进入了另一片白色世界。2017年2月22日,“走向现代——张立国绘画艺术回顾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展览展出于中国美术馆一层圆厅与两侧展厅,整个展厅被打造成了白色空间,连地面都是软软的白色。观众就像踏着雪一样在一片白色世界里观看张立国先生色彩丰富并充满现代性的绘画,三个展厅共展出了张立国上世纪50年代之后的绘画作品120余幅。详情
  • 张立国艺术研讨会在中国美术馆举行

    由中国美术馆主办,中国美术家协会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协办的“张立国艺术研讨会”于2015年6月17日上午9时在中国美术馆7楼报告厅举行。中国美术馆及其国家近现代美术研究中心作为中国艺术研究的学术高地与平台,将开展建构中国现代艺术的体系的相关研究。张立国艺术研讨会是中国美术馆首次没有展览而独立地把一个艺术现象进行个案研究与讨论的尝试。作为中国经典现代主义绘画大师,张立国幼年接受自身家庭中国传统绘画教育,之后毕业于中央美院附中和中央美院油画系,并始终坚持探索绘画的现代性之路。详情
  • 【雅昌快讯】张立国艺术研讨会在京召开

    (雅昌艺术网讯)6月17日,由中国美术馆,中国美术家协会,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主办的张立国先生艺术研讨会在中国美术馆七层召开。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张敢教授致辞,邵大箴、朱青生、高名潞、王明贤、赵云川先后担任学术主持。详情
  • 中国现代主义绘画大师张立国逝世

    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老教授协会文化艺术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著名的中国现代主义绘画大师张立国由于肺炎并发症于2014年7月14日在北京去世。张立国,1939年出生,今年75岁。他自幼随父学习中国传统书法与中国画,随后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和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他的前半生经历了种种磨难,在他人生最黑暗的时刻,是艺术的美给了他生的意义。他的绘画艺术继承了中国传统绘画艺术中的最高美学追求--对纯粹生命之美的赞颂。在他生命中的任何时刻,都没有放弃对生命之美的赞颂与追求。他是中国最杰出的现代主义绘画大师。一生创作了数量可观的绘画作品。他虽然走了,但是他留给我们巨大详情
  • 在哲学与音乐之间穿行

    从上世纪60年代毕业于中央美院油画系算起,张立国在油画领域的耕耘已超过50年。50年的中国社会穿越了不同历史阶段,不同年龄段的人都感受到真正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画家,张立国是在坚守、探索和超越中走过了自己一生中最为重要的时段。2011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个人画展,是他50多年艺术旅程的一次全面回顾。详情
  • 张立国:我喜欢自然 真实 面向未来

    由于特殊的机缘,我由城里一个娇生惯养的孩子,一下子成为终日劳动的农村的孩子。在那里我学会了种地、放牛、上山砍柴、编筐、编篓、编草帽,还会用各种方法到河里去逮鱼。我是突然被投入到城里人所说的大自然中的。冬日满山遍野的冰雪,春天遍地花香,秋天累累的果实,夏天的炎热、蝉鸣与洪水,这些深深地印在我的永久的记忆中。我的童年是充满苦难与阳光的。当时我也许并不知道,这些既真实又带有梦想的记忆对于我的人生是有多么深远的意义。详情
  • “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张立国是一位具有独立思想的学者型艺术家,儒雅的外表下“潜伏”着叛逆的现代意识。他在特殊的年代里研究现代主义绘画,经多年探索寻找到自身的美学叙事逻辑和发展脉络,是1980年以来中国现代艺术发展史上不容忽视的重要画家。详情
  • 始终站在探索的前沿

    张立国是一位具有独立思想的学者型艺术家,儒雅的外表下“潜伏”着叛逆的现代意识。他在特殊的年代里研究现代主义绘画,经多年探索寻找到自身的美学叙事逻辑和发展脉络,是1980年以来中国现代艺术发展史上不容忽视的重要画家。详情
  • 作为生活方式的绘画

    几十年来,张立国先生一直在试图寻找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他一直在形式主义的轨道中跋涉。从大学的时候开始,他就试图用形式来降伏和平息当时主导性的政治诉求――尽管这种绘画的政治性诉求不可能从根本上清除。此后,他的绘画尽量不让历史过于醒目地干扰画面。他的画面似乎要摆脱历史,要把社会情景压制住,从而让形式和语言的探索变得深邃,变得无穷无尽。因此,人们很少在这里看到历史痕迹的出没。相反,张立国创造的是一个繁复的绘画世界,这个绘画世界力图将画画本身凸显出来,将画画的复杂感受凸显出来。绘画不是要画出什么历史,而是要画出绘画的诸种语言。张立国持续了数十年的绘画形式主义探索,是一个激进的然而也是一个寂静的形式革命详情
  • 形影不相随

    张立国已入古稀,属以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为圭臬的教育环境中成长起来的那一代艺术家。那代人,由于艺术生命生长的关键时期处于半封闭的文化环境中,艺术营养严重不良,艺术发育严重障碍,因此,当国门打开现代艺术大潮涌起时,其处境大都尴尬,只有少数人顺利完成了艺术的现代转型,张立国便是其中一位具有代表性的油画家。详情
  • 思想的人、独立的艺术、自觉的现代

    对张立国教授,我印象最深的有三点:他是画家中的思想者;他的艺术特立独行;在中国的现代主义艺术运动中,他的“现代主义”不是舶来品,而是自觉的需要。   应该说,在以20世纪后半叶作为人生主要阶段的那一代人来说,能够有此三者兼具的艺术家,简直奢侈。我并不是在此故作吹捧之词,也非要体现一个晚辈对前辈的敬重,如果有人质疑,可以去读读张立国教授的《自述:我喜欢自然 真实 面向未来》。详情
  • 色彩·意境·精神

    要进入张立国的绘画世界,可以说是容易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张立国的绘画艺术是简单易懂的;因为,紧接着,一位观赏者或研究者马上就会发现,恰如其分地阐释,并将他的绘画纳入中国当代绘画艺术发展史中,为他作一个准确的定位,又是十分不容易的。这至少暗示出这位艺术家特立独行的艺术品格,以及他的创作在当代文化中的边缘性。这一边缘性也丝毫不是对他的艺术的重要性的怀疑,相反,在一个仍然不断地靠着追新逐异而显然麻木混乱的九十年代文化氛围中,这种边缘性立场反映的恰恰是艺术家处乱不惊的定力,乃至他对于自己的艺术探求的信心。详情
  • 张立国谈话录

    张立国 1965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张值:张先生,前些时候您应德国官方之邀去那里举办画展,您能谈谈在德国展览的情况吗?   张立国: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去了十几个城市看了看,感受还是有的。德国不管是大城市还是小城市,到处都有博物馆、美术馆,这给我的印象很深。   张值:您这次去德国想必看了不少德国的当代艺术,您能简单地谈谈他们的当代艺术与咱们当代艺术的区别吗?详情
  • 立国的水墨画

    美术画刊   张立国的油画艺术创作之外,画水墨画也几十年了,人们很少见到他的水墨画。不论在油画创作上,还是在水墨画艺术的探索上,他都力促观念的更新。他想在他的水墨画中避免任何传统的、程式化的符号出现。详情
  • 立国的绘画艺术

    经常有人看到张立国的绘画作品,认为是一个充满活力、充满创造性,富于智慧的年轻人的作品。其实他已是年过花甲之人。   张立国的绘画作品让人一眼望去,便会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那是一个新奇的,同时又富有历史深度感的世界。那些他心中的影子,他的独特的视觉符号,与众不同的心象图式,为我们展示了一个神秘的空间。它包容了人生的种种经历。详情
  • 宁静的力量

    我只见到张立国先生本人一面。那是在2003年的“丰收 :当代艺术展”在北京开幕的那天。但是,早在上世纪80年代,当我们写《中国当代美术史1985—1986》一书时,我就已经注意到张立国先生的画,并在书中发表了他的《天长地久》的一张画以及简短的评论。那时我们把张立国和韦启美、詹建俊等“中年画家”群放在一起讨论。我们认为他们那时都渴望追求个人的独特美学风格。当然,对于80年代的年轻的“前卫”艺术家而言,他们的追求是古典型的。那时张立国先生的画具有装饰和写实相结合的风格。但是,在精神意趣上,他追求一种理想、肃穆的“天长地久”的气氛。在他那辈画家中,他是少数能超出风格形式之外在题材立意方面追求某种“形详情
  • 牵引中国现代艺术

    张立国几十年来没画过商品画,他有很强的造型能力,画却越来越抽象。   张立国说:画应该没有程式化,是一个自由、灵动的艺术。   作为一个极具个性的人,在80年代初,画坛一片甜俗的“新古典”风潮下,中央工艺美院教授张立国却静下心来,描绘自己的情感世界:天空、海面、孤独的渔夫背影……改革开放20多年来,他不画商品画,而且在画风上越来越抽象。他曾说:“只有在勇于接受新的观念的前提下,我们才能惊异地发现,我们祖先所创造的灿烂文化中的新价值,才能取得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新的优势。”他认为中国文化在历史上作为世界主流文化之一,在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中理应发挥其更大的不可取代的作用。详情
  • 画布上的净土

    画布上的净土   “我希望在我的心中永远保留不受破坏的自然,我深信远离自然,人性是难以保全的。所以我不自觉地避开喧嚣,一种沉静,一种思索,一种在自由自在中获得的轶序,对我具有更高的价值。”   对于绘画,坦率地说我是一窍不通,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如醉如痴地欣赏一些优秀作品,罗中立的《父亲》曾经感动得我流下热泪。《父亲》有一种痛楚,是钻筋入骨的。《升起安宁的曙光》给人的是另一种振憾,似乎那浃肤沦髓的母爱生了翅膀,正扶摇上升,天空、宇宙,无穷无尽的爱啊——人性的东西在画面上像放飞的鸽群。详情
  • 张立国的深情与宁静的艺术

    张立国善于把最宁静的艺术形式同最强烈的、最单纯的色彩统一在自己的画中。他的画,既有对精神的和心理的表现,也有对抽象的纯形式的表现。一种强有力的艺术形式感的冲击力和深藏在画中的情感的冲击力会扑面而来,攫住我们的心。多年来,张立国在艺术上似乎本能的追求一种潜藏着生命又总是在期待的那种深情和宁静。一种极其简洁的艺术风格在他的作品中体现得极为鲜明,他在一篇论文中说:“我不自觉的寻求一种真正宁静的艺术。我希望在我的心中保留不受破坏的自然,我深信远离自然,人性是难以保全的。所以我避开了喧闹。一种沉静、一种思索、一种用画笔在自由自在中获得的秩序,对我具有更高的价值。”他在八十年代初的油画《我心中的河》、《冬详情
  • 张立国首次个人大型回顾展专访张立国

    张立国,1939年出生,196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6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从1979年起任教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从1960年代起,张立国的绘画作品大量参加国内外的各种展览,并多次被选入全国美展。如,1964年参加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第4届全国美展;1979年参加在北海公园展出的北京美协画展;1985年参加在日本宫崎综合博物馆展出的中日友好现代美术展;1986年参加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当代油画展》;1987年参加上海举办的第一届《中国油画展》;1990年张立国在北京欧美同学会举办个人画展。详情
  • 无为而为是最美:张立国首次个人大型回顾展在京举行

    “我没有想过要画成什么派进入什么圈,就是因为喜欢绘画,平时也很少与外界联系。”在自己的首个大型回顾展上,已72岁高龄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张立国与记者谈起自己这么多年的艺术创作成就时平静而淡然。详情
  • “展现宁静”张立国

     张立国在多幅画作中展示了“宁静”:他不画物体,而是画它们的影子。人类似乎不是具体或是抽象的,而是一种创造出的物种!这有一个先行阶段。这位艺术家年轻时在通往自己作品的道路上向西方前行。梵高、马格里特、米罗、莫迪里阿尼….的影响,自从1953年以来,在他的风景、农舍、肖像和人体画中得以体现。他凭借“宁静的绘画”,回归中国文化的根源,而这本身具有重要的意义。看不见的根源是各种文化的产生根基,而可见的事物,只能在一定期限内体现出来。艺术家想要传达这两者。他们创造一种人性。详情
  • 宁静的表达式

    我第一次与艺术结缘,是在张立国教授于魏玛市政厅对面的市政广场边,当时的“市政厅美术馆”举办的画展的开幕式上,这次画展得到了市长斯蒂凡• 伍尔夫的大力支持,题为“宁静的力量”。由像张立国教授这样的艺术家创造的,同时代的中国艺术的发展深深吸引了我。详情
  • 充满宁静和希望的绘画

    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的“7”美术馆的一次展览上,我第一次有幸欣赏张立国教授的绘画作品,并深感敬佩。欣赏的同时,我对两点深有感触。这两点是在我以后对这位中国艺术家的深入研究中,作为他“宁静的哲学”的两大中心思想之一而形成的。宁静和希望的因素,二者紧密相关。在张教授的一幅作品中——这幅画现在已经成为我的一幅藏品——有两个模糊的人物站在半开的门前。如果我们想找到通往“宁静的哲学”的入口,就必须在思想上跨越这扇门。通向在我们体内可以唤醒的创造力的通道。对我而言,张立国教授以这种表达方式,看到了我们人生意义的一个本质的支柱。在共同的思想基础上交流希望和经验的人彼此发现对方。张立国教授的作品是宁静和希望的绘详情
  • 尤莉娅·米尔女士,魏玛市文化局长,为张立国作品系列而写的文章

    几年前,我有幸主持由文化之城魏玛市市长斯蒂凡• 伍尔夫大力支持,在“市政厅美术馆”举办的张立国教授的画展开幕仪式。当时,我第一次有机会通过欣赏他的画作,理解了艺术家为了抓住并在画布上生动地展现灵感,怎样在广阔的思想的弓弦上,绷紧有创造力的地平线;在具体和抽象之间,结合一种空间感觉,开创了新的角度,开启了一种表达丰富的宁静的视野。领悟力不仅仅是为了经常从事艺术类活动的人们而创造的。张教授在绘画语言中有意识的面向全人类。也是基于这一事实,使他的作品的表达力如此成功,他脱胎于以书写绘画为特别要求的中国书法的画法日臻完善,而我们在西方文化中不会这样显著地认识到这一点,即专注,认真,热情,宁静和有创造力详情
  • 作为生活方式的绘画

    几十年来,张立国先生一直在试图寻找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他一直在形式主义的轨道中跋涉。从大学的时候开始,他就试图用形式来降伏和平息当时主导性的政治诉求――尽管这种绘画的政治性诉求不可能从根本上清除。此后,他的绘画尽量不让历史过于醒目地干扰画面。他的画面似乎要摆脱历史,要把社会情景压制住,从而让形式和语言的探索变得深邃,变得无穷无尽。因此,人们很少在这里看到历史痕迹的出没。相反,张立国创造的是一个繁复的绘画世界,这个绘画世界力图将画画本身凸显出来,将画画的复杂感受凸显出来。绘画不是要画出什么历史,而是要画出绘画的诸种语言。张立国持续了数十年的绘画形式主义探索,是一个激进的然而也是一个寂静的形式革命详情
  • 形影不相随——看张立国的“影”系列

    张立国已入古稀,属以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为圭臬的教育环境中成长起来的那一代艺术家。那代人,由于艺术生命生长的关键时期处于半封闭的文化环境中,艺术营养严重不良,艺术发育严重障碍,因此,当国门打开现代艺术大潮涌起时,其处境大都尴尬,只有少数人顺利完成了艺术的现代转型,张立国便是其中一位具有代表性的油画家。详情
  • 张立国绘画作品研讨会

    张立国老师我在上学的时候就知道,80年代做表现抽象展览的人很少,因为我们当时作为学生,有这样的老师来做这种事对我们精神上是很大的鼓励,因为那时候美院很少。详情
  • 张立国绘画作品研讨会

    我原来也是看过画册的,这二十多年跟美术界比较熟,看过一些当代艺术的作品。我看到了他的一些特点,比如说60年代的画,还有70年代的画,他都是矜持而低调,用灰色的眼光保持了与政治时空、社会时空、艺术时空巨大的距离,这种情况给我挺大的震撼,因为保持这种距离是不容易的。这种调子的持续,在50年代也是很火,很红,是持续冷的,灰色的,有距离的,是边缘的,而建构了自己独立性很强的空间。我们知道这种空间的建立是有风险的,是很难坚持住的。我们现在在文学界里面,在艺术家里面,我们找出这样几个人来,其实是很难的,很多艺术品经不起检验,就是因为没有建立起来跟社会对应关系,由社会主导的,由社会强制的,无论是纵向的传统,详情
  • 张立国绘画作品研讨会

      我看到张立国老师的绘画特别激动,因为之前我也做过相关的研究。早期他的绘画带有自我探索的风景,这个时候没有选取政治性的题材,“去政治化”本身也带比较强烈的政治立场,就是远离政治。80年代的绘画还是有比较强的八五新潮的烙印,比如说关于一些图式的运用,像太极等等符号,充满着那个时代艺术家特有的强烈责任感。详情
  • 张立国绘画作品研讨会

    老先生几十年来是属于比较内敛的艺术家,他用自己的画面,自己的生活方式,证明了一个艺术家可以追求自己心中的一种方式,把一种生存变成一种“绵延”,变成一种时间的“流淌”。“绵延”如何在画面中形成呢?无论是河,无论是诗,还是影子,我们都能看到他对画面的结构,他要想把二维的画面跟精神性,或者跟人的情感上发生联系,他选择的是用“影子”,我看他好像是从82年就开始用“影子”了。刚刚粉碎四人帮,从时间段来说并不一定受到西方的影响,基本上还是从他自己的生活中得来的,他的画面要么是绵延的影子投在地上,要么是折叠的影子投到墙上,影子是他思考的追问,无论是追问画面本身的结构、语言,还是把画面本身当成物质化的东西去穿详情
  • 张立国绘画作品研讨会

    在张立国展览开幕式上我讲了一句话,说到张立国先生的作品,给我们在思考中国油画,中国当代艺术现代性方面提供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文本,我觉得张立国先生的作品最主要的价值是对现代性的探求是原生的、原发的,而不是移植的,更不是山寨版的。详情
  • 张立国绘画作品研讨会

     进了展厅,看见《天长地久》以及以后的作品使我感触良多。曾经有理论家对八五新潮的美术运动有一个很恳切的评价,就是这批年轻人和这批作品,观念大于形式,激情的口号大于艺术的实践,八五新潮的冲击力和破坏性远远大于建构和沉静理性的建设性。我说的这番话并不是贬低八五新潮,因为在那个特定的历史环节和长期积累的艺术问题,以及文化的制度问题,在那个时候的总爆发,必然会以这种形式出现。而它对中国现代艺术和中国人的精神、思想的解放显然功劳是很大的,而且到现在为止,我们还认为它的积极意义要远远地超出我们曾经对它的批评。详情
  • 张立国绘画作品研讨会

    对张立国先生的绘画是一个考古发现,我是第一次看他的作品,而且看得很认真。一般而言,我们看一位老艺术家的展览,是看他个人的艺术发展史,同时也是对一段整个中国艺术史的回顾,我觉得看张立国先生的展览我们是对中国现代主义艺术发展历程的回顾,从他的一些作品,在我看来都是非常令人震惊的。在中国美术馆办展览是对艺术家地位的巩固,当然也不是他个人想在美术馆做展览就能做的,他之所以能在中国美术馆做展览,也是有他对艺术方面的贡献和大家所认可的东西。艺术真是大浪淘沙,有些泡沫性的东西随着历史的积淀会被过滤掉。留下的都是金子,我觉得张立国先生的作品有他对中国艺术现代性的探索,值得我们大家进行深入的研讨。详情
  • 张立国绘画作品研讨会

    张老师的画,我感觉属于风格特别明显的,有些人的作品你看很多年很难想象出他那个人是什么样子,而张老师的作品我看了十多年,就能想象到他是什么样的人,今天我看到他跟想象的是特别统一的,你有一个感觉,这是一个好人,是很善良的人。他70多岁了,画的画还有点梦幻的感觉,有点童年的感觉,有很纯正的感觉,这在当代绘画当中是很少的。像他这个年龄的艺术家,他经历了很多事情,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一直到现代,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三四十年的历史好像没有在他身上发生很强烈的印迹,好像社会没有太大的动荡。我感觉他的绘画一直在歌唱,他特别强调绘画的旋律感,强调线条性的转折、折叠、褶皱,还有痕迹,那里面有很强烈的旋律感,感觉绘详情
  • 张立国绘画作品研讨会

    为什么后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会出来一批画家?我们好像要重新发现一个概念,恰恰是这个环境氛围并没有一个固定状态,老师必须画什么,再加上当时我们对绘画的偏见,虽然大家心里理解,如果做设计离开了艺术这个修养的支撑,确实是不行的。但是在管理层面和发展层面,当时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并没有真正理解这一点。但是这一点恰恰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恰恰造就了这样一代大师,因为他没有固定的模式必须怎么画、必须不怎么画,再加上图纸以设计为前提,在那种状态下相对来讲在当时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在学术上很宽松的,想怎么画就怎么画,因为不会有人管你。在这种情况下,恰恰出了一批大师。我个人有一种感觉不知道对不对,我感觉到张立国先生的画是一详情
  • 张立国绘画作品研讨会

    我是这次张先生展览看到他的作品,对他有一个整体的了解。以前他的作品《天长地久》我看过,很有特点。他的作品中云彩常态状的,在天空中固定的,这是很有特点的地方。我很喜欢他的画。详情
  • 张立国绘画作品研讨会

    张立国早期写实的绘画传统有来自于法国的绘画传统,有来自于俄罗斯的绘画传统。俄罗斯和法国是一个体系,都是欧洲体系,因为是学习西欧的绘画,学习法国、意大利的绘画,所以有西欧的传统比较明显,但是更突出的是俄罗斯的特征,包括《深夜的灯光》。在张立国的绘画作品里面在西厅的展览里可以看出来,一方面是欧洲俄罗斯的现实主义的影响,还有一个是受欧洲浪漫主义的影响,我看来有十来件作品有这个味道。他到了80年代以后画风改变了,和原来对俄罗斯19世纪绘画和苏联绘画吸收的东西也有关系,他虽然很关注写实的传统,但另一方面对浪漫主义的色彩有不同于常规的写实主义和爱好显现出来了,所以他从70年代到80年代转变的时候,看得出来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