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居深履厚”邹传安城艺50年回顾展

  • 天籁
  • 一览众山小
  • 一年一度春又醉
  • 藕花深处是吾乡
  • 九美图
  • 蝶恋花
  • 丰乐图
  • 碧水澄沙
展览时间:
2010-09-29 - 2010-10-29
展览城市:
广东 - 深圳
展览机构:
关山月美术馆
展览地址:
深圳市福田区红荔路6026号
主办单位:
中国美术馆、关山月美术馆、深圳市报业集团、湖南省文联、娄底市政府

展览介绍

巡回展
第一站:深圳关山月美术馆,9月29号——10月29号(上午10:30);
第二站:北京中国美术馆:11月5号——11月9号(上午10:00)
第三站:湖南省博物馆:11月13号——11月19号(上午10:00)  
花魂鸟魄 天地闲人---读邹传安的工笔花鸟画

  “花魂鸟魄”“天地闲人”,均取自邹传安先生画作上常钤的两方闲章。读画的人知道,闲章不闲,往往是画家艺术追求与人生理想的“夫子自道”。

  邹传安把“形肖、神完、格高、意远”称为工笔花鸟画的“四难”。 “四难”中,形肖、神完,是功夫在画内;格高、意远,是功夫在画外。画内功夫不易,画外功夫更难。只有画内画外打通,画品人品合一,技法修养融贯,才可能纵横使转,八面俯仰,前不见古人,卓尔一家。

  在艺术创作观念上,邹传安是一个自然派,田园派,也是一个唯美主义者。他说:“余不欲守旧自任,亦不屑出奇自雄,但瞩意乎自以为真美者。不畏做大自然之奴,但耻做人之奴也。”好一个“大自然之奴”!如此绝决的口吻,鲜明地表达了邹传安的美学立场。也许正是这样顽强的坚持和极致的追求,才使邹传安的绘画有了另外一种现代的意义,他的某些工笔画,甚至达到了超写实主义的极境,那些莲瓣上欲滴的清露,荷叶上滚动的水珠,空潭里的碧水沉沙,春水中的芙蓉花叶,秋波上的一叶红枫……真正达到了他在“形肖”上要求的“真肖”“全肖”,结果,它们就成了真之极亦幻之极的存在,在周围泼彩泼墨的虚空境界烘染衬托之下,愈发显得亦真亦幻,遂都成了《红楼梦》里的太虚幻境。对于读画者来说,这样的审美体验其实是很愉悦的。无虚非实,亦真亦幻,应该是中国工笔花鸟画的极致了吧?

  在世界美术领域里,西方有静物画,中国有花鸟画。以花鸟而独立成科,自成体系的,只见于中国画。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云:“风云变色,花鸟精神”,一宏观,一微观,道尽自然之生动神奇。中华民族热爱生活,热爱自然,热爱一切生机勃勃、欣欣向荣、活活泼泼的事物。认为天地人三才,一气贯通,一切造化之物,无不真气内充,真力弥满,天人合一,物我为一,天地间物理与人情,无不内在相契。故中国人的心灵对自然的感通在世界人类各民族中尤显精微机敏。花乌画,尤其是工笔花鸟画,就是这精微机敏的心灵之产物。庄周漆园梦蝶,濠上观鱼;屈原泽畔吟芷,南国颂桔;陶潜东篱采菊,三径倚松;乃至欧阳修泪眼问花,林和靖妻梅子鹤,宋祁花间留照,都是中国人纵浪大化,一往情深的文化人格之写照。对于花鸟画家来说,天地万物,莫非我有,张素展绘,勾勒渲染,便可“聊露一斑于片幅” “微漏一机与人参”。夺造化而移精神,兴人意而起遐想,在自然的大美大妙中沉吟陶醉,在艺术的大巧大善中神遇迹化。这样的人生,又岂是幸福二字可以囊括!我可以说,中国人只要有花鸟画,人心便不会沉沦。那一点灵犀,一丝善根,一线天机,就会在花鸟画中被护持和滋养。中国画的山水、人物、花乌三科,花鸟一科一直被目为小道,助人伦成教化不如人物,澄怀观道不如山水,在上世纪60年代,花鸟画在美学讨论中还曾被拎出来作为无目的审美的典型,来说明它对于美育的特殊功用,就是所谓的“无用之用”。或许,我们现在可以这么说,山水、人物、花鸟三科于世道人心各有胜场,而存善莫大于花鸟。为什么?因为花鸟画养育我们对生命的敬重和热爱。现在我们终于知道并承认,这是一切善的起点,是万善之端。当然,花鸟画也养育我们对自然美的敏感和会通。现在我们也终于知道并承认,这又是一切美的起点,是万美之始。邹传安自谓“天地闲人”闲在天地之间,此闲乃是大闲;闲在善和美之端,此闲不可等闲。邹传安先生终身于此美善之端做着心灵的道场,我要对他说:你这闲人有福了。

   2010年7月酷暑中于京南

   王鲁湘

展开阅读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