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梵高和高更:理想与现实”展

  • 展览海报
  • 《高更的椅子》 梵高
  • 《古教会的塔》 梵高
  • 《人物肖像》 梵高
  • 《收割的人》 梵高
  • 《收获》 梵高
  • 《正在开花的一小杏枝》 梵高
  • 《织布与织工》 梵高
  • 《桌上静物》 梵高
  • 《自画像》 梵高
  • 《大溪地的风景》 高更
  • 《大溪地的牧歌》 高更
  • 《大溪地的三人》 高更
  • 《放在椅子上的向日葵》 高更
  • 《人间悲剧》 高更
  • 《洗衣的妇女》 高更
  • 《洗浴的孩童》 高更
  • 《自画像》 高更
  • 《做梦的孩子》 高更
展览时间:
2016-10-08 - 2016-12-18
展览城市:
海外 - 日本
展览机构:
日本东京都美术馆
展览地址:
東京都台東区上野公園8-36 (近JR上野站)
主办单位:
东京都美术馆
参展人员:
梵高 高更

展览介绍

梵高(Vincent Van Gogh, 1853-1890)与高更(Paul Gauguin, 1843-1903),虽然在巴黎受到印象派画家们的影响,却又能建立自我风格。在梵高的热切期望下,二人得以在南法的亚尔(Arles)展开共同生活,本展览以这段生活为主轴,引领参观者从这段期间的艺术成就,乃至对后世的影响,深入探索两位艺术家之间的交流,以及作品的变化。

1887年梵高和高更,在巴黎见过面,短暂的相处,两个人彼此都留下很深的印象,第二年梵高就去了法国南方的阿尔,他不断写信给高更,望高更也到阿尔去,等了好几个月,到了1888年的夏天,梵高知道高更终于要来阿尔了,梵高高兴极了,他盼望和高更一起住一起生活一起画画一起谈论艺术一起谈论美,盼望了很久很久,终于要实现了。

1888年的九月,为了迎接高更到阿尔来,梵高处在一种高度亢奋的情绪中。他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画了张自画像——在纯净的是绿色里,整个人像是燃烧了一样。梵高把这张自画像送给高更,他说,在画里他是一个日本的僧侣,要把自己献给永生之作。

象是要呼应梵高,高更也画了张自画像。他忧伤哀愁的看着寂寞的世界,天空飘下一朵一朵的花。两个同样孤独的生命渴望着爱,渴望可以找到对话的声音。

梵高在阿尔的拉马丁广场租了两间房屋,离火车站不远,房屋的外墙漆成了黄色。梵高给它起名叫黄色房屋。他写信告诉高更,这里有两个房间,其中一个是为高更准备的:很蓝很蓝的南方的天空,火车缓缓的到站,黄色的房屋象是一个骑在依旧的猛侠。

1888年的十月,梵高画下了房间这张画。房间是梵高为了高更的到来特意补取的。房间里有许多成双的故事:两张椅子、两个水管、墙上有两张画、床上的枕头也是两个。梵高在长久巨大的寂寞中,渴望着一种温暖。他好像分不清楚,那是友谊的温暖还是爱情的温暖。他渴望着一个家,渴望着人的体温。

阿尔的火车站附近有一个夜间咖啡馆,提供给晚上无家可归的旅客,可以休息停留。四散的桌椅,昏睡的旅人,落魄的流浪汉,游客喝酒喝醉了,空空的撞酒台,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好像在等着宣判的时刻,究竟宣判什么,没有人知道,梵高自己也不清楚。

夜间咖啡馆是梵高在1888年最重要的画作,画里明显的透漏了不安的征兆,好像梵高的激情即将走向幻灭。同样以夜间咖啡馆为主题,高更也画下了撞酒台,画下了喝醉酒昏睡的游客。前景是咖啡馆的老板娘,季诺夫人。但是高更的画里有一种深沉的冷静,他好像要刻意回避梵高画中变现的过度高亢的激情。高更说,我们两个人一个象是火山另一个象是煮沸的水,无时无刻都在冲突。

梵高画的一系列的向日葵,指名是要送给高更的。向日葵是用全部的生命在燃烧的花,那些名度非常高的黄色,就像阳光太亮,亮到泛白亮到世人睁不开眼睛。梵高画的正是他自己的生命,这么强烈,无论友谊还是爱情,其实都可能使人害怕。

梵高的向日葵使他炙热的生命留下了最灿烂的形式。梵高自杀的消息传来,高更说我知道他跟疯狂挣扎有多么痛苦,这个时候死亡对他或许是莫大的喜悦。在高更要离开大溪地之前,他画下了扶手椅上的向日葵。大溪地当时并没有向日葵,高更特别请朋友借来了向日葵的种子,种在了花园离,看着向日葵的成长。画着向日葵,高更象是在纪念他的好友梵高。

1888年的十二月,一个寒冷的夜晚,梵高与高更激烈争吵。他们争吵的内容没有人知道,是一个解不开的密码。之后高更走了。当天晚上梵高用刮胡子的刀割伤了耳朵,血流满身,从此两个人没有再见过面。从医院出来,梵高画了绑绷带的自画像,受伤的耳朵上还包着纱布。梵高叼着烟斗,好像在问自己,生命接下来还有什么样的折磨。

1889年割了耳朵以后的梵高,被关进精神病院强迫治疗。梵高囚禁在病房里,门是锁着的,窗户变成他唯一对话的空间。他坐在窗边,失眠的夜晚,眺望星空,一颗一颗的星星,都这么大,从来没有人看过这么华丽而灿烂的星空。梵高在心灵的剧痛里呐喊,蹦出泪水,点点泪光洒成漫天的繁星,成为苦难人间永恒的救赎。

1890年的5月,梵高从法国南方回到巴黎附近的奥维,他不再被关起来了。他可以散步,每天在麦田里走着。七月的夏天,麦田里有许多乌鸦来觅食,农民用枪声赶走乌鸦,枪声响起,金黄的麦田上飞起一片一片黑色的乌鸦。1890年七月二十七号,梵高在麦田里用农民的抢自杀了。乌鸦飞起来,梵高躺在血泊中,两天以后死亡。

高更在梵高自杀死亡之后,远渡崇阳,到了大溪地。高更的信上说,我在初夜十分写信。大溪地的夜晚这样贫困,只有这里这样寂静,鸟叫声也不会干扰这寂静。四处有掉下来的枯叶的声音,象是心里颤动的细微的声音。我可以开始了解,为什么当地的土著坐在海滩上,一坐好几个小时,他们彼此都不言语。

高更从大溪地的部落里,带回了一个十三岁的土著少女,这是他新婚的妻子。少女匍匐在床上,她的裸体饱满如同果实。高更画着这青春的肉体,他忽然想到大溪地当地的传说,青春的肉体又被穿黑衣服死神的精灵,窥探注视着。

高更最后的作品里常常出现马,出现骑在马上的男子。骑在马上的男子,渐行渐远,一种高更式的出走,一种高更式的流浪,一种与此时此地的告别,一种梦想的探索与追寻。高更骑着马走了,他是要出发去寻找久未见面的梵高了吗?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赖惠英)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