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中国古典名画临摹簪国子监写生展

  • 展览海报
  • 张仁芝作品
  • 《对弈图》 薛永年 50x50cm
  • 《临摹山水》 吴悦石 44x84cm
  • 徐里作品
  • 杨华山作品
  • 卫德章作品
  • 林维作品
  • 张龙新作品
  • 洪潮作品
  • 王德芳作品
  • 孟丽作品
展览时间:
2016-09-26 - 2016-10-08
开幕时间:
2016-09-26 15:00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孔庙-国子监博物馆
展览地址:
东城区安定门内国子监街15号
主办单位:
中国艺术研究院
承办单位: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创作研究中心 孔庙和国子监博物馆
协办单位:
北京文华阁书画院
参展人员:
(按年龄排序)
国画部分 :张仁芝 薛永年 吴悦石 邢少臣 卫德章 杨华山 李晓明 赵文江 林维 张龙新 崔自默 洪潮 孟庆占 夏北山 李晓松 王德芳 张爱玲 雷苗 潘映熹 高茜 陈平 王晓丽 姜鲁沂 陈亚莲 臧家伟
油画部分:徐里 徐晨阳 王桂勇 郑光旭 吴成伟 孟丽 边涛 皋翱 戚鑫宇

展览介绍

大美寻源·翰墨薪传——中国古典名画临摹暨国子监写生展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院美术创作中心组织的系列艺术展览之一。与以往不同,本次展览我们将临摹、写生两个单项活动安排在一起,就是想“寻”中国画创作之“源”,通过展览进一步体会临摹与写生的关系及中国画创作中的“方法”、“观念”、“精神”等问题,并以此与大家探讨和交流。

“方法”。在国画创作中,需要具备的条件有二:技法手段、素材内容。国画向来重视传统、与古为徒,在技法手段的习得上,除了名师指点,主要由临摹来承担。临摹虽不能脱离具体物象,但物象并非临摹的主要目的,它更多地侧重技法手段方面,诸如人物的线描、山水的皴法、花鸟的晕染等,无不依靠临摹来习得。画坛关于国画的“笔墨”问题争论已久,我们仍然认为“笔墨”是国画技法的核心,倘若脱离此一手段,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审美价值等内容皆无从依着,赵子昂的“用笔千古不易”确为圭臬。写生则是获取素材内容的重要手段,在创作内容方面,国画历来亲近自然而远离人事,以描摹自然物象为常规,故山水、花鸟为绘画之大宗,此类内容在题材方面的开拓往往借由写生来实现,纳自然入画图的做法较为常见。此外,写生所得也并非不能转化为技法手段,董源以江南山水得披麻皴、范宽以华山风貌得雨点皴,都是借助写生转化为绘画技法的典范。

“观念”。临摹与写生不仅仅是技法习得与素材获取,更反映了我们对于绘画创作的观念认识。就传承层面而言,临摹接续着国画的文化传统,这个传统由国画之技法、审美、价值等内容所构成,历代的伟大画家无不主动投身于这一传统中,并经由这个传统获得自己的历史定位,形成一种链条式的“谱系”。此点对于今天的创作尤有启示,我们应当清醒地认识到:若置身于传统之外,则难具创作上之存在价值。另一方面,传统既是滋养,也会成为束缚,例如晚明之后笔墨的陈陈相因。写生则成为冲破传统束缚的最好方式,那些名师大家往往又从自然万物中,获取一种鲜活的个人经验,他们认识到这种自然经验对于丰富的文化传统是一种有效补充,可以避免因纯粹技法层面的陈朽不堪。今天,我们对于写生内涵与范围的认识较前人有所扩大,举凡现代都市楼宇、人情百态都可以成为我们的写生对象,这些都可以丰富我们对于写生概念的观念认识。

“精神”。临摹与写生最终归结为对于传统“精神”与自然“精神”的把握。苏轼在《净因院画记》中说“人禽宫室器用皆有常形。至于山石竹木,水波烟云,虽无常形,而有常理。常形之失,人皆知之。常理之不当,虽晓画者有不知。”这文化传统与天地万物中的“精神”正是一种“常理”,殊为难得。我们认为,首先要对传统、对自然怀有一种谦逊态度,不是“以我观物”,而是“以物观物”,让传统和自然真正摆脱“我执”而回归到如其所是的位置上,使真“理”自现。此外,还应具备一种研究态度。临摹与写生并非是即兴创作,而需要严谨理性,边临摹写生边思考研究。例如,宋代宣和画院向来重视对景写生,师法自然,符合物理,以客观研究的态度,把握对象的“情态形色”,故能形神兼备。此一做法,正与宋人理学的“格物致知”相表里。至于“自然”精神蕴含着时代精神,原因在于我们是以时代眼光去观看自然天地的,诸如“新金陵画派”的傅抱石、钱松岩、宋文治、魏紫熙,正是以时代的眼光观照自然,创造出一大批以写生为手段改造传统山水画的优秀作品。

此次展览的作品分为三类,临摹古典名画作品、国子监写生作品、变体创作作品。临摹作品中,既有宋元山水,也有明清花鸟;既有几十年前的旧稿,也有近日新作。无论如何,这些临摹作品能够充分表现出画家们对于传统技法的刻苦和熟练,对于传统审美意趣的领会和把握,对于传统精神的体悟和传达。写生作品以国子监为表现内容,通过这一集中的题材,能够看出画家们对于素材选取、技法表现、情感表达的主体差异,正是在差异性与多元化中透露出国画创作的勃勃生机。

我们常说国画创作要遵循“师古人”、“师造化”、“融汇贯通”三个阶段。“师古人”为临摹,“师造化”为写生,“融汇贯通”则是在临摹、写生的基础上“迁想妙得”的创作,创作要以临摹与写生为基础。临摹写生是手段,创作才是最终目的。

从师古人之迹,到古人之心,进而师造化,向自然学习而达到自由创作境界。这是中国画继承与发展的必由之路。

展览第三类是变体创作作品,正是以临摹与写生为前提的艺术创作,这些变体创作移取了传统作品中的某些图像元素和技法手段,根据写生或生活经验,重新进行画面结构上的组合搭配,从而获得了一种既“古”又“新”的独特效果。

我们的一系列展览都以“大美寻源·翰墨薪传”为标题,正如上文所言,“源”是“临摹”与“写生”,在这“源”的基础上,我们的翰墨“创作”才能真正“传”下去,这正是此次展览的重要意义所在吧。

文/杨华山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陈思竹)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杨华山

  一九五九年生,山西...

进入艺术家官网

徐里

  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

进入艺术家官网

徐晨阳

  徐晨阳,中国艺术研...

进入艺术家官网

相关文章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