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大家驾到·如是我闻”范扬画展

  • 展览海报
  • 《阿罗汉图》 范扬 43.2x40.8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布鲁斯音乐 B·B·KING离世》 范扬 32.5x29.5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画蛟龙号》 范扬 30x49.5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井陉苍岩山》 范扬 67x49.5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伦敦人们用手机悼念巴黎“恐袭”遇难者》 范扬 36x21.8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南岳大庙》 范扬 55x88.3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沙湾东大塘村口》 范扬 28x41.5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桐荫禅思》 范扬 98x112.5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屠呦呦领诺贝尔奖》 范扬 57.5x34.4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养心悟禅》 范扬 131x49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野生中华鲟“后福”》 范扬 39x45.8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越野》 范扬 64.5x38.7cm 2014年 纸本设色
  • 《枝隐头陀罗汉画法》 范扬 43x59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朱陵洞天》 范扬 94.8x55.5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珠峰顶上熙熙攘攘》 范扬 33.5x25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蒙古 国礼入境》 范扬 43.3x68.7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西风压倒东风》 范扬 43.3x34.3cm 2015年 纸本设色
展览时间:
2016-12-16 - 2017-01-10
开幕时间:
2016-12-16 20:00
展览城市:
广东 - 广州
展览机构:
南岸至尚美术馆
展览地址:
广州黄沙大道15-17号珠光御景壹号
参展人员:
范扬

展览介绍

朝花夕拾,新鲜采摘​ — 说说我的“世事绘”
2014-02-28 范扬

每天我都要看央视的新闻联播,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在京城,我订了《北京晚报》、《新京报》。报纸拿来,先是浏览一通,然后拣有兴趣的细细读来。如今,世事纷繁,慢慢读文字已经是一份奢侈,看看报刊的图片,倒真是一目了然,有人说现在已是“读图时代”了。

不过,要真的考究起来,看图说话是最原始、最本能、最直接的阅读。古代岩画中人、马、牛、羊、太阳、谷神什么的,读来十分精彩,虽不确切知晓先民们所言何事,但总觉得是有内容的。远古的一些大事,狩猎、收获、生殖、祭祀、纪念、战争与和平等等,透过这悠远的屏幕,总是在诉说着什么,让人慢慢来咀嚼。

我曾经到过天水附近的卦台山,据传那里是伏羲“一画开天下”的地方,是个小山坡,气象却不凡。登高望远,但见葫芦河呈S状流过,将地块分作阴阳鱼,是太极图之初始状;而其四周山坡环绕,田块横陈,长短断续,倒也正暗合了卦象。我想,这伏羲大人作为氏族首领,要把这部落疆域之所在,画一个核心的大概。所谓王土臣民,要有个直观的地图来展示说明。这个太极八卦图,是政治版图,是经济地图,是军事地图,是风土水利图,是地理环境图,什么都是,“一画开天下”哉。

这以后,彩陶、玉器、青铜器上的图形,还要提醒人们睹事辨物,知晓忠奸,趋利避害。秦始皇得天下,也要写放宫室,这都是有道理的。汉画里说的故事,已经是表现天文地理、神仙故事、众生百姓、山川走兽,真是包罗万象了。车马出行、弋射渔猎、冶铁井盐、庖厨宰牲、歌舞宴饮、百戏说唱,神马都有。画宫廷大事有荆轲刺秦,画神异变幻有羽人戏龙。三足乌、九尾狐、嫦娥玉兔、熊羆虎鹿、龙象凤龟,整个儿一动物世界。东王公西王母,天上人间,应有尽有。从史实故事到生活琐碎,从佛道神话到农桑耕织,皆有图可观,蔚为大观,有图为证,图说历史,生动真实,不让文字。所以,人们还是重视图像的。“河图洛书”也是有“图”有“书”,先“图”后“书”。图书馆,“图”还是排在“书”的前面。我认为,今日之读图时代正是人们认识世界途径的本能回归。

再后来的绘画,人们往往画自身周围发生的大小事件。画重大新闻有唐太宗李世民接见吐蕃使者的《步辇图》;表彰将帅的有《凌烟阁功臣图》;画军事行动的有《免胄图》;画权贵大臣寻欢作乐的有录像式长卷的《韩熙载夜宴图》;画体育运动的有唐人的《马球图》;画贵妇出行的《虢国夫人游春图》;画熙熙攘攘百姓街市的《清明上河图》;画宫苑生活的《捣练图》;画小商小贩的《货郎图》。画寿星,画婴戏,画牧放,画乞巧,琴棋书画,渔樵耕读,世事皆可入画图。

到了清末民初,沪上有《点石斋画报》,画新闻事,画洋务买办,画本埠商铺,画士农工商各行生计,画火车轮船舟车往来,画学校书童朗朗书声,画烟馆病痨吞云喷雾,画花街柳巷拆白打闹。民间民俗,无所不至,倒也如巴尔扎克的小说,生动真实的呈现了时代的印迹。现在拿来翻看翻看,也蛮有意思的。

民国时候,有陈衡恪先生,住在北京,画了京城的一组人物风俗,用了简略的笔墨表现百姓的生活,取了写实写生的意味,很有“民国风”。

又有丰子恺先生,画了身边的小人物,小事件,小情境,小街小巷,小儿女趣事,让人读来感到十分亲切体贴。

而今,我看书读报之余,也随手拈了毛笔,拣取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把报刊上的图像勾画勾画,也算是个图画笔记吧。记得鲁迅先生有杂文集名曰《朝花夕拾》,也是取了俯拾即是、新鲜采摘的意味。正如城里的人们往往喜欢刘姥姥带来的田间瓜果,都市里的大人也带着小孩到农村去采摘草莓鲜桃,欢喜的是这一份新鲜的泥土芬香,和着这过程的乐趣,同时,也变换了平日生活里单调重复的程式,此中乐,乐无涯。我读报读图,有了心得,图画记之,随手勾勒,自己也得到了一份莫名的新鲜快感。

每天早晚,取了报纸,泡杯清茶,蘸了玄宗墨汁,就着红丝砚台,案头上拈来随手裁就大小不等的宣纸,随看随画,也画出了一叠图画,真实不虚,不打诳语。

国际国内,能知天气;家长里短,能接地气;而三才之中,自有我在焉。

比如:曼德拉去世,报纸上登了他竞选时的图片,我画了下来,表现他的英勇顽强。嫦娥三号成功落月,虽说是画在巴掌大的纸上,我也画出了气氛。恒大足球队在广州天河体育场亚冠联赛中夺冠,队员们抛起了教练里皮,入了我的图画;《好声音》中的吴莫愁,表情生动,体态婀娜,举手投足间神采飞扬,也很是入画。《老外撞大妈,大妈不让走》,我也画了。《小罗吃红牌》、《博尔特赛过公交车》也是我作品的题目。最近,我还画了一组索契冬奥会上的新闻,有《李坚柔获得中国队首金》、《周洋霸气回归》、《中国男子冰壶队入四强》,也有普京会晤安倍牵了秋田犬的画面等等。

另外,我画了《中国三高》,说的是高雅歌剧;也画了《正月社戏》,画的是活跃在乡间的草台戏班。我画了我喜欢的拳手邹市明在训练中,也画了乌克兰的都市风云。
今年暖冬,我画了前海冰场上溜冰的人们。这两天,京城有雾霾,我还画了雾霾中奥林匹克公园晨练中的“光猪跑”队伍。

画了这许多事件这许多画儿,我给起了个名目,叫作范扬的“世事绘”。说的是画了世间的人和事,“世事绘”是实指,也算是大而化之的虚指吧。

朋友老杨杨建国兄看了这些画儿,喜欢。说是要在《东方艺术》上发个专题给大家看看,独乐也众乐,我也挺乐意的。

我想说的是,人们常常要把一些时新的画儿冠名为“当代”、“现当代”、“后现代”,我想,如今我也加入了。我的这些画儿,等于老酒装了新瓶,或是新酒装了旧瓶,也“现当代”了起来。我的这些画儿,我也给加上了一个概念,叫作“现时现刻现当代”。虽说是比不上现场直播,也相当于朝花夕拾吧。“现当代”前加上了“现时现刻”几个字,是为了强调一下“当下性”,人们常说,要把握“当下”,指的不就是我的画儿吗。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姜鲁宁)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