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图像离合——非现实的呈现”展览

  • 《恋》 高满君 240x100x208cm 2016年 玻璃钢着色
  • 《漠兮系列》 高满君 50x85cm 2014年 青铜
  • 《无题》 王进 120x160cm 2015年 布面油画
  • 《无题》 王进 120x160cm 2015年 布面油画
  • 《光景》 王圣 50x60cm 2016年 布面丙烯
  • 《浅滩》 王圣 120x180cm 2016年 布面丙烯
  • 《那棵树,还是那棵树》 王一笑 200x160cmx2 2012年 亚麻布面油画
  • 《清风徐来》 王一笑 130x75cm 2016年 亚麻布面油画
  • 《棉线的排列-形NO.14》 向国华 60x60cm 2015年 棉线 水墨 黑漆 金漆
  • 《棉线的排列-形NO.16》 向国华 80x80cm 2015年 棉线 水墨 黑漆 金漆
  • 《忽明忽暗之五》 向一辅 85x90cm 2016年 纸本水墨
  • 《水观 之五》 向一辅 80x80cm 2012年 纸本水墨
  • 《幕前幕后---仪式》 周进 150x100cm 2015年 布面油画
  • 《仪式--剪掉你的小辫子》 周进 80x10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穿》 朱骥翔 尺寸可变 2017年 综合材料(化学药剂)
  • 《卡》 朱骥翔 尺寸可变 2017年 综合材料(化学药剂)
  • 展览海报
展览时间:
2017-03-13 - 2017-03-31
开幕时间:
2017-03-13 15:00
展览城市:
重庆 - 重庆
展览机构:
北尚人文艺术空间
展览地址:
重庆市北部新区海王星C座二F北尚人文艺术空间

展览介绍

图像离合——观念艺术与绘画的手工性

文/傅榆翔

中国传统文化的图像与符号之所以被引入今天的油画,是出于艺术家试图摆脱西方观念逻辑的一种强烈愿望,艺术家们正试图通过对题材与资源的改变来破除在西方绘画史影响下的创作习惯。一些暗示和技巧的提示。艺术家向国华,高满君,王进,王一笑,王圣,周进,向一辅,朱骥翔八位艺术家的作品各呈特质,分别在观念与绘画(雕塑)的手工性上各探其路,各取其质。

向国华近期的作品内在的结构基于抽象的关系产生,在这个过程中,艺术家寻找到了自由——他在笔触、肌理、材料、偶发、趣味之中极尽所能,破坏了经典大师组成的历史,以实验的、戏谑的心态带来了令人奇异的图像。高满军的“漠兮”系列展现了一组充满戏虐感的女性动态雕塑,古典的装扮加上开敞甚至裸露的身体,将中国传统与西方古典巧妙的结合在一起。而王进的抽象人体绘画则带给我们的是另一种视觉冲击,挥洒自如的色块与线条勾勒出的女性动态,如梦魇般的游走在暗色的背景中,红色的运用在深沉的背景中跳跃着,诉说着亦或激动、亦或血腥的现实或梦境。王一笑的作品通过描绘风景试图寻找到一种人与自然间更为舒适的一种距离,无论是身体与空间的物理距离,还是规则与自由的思维距离。而王圣对于风景的捕捉,是以一种慢速度在寻找自己认为的完美的表现方式,阳光午后或是幻影夜色,从中嗅到身处城市的安宁之态。周进从《仪式》系列作品以姿态生硬、面无表情的提线木偶业已成为主角,卡通化的处理是由中国的传统艺术皮影演变而来,色彩艳丽与暗淡,构成了强烈对比,肆意挥洒的笔触更打破了平涂式的洁净画面,展现了人性的残酷和伤痕的一面。向一辅的作品虽然所用的材料依然还是传统中国画的材料:毛笔、宣纸、墨,但在程式、技法和表现的景象与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画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别,他利用现实和再现后的错觉,得到这静止的,温和的,含蓄的视觉效果,通过对现实状态的主观呈现,寻求水墨表现形式更多的可能性。朱骥翔的作品回归原始、回归自然,利用材料的自然属性,让它们发生各种化学反应,而他则在画面中与这些偶然性、不定性博弈。他尊重那些材料本身的物性,如同他们也有灵性,并与其对话;通过材料的不同配比,产生各种变化,像是盘古开天,营造一个全新的世界并赋予生命。

艺术家通过绘画究竟在说明一个当下的什么问题——它不仅仅来自一个观念,也来自无意识,以致当我们将不同的因素综合起来的时候,将全部有关艺术甚至人类的知识都用于理解一幅画的时候,一个可能的艺术问题就会浮现出来。

通过问题意识、好奇心、社会焦点、政治倾向、意外的市场反应、审美的兴趣等,给我们带来了与社会粘连的可能性。与现代主义相比,当代艺术也许会产生更多的盲点,因为它难以使我们对其有明确而清晰的态度。世界的复杂性超越了现代主义的思维习惯,当代艺术受惠于现代主义的开放性和自由态度。

杜尚的思想使得艺术边界的出口永远打开着,这意味着艺术事实上没有边界,任何物品都可以被用来象征艺术,或者用来作为艺术的指代品,这种状况的确使得从事绘画创作的艺术家有些被动。可是,绘画同样是一个媒介,仍然是为观众提供思考甚至是观众用来窥探艺术家的感受的一个通道。

今天,绘画面临的情况大致如此,我们究竟该在什么样的标准下判断作品的价值?绘画和雕塑不能仅仅依靠智性,还需要综合的精神和能力。审美惯性是迂腐的,观念艺术指望着彻底抛弃感性的作用,可是,一旦作品彻底排除了感性的目的,是很容易出现苍白而失效的结果的。

实际上,作为口号而出现的观念艺术,从根本上是杜尚的思想与行为逻辑的结果,其真实的意图是,要尽可能的使自己内心的话或者想表达的东西让人们知道并明白,至于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方式是随机而无限的。进入新世纪,艺术家们从李希特那里获得了一种启示:即便是摄影图像,也可以反过来成为绘画的母题或者素材。一种借用图像的再造,是一种虚构的叙事。尽可能的让图像与情节呈现出不符合视觉习惯的逻辑,堵塞人们的视觉判断,更愿意将抽象的实验视为一种自由思想的打开,而不是艺术问题的制造。

理论是一个死角。世界上其实并不存在什么神秘的观念,除非那是一种重新观看、思考世界的方式。在千姿百态的欲望词汇中,不少欲望最终是得不到社会与历史的有效认可的,只有那些找准了这个时期的特殊问题的艺术家,才可能使自己的艺术变成“时代的符号和象征”。绘画已经彻底脱离了既定的绘画历史而像网络接点的生成那样在无限衍生。

2017.2.10重庆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姜鲁宁)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