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许成个展

  • 展览海报
  • 《革命之路-宝塔山》 许成 118.5x201.5cm 2016年 纸本油画
  • 《剑客-2》 许成 109x217cm 2016年 纸本丙烯 油画
  • 《剑客-3》 许成 117.5x178cm 2016年 纸本丙烯 油画
  • 《剑客-4》 许成 108x215.5cm 2017年 纸本丙烯
  • 《两个女人》 许成 54x213cm 2016年 纸本油画
  • 《无题》 许成 53x211cm 2017年 纸板丙烯
  • 《无题》 许成 53x211cm 2017年 纸板丙烯
  • 《无题》 许成 108.5x95cm 2015年 纸本丙烯
  • 《无题》 许成 108x215cm 2016年 纸本丙烯 油画
  • 《无题》 许成 110x97cm 2015年 纸本丙烯
展览时间:
2017-05-02 - 2017-06-11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地点:
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
学术主持:
汪民安
参展人员:
许成

展览介绍

许成的亵渎绘画

文/汪民安

许成画了大量的人体。他将这些人体画在作纸箱子的瓦楞纸板上。这些简易的粗糙的瓦楞纸板构成了人体的背景——人体显然不是被刻意赞颂和永恒化的对象。他们大大咧咧地肆意躺在这些纸板上。许成将这些伸展开来的瓦楞纸板涂上丰富的色彩——他大多数时候用的是大面积的显赫的颜色,绿色或者红色或者蓝色,来遮盖瓦楞纸板的原色和褶痕。看起来瓦楞纸板的原色被覆盖了(不过,有时候许成故意地留下一部分未被涂绘的瓦楞纸板),但是,这些瓦楞纸板的褶痕,它们原有的折叠线条还是顽强地暴露出来。无论颜色如何厚重,这些折痕还是构成画面的一个无法抹去的存在,也就是说,它们是画面的一个有机部分——它们有时候像是镶嵌在画面中的线条,笔直地在画面中贯穿;有时候像是对一张大画的粗暴分割,将画面切分成几个不同的区域;有时候让人感觉到这张画是不同的小画的拼贴。无论如何,这些瓦楞纸板的折痕冲破了浓厚颜色的包裹,固执地卷入到绘画的内在性中。

许成有时候也在纸板上有意地画一些直线,这些直线容易冒充纸板本身的折痕,它们容易相互混淆,就此,绘画试图获得一种错觉感。这是一场绘画的游戏:物质本身的痕迹和绘画的笔迹的相互指涉游戏。正是这纸板的折痕和直线,对画面的整体区域进行切分,而画在纸板上的身体就此分布在各个不同的区域中,或者说,身体以切分的形式出现。你也可以说,身体被自然地打上了格子,尤其是在纸板折痕明确的背景下。在这个意义上,许成的身体并非一个连贯的有机体。它或者被分解,或者被切割,或者被压缩,或者被隐没——而这一切,既非采用立体主义的方式,也非超现实主义的方式。在他的许多画中,脖子没有了,大脑直接不成比例地堆砌在庞大的身躯上,他放大了身体的某些部位(尤其是臀部),缩小了身体的另外一些部位(头部),甚至可以说省略了身体的某些部位(在有些画中,人头直接搁在身体上,脖子没有了),或者篡改了身体的某些部位(人头换成了鸟头)。因此,这与其说是一个连贯的身体,是一个自然的有着恰当生长规律的有机身体,不如说是身体之间的器官的任性拼贴——一个器官和另一个器官在绘画上的拼贴,肢解的身体在绘画上的拼贴:头拼贴在肩膀上,脚拼贴在腿部,手拼贴在身体上,生殖器官拼贴在大腿上;甚至有更激进的拼贴,动物和人体的拼贴——这些拼贴如此地随意,以至于我们也可以说这些器官和器官是相互摆置和耷拉在一起的。就此,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是独立的,它们的有机感被打散了。人体变得松散,无力,丑陋,毫无生机,它们通常以赤裸裸的感官呈现——这些丑陋的身体完全不通向任何的心理深度,也不通向任何的人格主义,它们只是以动物般的感性肉欲而暴露出来。在许多作品中,许成将动物和人并置或者嫁接在一起,它们看上去就是一体的,或者说,人就是动物,人的姿态,性欲和情感,就是动物的——人和动物毫无等级区隔。同动物一样,这些人基本上没有表情,没有戏剧性,没有笑声,到后来,许成干脆只画出人的背部,脸消失了。

为什么要画这样的人体?这不是对人体的一个全新看法吗?在此,身体被去中心化了,也可以说,这样的身体被解散了,器官各自独立。脸和身体不通过脖子就可以在一起;腿摆脱了身体径直地孤立地倒立;手仅仅只有三个手指突兀地出现在大腿上。所有这些器官并非是身体的有机部分。许成画的这些身体,徒具身体的框架。它们一方面是各种器官的局部拼贴,另一方面也让身体之肉隐没——许成用流畅的线条来勾勒出这种框架,各个器官沿着这个线条来自我显示,肉就此没有自己的密度和质地——无论是白衣飘飘并且缠绕在一起的面目不清的剑客,还是那些长腿的裸体背影的女人。这些近期的绘画,充满着有力的不屈不挠的曲线。这些曲线一方面和瓦楞纸的纵横直线产生瓜葛,它们在干扰着、诋毁着那些固有的直线;另一方面又强劲地显示了身体的轮廓。这些曲线尤其能够展示长腿和臀部的概要。在许成的新作中,这些曲线勾勒而成的臀部成为绘画的中心——我们甚至要说,这是一些关于臀部的绘画。他将臀部画得饱满、浑圆而壮大。它们如此之壮大,以至于身体的其他部位都被压制得毫不起眼。不仅如此,许成有时候甚至将两个臀部叠加在一起,一个动物的臀部驮着一个人的臀部,这是上下叠加;或者两个粗壮的不合比例的臀部在画面中的平行对照,仿佛它们在对着观众的目光闪耀——这些臀部夺人眼目,它们特别无礼地处在画面的绝对中心。许成将臀部画成一种纯粹的圆心,仿佛目光的靶子一样,仿佛目光只能盯着这个圆心,仿佛目光只能面对臀部——这是绝对的亵渎绘画——既是对人体的亵渎,也是对绘画的亵渎,甚至是对看画的亵渎——看画总是被认为是一种教养,一种体面活动,一种美学熏陶,而在此,看画居然就是看那些显得淫荡的大腿、肉体和臀部——将臀部刻意地暴露给目光,让目光毫无躲藏,这是对观众的最大羞辱。

不过,这种亵渎式的绘画也并没有被引向色情化,色情绘画总是挑逗情欲,而许成的绘画哪怕充斥着诸多裸体,充斥着性爱场景,甚至充斥着性器官,但它们也不令人想入非非,它们并不挑逗,它们毫无引诱性——这或许是因为它们丑陋,或许是因为它们残忍,或许是因为它们无力。绘画中布满着性,但是,没有性的欣快,而是性的无能;没有性的激情,而是性的亵渎。当然,它更不是从另一面来强调身体之美,就像无数的裸体画家所宣称那样,裸体画就是表达身体的美和自由,这种美和自由压制了性的邪恶想象——许成和这二者都不一样,既不让身体通向色情的挑逗,也不让身体通向自由之美——他只是借助身体来亵渎:对性的亵渎,对美的亵渎。面对裸体,人们总是在色情和美之间的张力而展开无情无尽的辩论,但是,这些张力和辩论在这里都消失了。它同时是对二者的废弃。这里只有亵渎——包括对色情的亵渎,色情没有驱动力。如果是这样,裸体的意义何在,绘画的意义何在?我们只能说,这是对绘画体制的亵渎,绘画的一切都遭到了亵渎。这正是许成迷恋的亵渎绘画——亵渎的绘画不是坏画。如果说坏画总是以一种美学来诋毁另一种美学,一种价值观来诋毁另一种价值观的话,或者说,是以“坏”来取代“好”的话,那么,亵渎的绘画则完全相反,亵渎的绘画就是取消绘画的各种价值观,就是同时取消好绘画和坏绘画,就像同时取消人体的色情感和美感一样;在此,绘画就是让既有的各种绘画体制失效。

而亵渎通常是用游戏的方式来完成的。这些绘画充满着游戏感。在他的绘画中,游戏无所不在,如果不是一种游戏,这些绘画将如何定论?那些人体奇怪的姿态,人和动物的暧昧搭配,各种生殖器的无力疲软,在空中莫名腾跃的所谓剑客,倒立的双腿以及套在脚上的高跟鞋,被白云缠住的双腿,一个奇怪的插入杯中的瓜果,穿着满是褶子的吹着绿色长笛的男人,被点燃的正在燃烧的书本,甚至四个东倒西歪的疲惫不堪的大蒜,如果所有这些不是绘画的游戏的话,还能是什么?这种绘画游戏不是将绘画的切实主题,神圣惯例都置于无用吗?这游戏难道不是对绘画的亵渎吗?

那么,何谓亵渎?“亵渎指的是某种一度神圣,而今却回归人的使用和所有的东西”,“亵渎并非简单地意味着废除或取消分隔,而是学会将它们置于一种全新的使用中,游戏它们……以便将它们转化为纯粹的工具。”在此,亵渎绘画就是要将绘画从神圣领域解脱出来。许成的绘画就是这样一种解脱手段——你也可以说是一种游戏手段。许成的亵渎并不想提出什么新的绘画法则或者绘画美学,而是瓦解既定的绘画美学。它让绘画的各种体制崩溃,让绘画能够自由地无拘无束地运转。既然人毫无神圣可言(即便是甘地这样的圣人在此也以一种粗俗的形象出现,更不用说其他人了),既然最粗俗之物都能占据画面的中心,既然廉价而易碎的瓦楞纸板都能作为绘画的布景,那么,绘画的神圣教条何在?许成的充满强烈挑衅色彩的绘画就在于对此的质疑。

许成简介:

现居住工作于北京和沈阳,中国
1968 生于上海,中国
1991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第三工作室
1995 毕业于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梅尔尼科夫大型艺术工作室

个展
2017 《许成》个展,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北京,中国
2010 《许成个展》,高地画廊,北京,中国
2008 《我的幸福生活充满每一天》,高地画廊,北京,中国

群展
2015 《格局》,久儷美术馆,沈阳,中国
2014 《人生路》,01100001画廊,北京,中国
2011 《目之所及》,艺术通道画廊,北京,中国
2010 《线法画》,01100001画廊,北京,中国
2009 《东北火锅-2009ACEA首展》,高地画廊,北京,中国
2007 《现实非现实》当代艺术展,高地画廊,北京,中国
2001 《小报告》,艺术文件仓库,北京,中国
《消费文化的精神肖像》,上海,中国
1999 《CHINA 46 中国当代艺术展》,上海,台北,墨尔本
《东北当代艺术邀请展》,沈阳,中国
《东宇美术馆收藏展》沈阳,中国
1997 《失效,自救》,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沈阳,中国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孙卉)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