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刘华忠与李中茂油画艺术联展

  • 展览海报
  • 《格桑》 刘华忠 40x5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河西走廊系列》 刘华忠 40x5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李亚伟诗意》 刘华忠 40x50cm 布面油画
  • 《那些花儿》 刘华忠 40x5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长河系列 一一佛教来了》 刘华忠 50x6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长河系列一一彩虹》 刘华忠 50x6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白猫》 李中茂 50x6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白日梦》 李中茂 60x8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百合无花》 李中茂 80x8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抱猫女子》 李中茂 60x8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 《黑猫》 李中茂 60x6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荒原》 李中茂 60x80cm 2015年 布面油画
展览时间:
2017-05-20 - 2017-05-30
展览城市:
四川 - 成都
展览机构:
大观艺术馆
展览地址:
成都环球中心E2座6楼东二区
策 展 人:
石胜源
学术主持:
何小竹
主办单位:
大观艺术馆 成都第三大街文化艺术传播有限公司
参展人员:
刘华忠 李中茂
展览备注:
出品人:晏璧

展览介绍

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

                于迪/ 文
 
诗人钟鸣说李中茂的画中有贵气,不过李中茂更在意画中的神秘感。说到李中茂作品中的荒诞性,他坦言中国古代一些非现实题材的随笔和拉美文学对自己影响很深。幼时他读了天津著名评书艺术家陈士和先生的《聊斋》话本,蒲松龄笔下那些不过千余字的故事被“敷衍”成洋洋万言的评书,便已让他心驰神往。南开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他的生活更从未有一天离开过文字或文学,胃口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虽然在文艺理论上,那些主义其实是不存在的;但姑且借用这个标签来说,现实主义从来就不是我喜欢的。”他把从茅盾和巴金身上省下的时间用在了那些“玄”的东西上。从唐传奇到笔记小说,从《太平广记》到《阅微草堂》。拉美文学占据了他阅读的另外半壁江山,那些煞有介事的严肃叙述和荒诞玄妙的气质呈现让他体悟到:荒诞不能脱离现实的基础。当荒诞在一个正常的空间和格局中被呈现,才更荒诞。

儿时的经历和天然的阅读口味将李中茂浸染成了一名有神论者。在文学和艺术创作中,他偏爱那些散发着玄幻神秘气息的故事和物件,对一切现实的东西无动于衷。他笃信:艺术不是把一些东西弄明白,而是把它弄模糊。

于是当他拿起画笔,自然也希望能营造出一种神秘的氛围。即便在面对特别现实的东西时,他也会刻意的后退一步,把色调调得昏暗,将其拉往抽象和不现实。

2016年,李中茂举办了自己绘画八年来的首场个展——《我遇到了巴尔蒂斯》。开幕典礼上朱成老师说,在四川话里,这个“遇到”很有趣,这意味着李中茂在先,是主体。他说:“作为一位文人画家,李中茂不是训练,而是修炼出来的,他画中的很多乍看的‘草率’实际上是非常精心的。”
 
巴尔蒂斯最打动李中茂的是“安静”。他所理解的“安静”并非静止不动,而是引而不发,是蓄势。他提到《黔之驴》:“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向不出其技,虎虽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他指着书柜上摆放的一个仿古唐三彩,骏马的四个蹄子紧紧地抓在地上。“现在的人做一匹马,要让蹄子扬起来,尾巴翘起来,其实并不好看。当它按下所有的力量,才能让人对它的爆发怀抱想象。”
 
这种藏匿于深处的未知能量让他着迷:“表面上的安静背后是多种可能性。至于她走到哪里,我也不知道。”许是因为天然的异性相吸,又或者是因为文人天生的敏感细腻,他往往能够在女性身上发现这种“安静”。这和呈现对象本身的个性是安静或是活泼毫无关系——重要的是在某一刻,他发现了她。可能是一瞬出离的静默,或者一段茫然的行走;可能茕茕孑立,也可能隐于众人。只要她与身处的环境没了互动,李中茂就愿意用画笔为她营造一个足以与之匹配的环境。
 
在一笔一笔的描绘中,从外面的世界沾染的烟火气抽丝剥茧般脱落。不上班的日子里,李中茂会一头扎进画室,一待就是整天。当整个人沉浸其中,他扔掉了伴自己多年的安眠药。逢到周末,他也会约上三五好友品茶饮酒。他擅长在人群中寻找公约数,绝不越矩。即便大家喝到酒酣耳热,他也永远是那个最冷静的。李中茂用“中庸”总结自己。“以前我们说,中庸之道就是不偏不倚,不左不右;其实不然。中庸就是说要符合一个分寸,该八十度就八十度,该五十度就五十度,不能到七十度。我很害怕失去这种分寸感。我觉得迄今为止,我都是一个很平庸的人;但所有东西是在我掌控之中的,这让我很骄傲。”
 
自提起画笔,李中茂已画了近十年。这个时间量化到川美这样的艺术院校中,可以读完两个半本科;可在李中茂的画室里,十年不过是时光的流淌而已。只有那些藏在水下的石头,因经年累月的琢磨而愈发圆润。

在十年时光的彼端,是深厚的美学修养筑成的岸堤。令人意外的是,虽然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就已经从“法国卢浮宫藏画展”中首次接触西方油画;虽然他无论从风格和笔触上都深受巴尔蒂斯的影响;李中茂却将中国古典美学作为自己审美的源泉。他尤其喜欢宋代的文人画。他从李嵩的《骷髅幻戏图》中看到古人厚实的写意:“它能够沉下来。虽然它在动,在那个瞬间其实是固化了的。”这就又聊回“安静”了。
 
李中茂也爱唱京剧,他在京剧中看到中国美学。“你看中国的戏曲舞台,山也罢水也罢,全都是虚假的,做的人、看得人全都知道它是假的。但这个’假’是形成共识的,被认可的。大家都习惯在这样一种氛围里面,每个人都会在这里找到一些东西。它就是一个写意的传统。”
 
和深厚的美学积淀形成反差的,是李中茂毫不回避的“技术达不到”。他依然保留着自己第一次临摹的巴尔蒂斯的画,那幅《卡佳的阅读》。彼时他甚至不知道油画的画布需要打底料处理,拿起画笔直接就把颜料往布面上涂抹,导致颜料无法浸入布纹,都是悬在布面上的。

随着自我绘画语言的不断确立,李中茂再不把“画得像”作为自己的目标。他说:“我只想通过画面去表达我自己的东西。”甚至就连被呈现对象本身,也成为了单纯的素材而已。他借古人的话自白: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

石光华老师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当年川菜名厨黄敬临先生在“姑姑筵”掌门,有一道招牌的清炖鸡。张大千吃了一次便对其鲜香念念不忘,不惜用一幅画换取个中玄妙。原来,这个炖鸡没有加任何其他的材料,唯鸡和水而已。先用大些的罐子盛多一点的水,丢一只鸡进去炖两三个小时,把它提起来不要了;再炖一只鸡两三个小时,又不要了。最后端上桌子的是第三只鸡,因为吸收了前两道鸡汤的滋味,方能极尽香、鲜、嫩。石老师觉得,这道清炖鸡就是李中茂的作品,用最简单、最笨、最直接、最具体的方法,达到的极高的境界。他说:“唯有哲学和诗可以打击我们的内心,释放我们的生命;我在中茂的画中读到了哲学和诗。”

这又让人联想到作家何大草所言:“他(李中茂)骨子里是一个诗人。他真正的诗,是用画笔写成的。”


画面与诗意之间

李亚伟

刘华忠的画作和诗歌相互通衢,但看不见其间的连接处,仿佛有一道彩虹连接着两座半岛,远方是一片看不见的陆地,然而,这道彩虹也是看不见的。

他诗中的画在很远处隐现,画中的诗也在很远处蜿蜒,展现的却是同一种情绪或同一种景象。气质,是的,他的画作和诗歌中的某种气质正是这道看不见的彩虹。

他的诗和画同出一辙,诗境和画面双胞同卵,才情联袂,龙凤互舞,这一切都来至于他的个人气质。

在我的朋友中,刘华忠算是一位奇人。其实,奇人都是凡人,平凡的外表,平凡的言谈,平凡的生活方式,只是他的心思和兴趣有不同凡人之处罢了——至少,有凡人难以到达的地方。外表显得奇特,尤其是打扮奇特那基本上是平常人想做奇人的路数,普通人心理上想标榜自己与众不同时,这是一条感觉捷径。我年轻时也这样玩过,后来发现须发上面下功夫,正好说明这伙计还走在想做奇人的路上,这样的路上老是容易让人想起孙中山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之类的心理学话语。但刘华忠从一开始就有了自己的方式,那就是生活普通,画面随处可见,语言回避尖锐。有一句老牌格言:宁静以致远。刘华忠可是认真在践行的。

其实,诗歌应该这样,艺术也应该这样。沉稳平和的人生态度,是体验生命最有效的平台,作者的情感和信息、记忆和想象都在这个平台一起出发、一起到达。刘华忠的作品外表质朴,手法老到,他没有正面接手宏大叙事的题材,也没侧面掩饰空洞无物的内容,他直接回避了现代主义的各种陈词滥调,对所有我们见识过的各种意识楷模、各种文化圭皋的话语霸权更是远远地拒绝,淡淡地回避。

刘华忠的创作手法清澈、准确,其作品朴素、平静,这和他上述文化态度相当一致,或者说是互相说明、互相呼应的。他的某些画作,极其富有诗性,仿佛他的画笔进入过梦境亲历了神迹,这样的创作,这样的作品出现在我们眼前,会让人感觉心到了笔也恰好到了,还需要别的什么吗?我相信很多诗人艺术家都不缺智商,有的甚至聪明之极,才华横溢得很,但好像爱因斯坦说过,世上本无天才,我只是怎么怎么,这已是相当经典的格言了,差不多说的是只要多花精力和时间,专心致志,你就会有所收获等等。具体到刘华忠本人,我认为:他在刻苦努力的思考和创作中,到达了平和从容、心里有底的境界,他能心到笔到。

毛躁和着急的诗人艺术家遍地皆是,有时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能很快进天堂?能很快发财?好像都不是这回事啊。这些,到头来,多半是千人一面,遍地鸡毛。
刘华忠一点毛躁和着急的痕迹都没有,仔细看他的作品,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是当代文学、当代艺术最难能可贵的特点。

刘华忠多数时候生活在贵州的松桃县,松桃往东南百来里地是湘西的凤凰县,往西北百来里地就是我的老家重庆的酉阳县。我对他的人、画、诗都有天然的亲切感,当然不只是因为乡俗等原因。在一个山环水绕、安静清秀的县城里,他过着淡雅平凡的生活,写着沉稳内敛的诗歌,画着宁静掠远的油画,生活和创作得到了完美的匹配。我羡慕他,近些年也努力想达到他的境界或获得他的这种匹配模式,我一直在努力,是的,多次努力,有了一些进步,但始终离刘华忠的情形差那么一截,真的,还有一点距离,但我感觉是怕是很难达到了。

我想起王维,诗人中的艺术家,艺术家中的诗人,但刘华忠不是王维。其作品既有非常强烈的现实背景,又有非常鲜明的个人色彩,厚重中有朝气,沉稳中有青春,那一片一片忧郁寂寞的山河大地,那一丝一缕远近互动的内心世界,汇集成平实孤傲的当代诗意,处处说明他是一个独特的当代艺术家,一个独立的当代诗人,最重要的是,是刘华忠本人。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姜鲁宁)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