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此在彼往”郭文昊绘画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David bowie》 郭文昊 70×70cm 2016年 布面丙烯
  • 《He,s hot,he,s sexy and he,s dead》 郭文昊 50×50cm 2015年 布面丙烯
  • 《歌手》 郭文昊 27×34cm 2015年 纸本丙烯
  • 《歌手》 郭文昊 47×48cm 2016年 布面丙烯
  • 《歌手》 郭文昊 58×48cm 2016年 纸本丙烯
  • 《丝绒男孩》 郭文昊 35.5×31cm 2016年 纸板丙烯
  • 《无题》 郭文昊 150×15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 《小龙》 郭文昊 150×150cm 2015年 布面丙烯
  • 《抑制不住愤怒的人 No.21》 郭文昊 35×30cm 2009-2014年 布面油画
  • 《抑制不住愤怒的人 No.22》 郭文昊 35×30cm 2009-2014年 布面油画
  • 《张开双臂的男人体》 郭文昊 80×80cm 2012-2013年 布面油画
  • 《张开双臂的男人体》 郭文昊 120×120cm 2012-2014年 布面油画
  • 《自画像》 郭文昊 25×25cm 2006年 布面油画
展览时间:
2017-06-08 - 2017-07-28
开幕时间:
2017-06-08 15:00
展览城市:
四川 - 成都
展览机构:
域上和美艺术馆
展览地址:
成都市锦江区二环路东五段299号附6号东湖公园内
策 展 人:
邱伟
学术主持:
吴永强
主办单位:
域上和美艺术馆
参展人员:
郭文昊

展览介绍

摇滚精神的画像

邱伟(策展人)

在这个被潮流支配的世界上,生性腼腆的郭文昊,却经常逆潮流而动。每到人生的关键时刻,他便作出意外的选择。从上大学起,他离开山西老家,来到成都。毕业后,别人忙于求职,他继续画画;别人忙于“北漂”,他留在了正呆着的这座城市。对于自己的决定,他从来没有辩解过。也许画画就是他的辩解,因为这是他生活中唯一的大事。通过画画,他领悟自我,诉说心情,释放梦想,所以一旦画笔在手,他便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

看郭文昊的画,但见色层粗粝,颜料铺张,破碎的笔触和分离的色彩接受着手感的点化;经过聚散离合,人物、动物和幻觉构成图像,在画面中应运而生。其中,人物肖像自成系列,占据了其作品的主要部分。这些肖像画均以照片为蓝本,角色涉及摇滚乐巨星娄·瑞德(Lou Reed)、伊基·波普(Iggy Pop)、大卫·鲍威(David Bowie)、科特·柯本(Kurt Cobain),功夫巨星李小龙,画家本人以及现实生活中的女孩……如果说照片冻结了时光,那么郭文昊的画笔便显示出解冻的能量,它祛除了岁月的冰封,让逝去的光景起死回生,使模糊的记忆再度清晰起来。画家依靠手绘功夫来协调照片与绘画的矛盾,以至生产出新的图像和意义。这当然可作为一种美术史价值来讨论,不过,对郭文昊来说,更重要的是对其个人生活的价值,那是其逃离机械化生活的出口,是对成功哲学的叛逆和对物化暴力的控诉。

看郭文昊的作品,我们最不能忘怀的,是其笔下摇滚巨星的肖像。它们构成系列,引领人们在当下柔靡的流行音乐环境中,再次听到朋克的旋律和重金属的撞击。也许郭文昊的抽象画,便是对摇滚之强烈性的追忆,它们以不断增生的笔触和嘈杂的节奏带出了一个个骚乱的现场,因而简直可以与其摇滚名人肖像隔画相望,产生出一种审美间性,令二者相互助阵,将人卷入狂欢,直到连周边的空气也为之震颤。不过,我们仍然意识到,画家真正的关切点并不在于作为音乐的摇滚风格,而在于其背后的价值观,那就是呼唤自由、挑战权威、拒绝套路化生活的嬉皮士精神。正是这种精神,引起了郭文昊对摇滚时代老照片的兴趣,他依靠这些影像去捕捞记忆,刺激麻木,为自己的独立特行添加动力。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能在艺术与生活之间,为理解郭文昊的绘画创作找到依据,随之,也能在图像与绘画之间,去领悟其作品背后的意义。他的作品钩沉了历史,却直对着当下;再现了图像,却表现了自我。他以充满表现主义气质的绘画语言破译摇滚的音符,为“不服从”精神塑造了画像。在这些画像面前,世俗的逻辑、被驯化的生活黯然失色。

2017年5月25日,于域上和美艺术馆

生活在别处

吴永强(学术主持)

郭文昊是一位生活在四川的山西籍画家。2005年,他考取川音成都美院,毕业后谢绝家庭对其个人前途的安排,留在成都做起了一名职业画家。从那时以来,他进行了多种绘画可能性的尝试,从具象到抽象,从再现到表现,最后在肖像画领域确立了探索的方向。今天的展览现场虽然留有几件抽象风格的作品,但大多数是具象风格的人物肖像。

多数时候,郭文昊的肖像画并不描绘真人,而是根据照片绘制而成,因而是处理图像的结果。这样,其作品的意义就需要到图像、真人与手绘的关系中去寻找。我们知道,自从照相术发明以来,传统绘画一方面受到了严酷的挑战,另一方面也从挑战者中得到了帮助。坚持具象风格的现代画家经常将照片作为绘画的辅助。起初,照片服从于绘画,并以传统美学为主导,照片的运用只是一个技术手段。到了六七十年代,北美诞生出的照相写实主义(Photorealism),开始让绘画服从于照片,由于对着照片事无巨细地模拟,常因曝露超越肉眼所见的图像细节而令人惊诧。到21世纪,从照相写实主义中的一个分支得到特殊发展,叫做超级写实主义(Hyperrealism),画家们依靠绘画手段,对照片和绘画作了双向的超越,让两者一起服从于某种“超级真实”的建构。尽管仍然参考照片作画,可是超级写实主义的画面不再像照相写实主义那样冷漠无情,而是更注重对象的生动性、画面的人性特征、叙事价值和主题的政治性。它们直指当下人类的生存,把现实描绘得比其自身还要真实,就如同在为法国后现代哲学家鲍德里亚的仿像理论提出证据。

要是我们可以把郭文昊的作品叫做“照片绘画”,那么它们就适合于被放到超级写实主义的观念背景下来加以观察。显而易见,无论是针对人物还是动物图像,郭文昊所使用的手法都不等同于照相写实主义的逼真模拟,相反更多地依靠了绘画处理,凸显出笔触、色彩和材质肌理的效果。这些效果不仅是视觉性的,也是功能性的,一方面起到了描绘形象的作用,另一方面指涉画家本人的内心世界。看这些作品,我们会感悟到画家“生活在别处”的渴望,即便是镜头下的自己和熟悉的女孩,也仿佛从另一个时光穿越而来。不过,郭文昊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当数其笔下的功夫影星和摇滚明星肖像,它们构成系列,表达了对一个远去时代的追忆和一种敢于对世俗逻辑说“不”的时代精神的致敬。这些作品来自照片,可是却并不只留下图像内容,还有其诞生时刻的亢奋。画家以急促的笔触和色彩唤醒了这种亢奋,并将其连接到此刻的心情。这样,图像再现就被注入了表现主义的血液,为作者托付自我开掘了通道。

2017年5月30日,于域上和美艺术馆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姜鲁宁)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