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光影造化”陈履生摄影展

  • 展览海报
  • 《丹麦国家博物馆1》 陈履生 摄影
  • 《法国奥赛博物馆1》 陈履生 摄影
  • 《法国吉美博物馆》 陈履生 摄影
  • 《法国考古博物馆1》 陈履生 摄影
  • 《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 陈履生 摄影
  • 《菲律宾圣奥古斯汀博物馆》 陈履生 摄影
  • 《墨西哥人类学博物馆2》 陈履生 摄影
  • 《墨西哥三种文化遗址博物馆》 陈履生 摄影
  • 《巴扬寺壁画中的高棉人物》 陈履生 87x58cm 2017 摄影
  • 《大吴哥》 陈履生 58x87cm 2017 摄影
  • 《大吴哥南门桥上风光之二》 陈履生 58x87cm 2017 摄影
  • 《大吴哥南门石桥上的列队》 陈履生 58x87cm 2017 摄影
  • 《佛看四面(巴扬寺)》 陈履生 87x58cm 2017 摄影
  • 《静止的微笑(巴扬寺)》 陈履生 87x58cm 2017 摄影
  • 《眉宇之间的庄严(塔普伦寺)》 陈履生 58x87cm 2017 摄影
  • 《石头上的微笑(巴扬寺)》 陈履生 87x58cm 2017 摄影
  • 《小吴哥》 陈履生 87x58cm 2017 摄影
  • 《阅尽天下(巴扬寺)》 陈履生 87x58cm 2017 摄影
展览时间:
2017-06-07 - 2017-07-07
开幕时间:
2017-06-07 14:30
展览城市:
广东 - 深圳
展览机构:
越众历史影像馆
展览地址:
深圳市罗湖区红岗北路1106号越众产业园4栋
主办单位:
越众历史影像馆 陈履生美术馆
参展人员:
陈履生
展览备注:
开幕地点:越众历史影像馆
对话主题:博物馆/美术馆的不可复制及独特运营
对话嘉宾:唐克扬VS陈履生
对话时间:2017年6月6日19时至21时
对话地点:越众历史影像馆

展览介绍

前言一

光影中的世界博物馆

博物馆在这个地球上的出现,一般都是追溯到公元前5世纪希腊的特尔费•奥林帕斯神殿这座收藏各种雕塑和战利品的宝库,可是,这只是为皇室贵族和少数富人所预备的专享空间。之后,直到1753年大英博物馆的建立,才有了现代意义上的第一个对公众开放的博物馆,它由兴趣广泛的收藏家、内科医生汉斯•斯隆捐献给英国王室的近8万件藏品构成。而在此前,1683年阿什莫将他的收藏全部捐赠给牛津大学,也为之建造了专门的博物馆。1880年,英国博物馆学者鲁金斯发表了《博物馆之功能》,强调博物馆应成为一般公众受教育的场所。可以说,现代博物馆的主要功能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于19世纪已经健全,但是,博物馆在中国的出现则到了20世纪初。

关于博物馆的建筑,正好像它始初借助于特尔费•奥林帕斯神殿一样,依靠已有的建筑作陈列或展览,基本上是通常性的考虑,即使是像大英博物馆和牛津大学阿什莫博物馆为了捐赠的新建,也与周边的建筑没有太大的专业区别。毫无疑问,博物馆建筑的专业特质是趋向现代对于博物馆功能使用的专业性的时代要求,因此,新的博物馆建筑从功能出发而拉开了与一般建筑之间的距离,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博物馆的专业空间——展示、收藏、教育。为了显现博物馆的专业属性以及文化实施的公众形象,博物馆的外形也越来越奇特,往往成为建筑师绞尽脑汁的心血之所在。

对于博物馆建筑空间的构建,从一张白纸开始相对比较容易,没有拘束和牵挂,比如日本大阪的国立国际美术馆完全建于地下,日本的美秀博物馆则建在周围没有其他建筑的自然保护区内,东京的国立新美术馆更是在市区内成就了一个巨无霸。在同一个国家内,黑川纪章的新美术馆与贝聿铭的美秀博物馆呈现出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表现出了建筑师基于各方面原因的不同的设计风格。与之不同的是,博物馆的改扩建所考虑的问题就很多,方式方法也完全不同,核心问题是如何保护和利用。美国旧金山亚洲美术馆由一座20世纪初法国风格的建筑改建而成;法国卢浮宫从13世纪菲利普•奥古斯特二世皇宫的城堡,到路易十四时期的建设以及拿破仑时代的扩建,再到贝聿铭宫前金字塔形玻璃入口的设计;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在1880年之后的现址建筑上也是不断在改扩建。介于两者之间的德国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在原址上的新建,利用废墟在恢复中展现历史又是另外一种境界。

至于如何改怎样扩,更是各不相同。德国柏林新博物馆在修复中保留了二战时期的战争创伤,尊重了历史的记忆。但是,更多的是在两个建筑之间加盖一个透光的顶棚,从而改善了光照和视觉效果,不管是公共区域内的光的直射,还是展厅中的光的折射,都改变了原来的视觉空间,也为当代博物馆增添了建筑美学的趣味和现代气息。

当代博物馆建筑的多样性为当代文化建设增添了别样的精神家园,使文物和艺术品有了安全、得体的栖息与展示的场所,使公众有了一个个能够徜徉和畅想的去处,从而也让博物馆成为检验社会文明发展和国家文化建设状况的样本。

前言二

柬埔寨人民引以为骄傲的吴哥与中国的长城、印度的泰姬陵、印度尼西亚的压婆罗浮屠,并成为“东方四大奇迹”。这个曾经被荒弃400多年的“东方奇迹”,凝聚了高棉民族的智慧与创造,表现了独特的东方精神和艺术审美。所以,在她重见天日之后,作为联合国所认定的世界文化遗产,受到了全世界的广为关注。

吴哥王朝建立于公元802年,历时400余年。吴哥王朝国势强盛,文化繁荣,对中南半岛几乎所有国家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并奠定了在中南半岛诸国的文字和宗教的基础。13世纪的吴哥曾经是亚洲最宏伟的都城。吴哥王朝在400余年间,共有大小各式建筑600余座,分布在约45平方公里的丛林中。其中的吴哥窟(也叫小吴哥)不仅是整个遗址中保存最完好的寺庙建筑,而且它那标志性的五塔身影还是柬埔寨国旗上的图案,可见它在柬埔寨所独具的神圣地位。吴哥的历史与文化的内涵是丰富的,现今的遗存吸引了世界上无数的人来此朝拜,不管是“高棉的微笑”,还是“吴哥之梦”,人们所看到的都是其魅力的一个重要方面。

我所知道的原为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的陈履生先生去过很多的国家,他对文化遗产的保护有着积极的热情,他所到之处都有许多摄影作品来记录和弘扬文化遗产,以此来促进文物保护以及博物馆事业。他曾当面向我表达了去柬埔寨考察博物馆和吴哥遗迹的愿望。2016年10月,他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而且拍了很多让我们感到震撼的作品。他用很短的时间精选出优秀的作品,举办“吴哥之梦:陈履生摄影展”,也是让我感到意外。他对高棉历史和文化的尊重以及热爱,他对文化遗产保护的热情和执着,并以实际的行为和展览的方式来表达,已经超出了摄影和艺术的范畴。

陈履生先生在其作品中所表现的吴哥残存的建筑、建筑框架以及门楣、立柱、天顶等建筑构件、浮雕等各种装饰,还有与其相关的自然,既有宽阔的视角,也有局部的聚焦。他以其文博工作方面的专业身份,以对高棉文化和吴哥遗迹的独特的认知,以对摄影和艺术的多年实践经验,捕捉和选取了那繁杂而多样的目中所见,其影像的品质的不同寻常同样表现出了具有典型身份特征的审美魅力。

应该说这个展览的举办对促进柬埔寨和中国的友谊,对于两国文化的交流互鉴,都具有特别的意义。我希望有更多的中国朋友去柬埔寨看看它的历史与发展,体会文化的多样性,为接续我们两国的传统友谊而做出贡献。

柬埔寨驻中国大使馆大使凯•西索达
2017年3月

陈履生简历:

陈履生,1956年生于江苏扬中市。1985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美术历史及理论专业,获硕士学位。在校学习期间两次获得刘海粟奖学金。1985年分配到人民美术出版社,先后任古典美术编辑室编辑、主任。2002年调中国画研究院,任研究部主任,研究员。2004年调中国美术馆,任学术一部主任,《中国美术馆》月刊常务副主编。2010年调中国国家博物馆任馆长助理,2010年11月至2016年8月任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现为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

30余年来潜心研究美术历史及理论,并从事美术批评、美术创作。获中央美院首届“张安治教授美术史论奖学基金”,获“北京市文联2001年文艺评论二等奖”,获文艺报2005年“年度理论创新”奖,获第十六届中国新闻奖报纸副刊作品复评暨“2005全国报纸副刊作品年赛”银奖,获文化部2006年优秀专家称号,获第五届北京中青年文艺工作者德艺双馨奖。出版著作(包括编著)50余种,其中有《红旗飘飘》、《新中国美术图史1949-1966》、《以“艺术”的名义》、《革命的时代:延安以来的主题创作研究》等;发表各种论文数百篇。先后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人画展,出版有个人画集5种、文集2种。建有陈履生美术馆和油灯博物馆。

同时兼任中国汉画学会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博物馆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北京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全国文物与博物馆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齐白石艺术国际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贵阳孔学堂书画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南京艺术学院、吉首大学、广州美术学院、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北京外交学院、台湾师范大学客座教授。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孙卉)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