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梦马”田不野油画艺术品鉴展

  • 展览海报
  • 《支点 (2)》 田新亮 直径60cm 布面油画
  • 《支点 (3)》 田新亮 70×55cm 布面油画
  • 《支点(1)》 田新亮 51×60cm 布面油画
  • 《支点(4)》 田新亮 51×60cm 布面油画
  • 《支点(6)》 田新亮 51×60cm 布面油画
  • 《凹型的城镇后院风景》 田新亮 150×510cm 布面油画
  • 《匆忙的马儿》 田新亮 40×80cm 布面油画
  • 《丢失信仰的一刹那》 田新亮 直径60cm 布面油画
  • 《东八区正午的橱窗》 田新亮 100×200cm 布面丙烯
  • 《羔羊》 田新亮 40×80cm 布面丙烯
  • 《行旅中的寻找》 田新亮 140×70cm 布面油画
  • 《林间密步》 田新亮 100×200cm 布面油画
  • 《流云》 田新亮 40×5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慢生长》 田新亮 100×200cm 布面综合材料
  • 《冥想之谜》 田新亮 直径60cm 布面油画
  • 《那时花开》 田新亮 200×100cm 纸板油画
  • 《盘山路上的云》 田新亮 直径60cm 布面油画
  • 《轻风略过》 田新亮 51×6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 《如牛般》 田新亮 51×60cm 布面油画
  • 《山树》 田新亮 40×55cm 纸面油画
  • 《十字路口》 田新亮 直径60cm 布面油画
  • 《书山 (2)》 田新亮 40×50cm 布面油画
  • 《书中之花》 田新亮 60×80cm 纸板油画
  • 《水陆之境》 田新亮 长80cm 布面油画
  • 《塔与鹿》 田新亮 51×60cm 布面油画
  • 《我爱独角兽》 田新亮 83×103cm 纸板油画
  • 《我们心中的塔位》 田新亮 60×80cm 布面油画
  • 《无处不家园》 田新亮 120×120cm 纸板油画
  • 《小山》 田新亮 50×40cm 布面油画
  • 《歇脚的云》 田新亮 40×50cm 布面油画
  • 《新支点》 田新亮 51×60cm 布面油画
  • 《夜晚你的影子有好长2》 田新亮 100×200cm 布面丙烯
  • 《一点红》 田新亮 40×80cm 布面油画
  • 《一朵云》 田新亮 50×60cm 布面油画
  • 《游戏》 田新亮 40×80cm 布面油画
  • 《之间》 田新亮 40×80cm 布面油画
  • 《原乡迷走》 田新亮 51×60cm 布面油画
展览时间:
2017-07-31 - 2017-08-31
开幕时间:
2017-07-31 14:30
展览城市:
四川 - 成都
展览机构:
麓山当代艺术馆
展览地址:
成都天府新区麓山当代艺术馆(麓山大道二段579号)
参展人员:
田新亮

展览介绍

田新亮的风景视野

风景,一直是古今中外艺术家乐此不疲的表现对象,而风景本身的概念同样丰富而又多元。风景的含义因主题的不同而有所变化,因时刻的不同也有所差异。从语言学的概念中,风景往往与地理或者地缘政治相关,有时也具有身份认同的功能。风景艺术层面的含义则是逐步延展对自然初始印象的过程,艺术家在自然的特定范围内抽取出来,拥有属于自己的特殊含义并与自身发生关系。换言之,风景既非只是小桥流水、山河花木,而是取决于艺术家的“风景”视野,视野所及、风景于焉。所以说,梳理新亮的绘画作品不仅只有形式语言,更重要的是他的风景视野。

从田新亮在西南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就读时期的作品不难发现,他学生阶段的作品注重对绘画语言本身的探索,比如对笔触、肌理、色彩的尝试和提炼,画面也较为放松肆意。但从绘画的主体内容而言,新亮作品中的内容大都是艺术家本人目光所及的事物,像虫、果、花等,观者可以在他的画面中感受到一种“可见性”。但不可见的那部分在成为被欣赏的目标物之前,这个世界是否依然存在?在2010年的意象风景系列中,田新亮开始从现实主义的风景形象中游离出来,他的风景创作不单纯是用来再现可见世界的一种方式和程序,而是在对风景的视野认识中占据了一个特殊位置,这对他后来的艺术创作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在后来的心灵风景和心灵景观系列作品中,田新亮将风景的视野彻底从可见转向不可见,从外在再现过度至内在感观。对于这个时期的作品,我们首先受吸引的并非是其中的景致和风景,而是观看的方式和画中可见事物产生关联的方式,恰巧艺术家本人也希望在感觉和心理上与观者进行沟通,而非只是提供我们了解现实。也就是说,新亮此时的“风景”只是“第二风景”,而非物质的必然。尽管这两个系列作品在视野上有一致性,但两者同样又有着明显的差异性。在心灵风景系列中,艺术家在画面中开始出现了人的形象,尽管在整个画面中人的形象属于被支配的地位,但艺术家对人的形象的处理正是将风景从外向内转换的重要因素,抑或是艺术家在那个阶段的精神写照。而在心灵景观系列中,人的形象开始被抽离,风景的概念和所指开始逐渐丰富起来,甚至画面中还出现些许荒诞戏谑的场景,但人的形象的抽离并未阻碍观者与其精神层面的沟通。

如果说田新亮对风景的深入基于视野的展开,那他近几年不规则绘画的探索更多的是基于绘画本身,尽管画面中的内容同样只是关乎风景。何为绘画艺术?绘画难道只仅指涉画面所承载的视觉符号?绘画艺术应该是颜色材料和绘画载体物质性共同承载的特定现实化,而且这种现实化要求绘画本身就应该具有一种自我展现的形式,也就是绘画作为一种媒介的物质性。假如我们欣赏一件绘画作品仅关注视觉符号,这样会忽略作品作为一种图像载体的物质性存在,这就无形中消解了作品本身所具有的独立空间,甚至可能抽离了作品中包蕴藏的时间叙事性因素。

田新亮的异形风景恰恰就是保证了绘画材料和绘画形式的同一性,田新亮的不规则绘画并不是单纯的视觉惊奇。可能外在对他不规则绘画的评价更倾向于绘画形式的打开和突破,但在我看来却恰恰相反。如果仅从绘画的物质性(画框)考虑,新亮的不规则绘画的确存在突破性,但如果从绘画作为材料和形式的同一性而言,新亮的不规则绘画无论对其个人,还是对绘画自身的概念,更多的是他为自己设置的是限制和框架。因为他的绘画形式只能依据绘画材料的物质性基础而展开,也就是说新亮为自己设置的限制恰逢生效。

这个世界,想放弃人和事的很多,但坚守的人很少;想突破的人也很多,但分内之事研究透彻的很少。但庆幸的是,新亮就是为数不多中的一个。愿新亮的艺术创作视野越加宽阔,而思考却如此般甚微具体。

崔付利
2017.7.18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姜鲁宁)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