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中国美术馆捐赠与收藏系列展“梦里依稀”庄弘醒水彩画捐赠展

  • 展览海报
  • 《藏书楼》 庄弘醒 51.5x66cm 2008年
  • 《冬阳》 庄弘醒 76x56cm 2012年
  • 《对影》 庄弘醒 42x55cm 2010年
  • 《故道》 庄弘醒 78x54cm 2001年
  • 《江南雨》 庄弘醒 50x62cm 1995年
  • 《镜影》 庄弘醒 51.5x66cm 2005年
  • 《鲁迅》 庄弘醒 28x39cm 2006年
  • 《母与子》 庄弘醒 65x48cm 1998年
  • 《暮色》 庄弘醒 60x51.5cm 2002年
  • 《欧洲俄罗斯之夜》 庄弘醒
  • 《祈》 庄弘醒 28x39cm 2006年
  • 《秦淮梦》 庄弘醒 90x60cm 1990年
  • 《青苗》 庄弘醒 51.5x61.5cm 2004年
  • 《庆祝抗战胜利提灯会》 庄弘醒 86x62cm 2016年
  • 《秋夜》 庄弘醒 51x60cm 2004年
  • 《秋雨系列-1》 庄弘醒 66x51.5cm 2007年
  • 《淅沥》 庄弘醒 51.5x61.5cm 2005年
  • 《小巷别》 庄弘醒 51.5x66cm 2008年
  • 《小镇午夜》 庄弘醒 51.5x66cm 2009年
  • 《紫金山下》 庄弘醒 60x50cm 2002年
展览时间:
2017-08-10 - 2017-08-19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中国美术馆
展览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一号
策 展 人:
徐振宇
主办单位:
中国美术馆
参展人员:
庄弘醒

展览介绍

自序

我出生在位于江浙两省的交界处南浔.童年时曾受过新旧江浙与海文化的薰陶,十五岁时怀揣梦想考入了南京师范学院(今南京师范大学)五年制美术专科。正值解放之初,原金陵女大宫殿式的校舍与简陋的木平房、草房画室交织在一起,原中央大学的教授们神奇地出现在校园里:身着人字呢大衣、手提洋伞匆匆乘三轮车而来的傅抱石;温文尔雅,每日准时走进系办公室的陈之佛;手拎草编的提包,总眯着眼睛微笑却略显超然的吕斯百;永远精力充沛,说话手舞足蹈的秦宣夫;腰弯得像弓,却总抬头炯炯有神盯着你的杨建侯。还有原上海美专教授,总西装革履,保持着绅士风度的宋征殷……他们可称是一代宗师,还保留那么一点民国作派,感受他们的气息终身难忘,将永远回旋在遥远梦似的记忆中。

如今我也到了古稀之年。五十多年的个人命运与专业在多舛与偶然中充满变数,当过中学、中专、大学的教师,期间也出入于社会各界打杂。出于需要,国、油、版,年、连、宣,都碰过了。随着光阴的流失,唯有童年的世界愈来愈变得水晶般的透明与纯粹,神奇的江南水乡始终感召着我:

灰绿色的,瞬间变成蓝紫色的河水荡漾着、闪烁着,映出晃动的屋顶,斑驳的粉墙、茶色的栅栏,腐旧的木门与岸上的桥沿连成的一个圆洞……庭院里,沾着露水的嫩叶,从土里钻出的虫鸣,桃树干流淌着琥珀样的粘胶,桑树上挂着的紫血般的桑椹……门楼下,蜷缩在破藤椅上的倦猫……又一阵黄梅雨,从屋檐上下注的哗哗声,布伞、纸伞发出忽儿沉闷忽而清脆的嘀答声,肆於奔向石缝里流淌的呜咽声……

更有繁衍于此的江南人,他们特有的方言,特有的生活习惯,特有的性格与品位,造就了天人合一的小镇风貌。记忆里多少别具一格的年俗、节俗,多少令人哑然失笑的趣事,多少高墙大院里撕心裂肺的故事,多少平民百姓无奈的悲欢离合,多少情侣日后的人世沧桑,多少亲人师长赋予我童年的温馨与关爱…-

由此引发的江南题材,那诗化的古老质朴的家园,追寻那远去故人的足迹,营造我心中至高的江南人文世界,是我永恒的梦。

在漫长断续的尝试中,直至中年后才找到能表达我画江南的材质,即一直以透明、灵动、灿烂而称谓画界轻武器的水彩画。但似乎它当下还未被大家看好,与国、油、雕等大画种相比它明显落伍了,使得水彩画没有显示它应有的魅力。其实,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与油画同步发展的水彩画不乏大师级的作品,重读那时的李铁夫、倪贻德、司徒乔、庞薰琹、张充仁等大家的作品,至今仍熠熠生辉,令人惊叹。承上启下,继往开来,是当今水彩画家的使命所在。

水彩画的长处在于:当水与色化成透明的色层后,掌握好时间与水分,经干湿浓淡,使笔的快慢,再经笔下的赋、写、扫、抹等“锋”回路转的变化,会使要表现的一切鲜活起来,有光与色,韵与情的特殊效果。

面壁十年,经二座高山的朝圣,我终于有了至进的领悟:在马蒂斯、蒙克、梵高的原作前才知色彩珍珠般连接的魅力,可以使你热血沸腾;在八大山人、徐青藤、黄宾虹的画和林散之的书法前才知水墨会如此拨动人的心弦,可以使你感知到大师的睿智与风云吐纳的气场,是我们太浅薄了。

梦在水乡,却不期而遇地找到与水结缘的水彩画,而中国画以水作媒介,我可以在这互通中打开自己的天门。我艰难地劳作着,重复体味着那些熟悉的江南细节,尽力在真实与意象的空间中,捕捉稍纵即逝的一刹那,进入一个没有技巧的技巧,没有形式的形式的境界中,无为无我,完全不重复所谓技法的作品才能出现。只有那份情感,才使我进入那朴素、细腻、静谧又伤感的江南人文家园里。

梦,虚幻,只是企求;但也可攀登,可谓圆梦。人生几何,时值晚年,身体与思维尚能正常运转,有青少年时涉猎中外名著的文学积累,有常可读到古今中国画经典的机会,有用虔诚之心去欧俄诸国读到西方主要经典的记忆,有家人与友人的理解支持,可以从容地在梦中自由驰骋,不为失败与成功所困扰,应是欣,也是幸。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姜鲁宁)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