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竹径”王冬龄个展

  • 展览海报
  • 现场书写
  • 现场书写
  • 现场书写
  • 现场书写
  • 现场书写
  • 现场书写
  • 现场书写
  • 现场书写
  • 现场书写
  • 现场书写
  • 现场书写
  • 现场书写
  • 现场书写
  • 展览作品
展览时间:
2017-08-12 - 2017-11-12
展览城市:
广东 - 深圳
展览机构:
OCAT深圳馆
展览地址:
深圳市南山区恩平街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南区F2栋
策 展 人:
巫鸿
主办单位:
OCAT深圳馆
参展人员:
王冬龄
展览备注:
支持:深圳华侨城股份有限公司

展览介绍

■巫鸿

这是竹子和书法构成的一条小径,把我们带入一个模糊的感知区域,在短短二十几米的行走中经历一系列记忆和历史、 环境和场地、媒材和符号、图像和装置的穿透。
时间在竹简书写媒材的再发掘中被逆转,散布于空间中的墨书符号唤醒历史记忆。当文天祥遗言“留取丹心照汗青”时,少有宋人仍在竹简上写作,“汗青”指的是他心目中最恒美的典籍形态。为何不说钟鼎或纸帛?应是汗青既含有古典的纪念碑性又承载着书家的瞬间手迹。孔子读易,韦编三绝——我们几乎能在心眼中看见老夫子捧着一堆散乱的《周易》竹简孜孜阅读的模样。而即使是被伐削下来的竹筒和竹片仍如活物,在焙干杀青时会迸出滴滴汗水。近年来许多东周秦汉的简牍从古墓中现身,使我们得以重见这些埋葬了两千多年的文字,丝丝墨迹渗入细腻竹理。读竹书——或写竹书——会是什么感觉?能否缩短我们和先秦诸子之间的时空距离?我想当王冬龄挥毫在两百根竹筒上书写的时候,他与庄周或韩非的距离肯定要比我们近上一大截。但他的目的并不是回到那个时代,因此也就没有模仿竹简的样式,而是幻想出一个载满文字的当代竹林。

竹林是环境,境中必有路,因为以前已有人在此行走。最美好的行走状态是“遊”。现代人已不习惯和理解这种无目地的徜徉,不问何来何往,忘言于“境”的浸入。竹境是这种浸入的最贴切状态,当千万竿绿竿的重合摇曳模糊了物之界限和物我的定义。“瞻彼淇奥,绿竹猗猗。瞻彼淇奥,绿竹青青。瞻彼淇奥,绿竹如箦。”——这些美好的音乐般的句子说明《诗经》时代的人们已经在竹林中遊走,而且是沿着同一竹径去体会重复中的精致。竹林七贤在乱世中觅得此君, 《兰亭序》随即把“茂林修竹”定格为文人雅集的必要场景。竹与写作、书法、音乐、绘画于是融为一体,同时存在于作品的内部和外部,既是创作的场景又是描写的内容。在图绘雅集的无数绘画中,我独被文士在竹林中站立疾书的形象打动,因为它自然沟通了这内外两境。我幻想这文士或许是李贺后身,正在竹上题写“斫取青光写楚辞, 腻香春粉黑离离”的句子。我们因此又回到王冬龄的竹径。

李贺在竹上写《楚辞》,王冬龄在竹上写古今咏竹文字——他自己说是“从《诗经》、《楚辞》起至近代的齐白石、黄宾虹题画诗,几乎囊括了历代咏竹、题画竹的名篇”。我们于是穿越到第三个层次,在媒材(竹简)和环境(竹径)之后着眼于书写的内容和含义。历史记忆在此处被具体化——诗文家的名字和作品历历可见——但没有锢入封闭的进化系列。这些文字如同历史的散叶融入竹林、沿着竹径和遊观的空间展开,如百千竹竿呼应彼此的形状但拒绝完全重合。王冬龄是一首一首抄写下来的,对其品质造诣必有裁断。但他不要求观者重复他的经验:是王维还是苏轼写得更好?郑板桥或王世贞还有无新话可说?甚至哪个在先哪个在后?这些问题在竹径的空间中丧失了意义,因为沿它展开的不是文字的较量而是它们的集合与重叠。透明亚克力板上更多的咏竹诗句悬浮于竹林之后,影影瞳瞳犹如记忆背后的记忆。忽然意识到在竹上书写竹的文学就像是用绘画思考绘画的本质,骨子里是“元绘画”(meta-picture)的概念。又想到“其骨乃坚”这种对竹子的称赞实际属于一个较晚近的个人语境。一竿竹已可满足这种象征,便也失去了竹林、竹径和竹书的集体文化意味。
李贺以“黑离离”一语形容自己在青竹上写的《楚辞》,这也正是展览中王冬龄竹书墨迹带给我的意象。“离离”是那种没有固定语意、全凭意会的词,既可指盛多茂密、 华彩清澈、昭昭有序,也可指旷远萧瑟、嬾散疏脱、悽欷忧伤。归根结底它是一个表达视觉和意象的词,无法以训诂的文字锁定。因此李贺的“黑离离”与他书写的内容无关,意在捕捉的是墨色覆盖腻香春粉般新竹的视觉印象。王冬龄的竹书呼应着这个逻辑:虽然他抄写的都是历代咏竹名篇,但文字的内容被黑沉沉混沌交织的墨迹推入意识的深处,笔墨在可读与不可读的汇合点上展现出线条的肌理和韵律。这大概也就是为什么他采用了草书和“乱书”作为竹书的主要字体,原因在于二者都将视觉置于阅读之上,他所原创的后者尤其改变了“书”的含义。王冬龄曾回忆老师告诫他字与字不能交叉重叠,但他终却发明了这种乱字,以书法之笔绘出一个个、一团团、一片片抽象的构图。他的乱书已在世界各地展出,但我以为在《竹径》中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纸消失了,所有其它的二维平面也都隐入背景。乱书墨迹如风中竹叶的影子,在竹竿的弧面上飘移,化入虚无和阴影。这是第四个层面。这里已没有独立的书法,有的是图像、装置和动感的穿透。

2017年7月于北京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姜鲁宁)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