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青藤白阳”陈淳、徐渭书画艺术特展

  • 展览海报
  • 《牡丹竹石图 轴》 清 朱耷 124.6×62cm 纸本 南京博物院藏
  • 《草书七律诗》 明 徐渭 135×48.5cm 绫本
  • 《仿陈道复花卉》 明 周之冕 31×478cm 纸本 天津博物馆藏
  • 《荷花图》 清 吴昌硕 78.5×147.5cm 纸本 南京博物院藏
  • 《荆棘丛兰图》 清 郑燮 31.5×508cm 纸本 南京博物院藏
  • 《枯兰复花图》 清 王铎 33×1035cm 纸本 苏州博物馆藏
  • 《灵谷探梅图》 清 石涛 97.5×50.3cm 纸本 南京博物院藏
  • 《竹石水仙图》 明 徐渭 135×47cm 纸本 天津博物馆藏
  • 《牡丹竹石图》 明 徐渭 138×37cm 纸本 上海博物馆藏
  • 《三江夜归诗》 明 徐渭 127×32cm 纸本 南京博物院藏
  • 《三清图》 明 徐渭 200×100cm 纸本 南京博物院藏
  • 《三友图》 明 徐渭 142×79cm 纸本 南京博物院藏明
  • 《鹰兔雪景图》 明 张路 158.3×97.3cm 绢本 南京博物院藏
  • 《应制咏剑诗》 明 徐渭 352×102cm 纸本 苏州博物馆藏
  • 《鱼蟹图》 明 徐渭 27.5×79cm 纸本 天津博物馆藏
  • 陈淳作品
  • 《草书秋兴八首诗》 明 陈淳 27.6×356cm 纸本 天津博物馆藏
  • 《仿米云山图(局部)》 明 文徵明 35×557cm 1543年 纸本 天津博物馆藏
  • 《行草自书诗》 明 陈淳 32.7×568.4cm 纸本 上海博物馆藏
  • 《花卉图(局部)》 明 陈淳 30.7×323.3cm 纸本 南京博物院藏
  • 《花卉图》 明 陈淳 30.7×323.3cm 纸本 南京博物院藏
  • 《花鸟图》 明 沈周 30.3×52.4cm 纸本 苏州博物馆藏
  • 《菊石图》 明 陈栝 86×33cm 纸本 天津博物馆藏
  • 《洛阳春色图》 明 陈淳 26.5×111.2cm 纸本 南京博物院藏
  • 《墨笔春花图》 明 陈淳 25.5×166cm 绢本 天津博物馆藏
  • 《秋坡聚禽图》 明 林良 155×82.3cm 绢本设色 南京博物院藏
  • 《商尊白莲图》 明 陈淳 129.7×62.7cm 纸本 上海博物馆藏
  • 《石壁云生图》 明 陈淳 24.5×51.5cm 扇页 水墨金笺 上海博物馆藏
  • 《松石图卷》 明 倪元璐 24.3×177.5cm 绫本 天津博物馆
  • 《溪山泛舟图 (局部)》 明 陈淳 34.6×222.4cm 纸本 南京博物院藏
  • 《玉楼牡丹图》 明 沈周 150.4×47cm 1507年 纸本 南京博物院藏
展览时间:
2017-08-29 - 2017-11-28
展览城市:
江苏 - 南京
展览机构:
南京博物院
展览地址:
南京中山东路321号
参展人员:
陈淳 徐渭

展览介绍

此次特展,南京博物院将首次把“青藤白阳”的代表大作合璧展出。其中有南京博物院18件镇院之宝中唯一的书画作品《杂花图》和天津博物馆的白阳“绝笔”《罨画山图卷》 两大传世国宝,来自苏州博物馆馆藏的两幅“青藤”的巨幅作品也将首次亮相,充分展示二位传奇宗师绘画的艺术演变及影响,呈现中国写意花鸟画发展的缩影。

陈淳(1484-1544)

长洲(今江苏苏州)人。字道复,后以字行,更字复甫,号白阳,又号白阳山人。
他出生于官僚世家,衣食无忧,畏于仕进,则优游林泉,流连诗酒。他是吴门正宗,是文徵明嫡传,得天独厚的条件非一般吴门学子可比,他大可以与文氏一脉的其他弟子一般,亦步亦趋的传承老师的技艺,凭他的天赋,同样能够画史留名,然而,陈淳却选择了另一条路,另一条追逐自我,追逐心灵的艺术之路。

在艺术实践上以他淡泊、旷达的人生观和放逸不羁的性格,与文氏画风“礼貌”的保持着距离,若即若离,游离于吴门主体画风的约束之外,蹊径另辟,用活泼泼的书画艺术延续着吴门画派的艺术生命。

陈淳在写意花鸟画上的艺术实践,完成了中国花鸟画从客体再现到主观表现的巨大转变,使得花鸟画在陈淳手中跟上了山水画发展的步伐,其绘画史上的意义不言而喻。

徐渭(1521-1593)

绍兴府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原字文清,后改字文长,号天池山人,或署田水月、青藤老人、青藤道人、青藤居士等别号。

徐渭的一生经历了太多的戏剧式的矛盾冲突与跌宕起伏。上天给予了他旷世的天赋与才华,却又十分吝啬的不给他多一点点的幸福。

他是庶出,八岁能文,有神童之誉,才华横溢,却八次应试不中,胸有大志,无奈宦海浮沉,以至精神失常,九死九生,杀妻堕狱,出狱后生活清苦,售书贩画,却知者了了,于贫病中终老一生。

是生活的坎坷促成了徐渭性格上的缺陷,亦或是个性的偏执导致了人生的悲剧,似乎上天就是要把他磨炼成一个艺术家,让他把心中的块垒和一肚子的不合时宜统统放进书画中去,墨点、墨块、线条,是他嬉笑怒骂的嘴脸,惟有在素白的纸绢上,他才能尽情的显露自我,用恣肆磅礴、无拘无束的笔墨去完整他的精彩人生。

徐渭的艺术已超越了中国画的题材与技法,进入了更高层次的画境,进入了物我合一的圆融之境。内心的情感操纵着、驱使着他手中的画笔,他用炽热的生命在创作,同时,也在炙烤着后来者的心灵。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姜鲁宁)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