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镜像之外”吴仲子敬个人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冬日暖阳1》 吴仲子敬 90x120cm 2015年 布面油画
  • 《空山1》 吴仲子敬 50x60cm 2017年 布面油画
  • 《蓝色变奏曲2》 吴仲子敬 90x120cm 2015年 布面油画
  • 《蓝调2》 吴仲子敬 60x80cm 2017年 布面油画
  • 《殇》 吴仲子敬 115x6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 《匙》 吴仲子敬 40x60cm 2014年 镜面油画
  • 《书写》 吴仲子敬 装置
  • 《书写》局部 吴仲子敬 综合材料
  • 《水井》 吴仲子敬 120x150cm 2013年 布面油画
  • 《无禅》 吴仲子敬 90x12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萱草2015》 吴仲子敬 90x120cm 2015年 布面油画
  • 《影1》 吴仲子敬 50x60cm 2016年 镜面油画
  • 《影2》 吴仲子敬 50x60cm 2016年 镜面油画
  • 《影3》 吴仲子敬 50x60cm 2016年 镜面油画
  • 《书写》 吴仲子敬 综合材料
  • 《月牙泉》 吴仲子敬 60x120cm 2014年 镜面油画
展览时间:
2017-09-01 - 2017-09-03
开幕时间:
2017-09-01 16:00
展览城市:
四川 - 成都
展览机构:
文轩美术馆
展览地址:
双流县高新区天府大道中段177号(近新会展中心)
策 展 人:
崔付利
参展人员:
吴仲子敬

展览介绍

意识形态理论是现代马克思主义文化批评还总争论最热烈和阐释最详尽的主题。就如他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所分析的一样,如果在意识形态中人们和现实的关系如同相机一样是倒像关系,那么这种关系如同人们的视网膜的倒影呈现是同一原理。尽管他在概念变为形象提炼出一套具体的方法,但是马克思在意识形态和影像之间的对比关系中,马克思越来越越弱化自己的经验主义和唯物主义的认知模式。换言之,尽管马克思是一个反对唯心主义的思想家,但后期他仍然没有逃离出唯心主义的价值系统。假如放在艺术家的创作层面而言,艺术家所见与观念的转换之间是否也存在一种矛盾关系?艺术家个体是否在作品解读中预设了一道视觉障碍?艺术家吴仲子敬的个人作品,为我们的讨论提供了一种个案研究范本。

吴仲子敬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但凡对四川美术学院艺术家的作品有所了解的话,四川美术学院毕业的艺术家都擅于图式表达和观念阐释。但吴仲子敬的个人作品似乎是在反其道而行,因为从他的个人作品中不难发现,他的作品似乎屏蔽了观者对其作品过于阐释性的表达和文学化的想象。尽管他的绘画作品从图像而言比较单一简单,但恰恰是因为这种原因导致了我们对其作品的解读设立了一道门槛。

吴仲子敬的作品大都与雪景有关,这与他的研究生导师侯宝川老师有着直接的关系。但这种关系并不只是从作品的图像出发,更多的是从艺术家的个人身份和个体经验而言。侯宝川老师作为大凉山的守望者,他的绘画作品和他的个人经历有着直接的关系,而在吴仲子敬的作品中,我们同样可以发现艺术家个体的感情情愫。吴仲子敬早期的架上绘画作品与其个人也有着最为直接的关系,他的布面油画作品也是基于他个人对家乡情感的直接再现。

吴仲子敬的雪景作品没有南方风景般秀丽,也没有北方风景画中的磅礴壮观。他的雪景作品可以说是北方雪景中的真实表达,可以说他的绘画语言如同他个人般朴实平淡,甚至根本无法引起观者关乎审美和浪漫的联系和想象。他笔下的雪景就是碎片化的日常场景,而且在他早期的绘画作品中也没有更多的出现关于“人”的形象。但是这不代表没有艺术家个人主体的在场,而且个体的思考和追问也恰恰隐藏在画面之中的。只是,他以一种被抽离的图像缺席间接的确立了他的个人在场。所以,他早期的绘画作品似乎很难捕捉到艺术家对当代社会的追问和反思,但是图像本身就不是自身存在或不证自明的,图像是我们以加以破译的视觉语言来被“阅读”的。

而在吴仲子敬的镜像作品中,尽管从艺术家个人的绘画语言和思考逻辑仍然具有延续性,但站在方法论和图像转译的角度而言,他的创作与早期绘画作品存在着根本性的差异。其实并不是吴仲子敬仅仅改变了绘画的媒介和材质,而是在媒介选择与艺术家的使用是居于怎样的选择。因为媒介的转换并不是媒介本身的自身属性,它更多的指向艺术家方法意识的思维转换。在媒介和材质的载体意义背后,媒介自身的存在是否就是艺术本身?艺术家在经验理性、日常经验之外如何赋予媒介自身的表现力,如何在艺术表现与材料原有的生活意象发生关联。

与之前的布面绘画作品相对比,在吴仲子敬的镜像作品系列中,虽然在画面中仍然没有具体的人物形象,但恰恰又在艺术家个体和观者之间预设了两个隐性线索。首先,从艺术家创作的主体出发,吴仲子敬在视觉自证的过程中,创造出一个可以供他者“审视”的平面镜像。其次,在观者和镜像作品的对话关系中,吴仲子敬的画面处理也为观者留下了一个自我确立的参照物。也就是说,观者能够在他的镜像作品中不仅可以找到自我的形象,更重要的是在这种镜像空间中形成对自我的确认。这种自我身份的确认并不是黑格尔所说的另一种自我意识,而是自我的另一个影像,这也正是在观者自我观察和吴仲子敬的他者审视中建构未来的。

在吴仲子敬的《书写》装置作品中,他以“日课”的方式在透明胶板上用碎末的方便面进行了为期一年的书写创作。尽管吴仲子敬的书写行为采用了古人“自上而下,自右向左”的书写格式,但他的书写作品并非关于书写的“字体”与“书体”的区分的方法论意义,甚至是他的书写过程自身就带有一种反书写性。虽然吴仲子敬的“书写”作品关乎书写的形式,但我认为他的表达已经走出了书写,进入到个人面对时空与内心的一种修行。

在镜像之外,吴仲子敬对时间性的重视标志者他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了创作过程中的个人昧心体验,而将作品的最终结果和呈现交给时间,交给偶然性。在历经一年的书写之后,吴仲子敬对书写装置进行了带有仪式感的现场处理,在沉穆、庄重的现场氛围中作为艺术家的意念主体的书写行为被隐藏起来,甚至是他意念缺席的主体空无的装置现场,但观者却可以在现场中去寻找吴仲子敬或观者自身的意念主体,这与他的镜像绘画中有着观念上的延续性。只是他的书写装置更带有一种宗教仪式感,或者确切的是带有禅宗式的空无之境。

从吴仲子敬的个人作品中不难发现,他并没有将自己的意识形态置入一种宏大叙事层面,而是在一种日常所见和自我表达中建立一种自我的方式和语言。对于他个人而言,吴仲子敬的作品中没有过于直接的态度和立场表态,也没有对社会现实带有火药味般的赤裸裸的批判。他的作品越来越多了一些对于未知和不可控性的欣然面对,我想他的作品变化不仅是对创作方法尝试的直接呈现,更多的是他对存在和个体的反思进入到一种新的生命状态中。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姜鲁宁)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