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以钢铁侠的名义”五人艺术行动展

  • 展览海报
  • 《鲲化 1》 赵洁 350x70cm 铸铜
  • 《鲲化 2》 赵洁
  • 《鲲化 3》 赵洁
  • 《湖殇》 赵洁 200x240cm 纸本水墨
  • 《呼吸》 240x120cm 纸本水墨
  • 《山水系列 1》 田忠 300x45cm 2017年 陶瓷
  • 《山水系列 2》 田忠 300x45cm 2017年 陶瓷
  • 《山水系列 3》 田忠 300x45cm 2017年 陶瓷
  • 《无所谓》 戴增钧 150x250cm 2013年
  • 《一条船上的》 戴增钧 140x400cm 2010年
  • 《潮 1》 戴增钧 装置
  • 《潮 2》 戴增钧 装置
  • 《潮 3》 戴增钧 装置
  • 《糖衣炮弹》 南方
  • 《子弹堆1》 南方 尺寸可变 2017年 钢铁
  • 《子弹堆2》 南方 尺寸可变 2017年 钢铁
  • 《彩色子弹队列》 南方 尺寸可变 2017年 钢铁
  • 《子弹组合黑》 南方 尺寸可变 2017年 钢铁
  • 《纵横四海》 南方 尺寸可变 2017年 陶瓷、玻璃钢、水泥
  • 《NO&STOP》 南方 尺寸可变 2017年 涂鸦喷绘
展览时间:
2017-11-18 - 2017-11-25
开幕时间:
2017-11-18 15:00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圣之空间艺术中心
展览地址:
北京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园区
策 展 人:
王春辰
参展人员:
赵洁 田忠 戴增钧 南方(钢铁侠小组)
展览备注:
研讨会时间:2017年11月18日13:00—15:00

展览介绍

以钢铁侠的名义
——五人的艺术行动

去年冬天,来自石家庄的艺术家戴增钧、南方、田忠、赵洁在望京一起聚会,讨论策划一次展览。在交流中,我建议可以结成一个艺术小组,这是目前国内外通行的一种方式,可以相互调动艺术想象,也相互协助整合资源,更大程度地介入社会,以新的艺术方式来做艺术。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方向,非常可行,这会极大地改变各自的单一思路。那么叫什么名字好呢?我们就商议了很多名字,但最后用了“钢铁侠”这个名字。为什么呢?

说来很有意味。冬天的时候,我回宣化过春节,听到了宣化钢铁公司要关停转产,大量工人将转岗或买断下岗,另一部分人将随着公司迁移到唐山地区的新址那里。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很多人的生活将受到影响,生活的状态被改变,而那些老厂房也会慢慢地改变用途,或拆掉。这是中国工业化的一种结果,也是世界上能源消耗性工业的必然结果,宣化这座小城也步履了国际化的大势:改变产业、降低能耗、改善生态。一座以钢铁生产为主的城市从此要改变了,说起来很是悲壮。“钢铁”这个词汇具有非常强烈的现代性特征,是工业文明的象征,它也是中国社会主义理想主义的符号,涵义丰富,联想翩翩。在我们还没有充分地现代化的时候,钢铁已经滞后了,不再是当代的特质,相反被数字时代、信息时代所取代。“钢铁”作为一种符号,似乎成为历史,似乎不再风光,被驱赶着要退出人们的视线,因为它曾经是那么辉煌,而今却因高能耗、高污染不得不关停并转,也让人误以为钢铁不再是我们生活的要素和基底。

其实不然。钢铁仅仅要改变生产方式和组织形式,环保是其第一要务,可持续资源再利用是其根本。钢铁是我们生活的皮肤和骨骼,它无处不在,没有钢铁,今天的世界会不成为世界。因此,钢铁具有强烈的人格化寓意,它也在近代历史以来的文化艺术发展中成为极具现实主义与象征主义的语言和材质,从未来主义对机器时代的速度表现到现代雕塑、装置艺术中,都有大量的钢铁,甚至现代艺术的诸多构成与启示都不离开钢铁。钢铁依然成为现代艺术的标志之一,它的力量感、现代感、时代感都因之而具现。因此,当我们决定用“钢铁侠”来命名这个艺术小组时,我们都感受到了这个“钢铁侠”具有了特殊的意味:以人的强烈意志和决心来践行自己的艺术理想,以现代的气质来创想可能的艺术新世界。钢铁侠具有神人同体的形象,而作为艺术家的形象,则意味着一片艺术的肝胆心肠,以执着与感情的投入来实施自己的艺术行动。“侠”者,仗义于天下,而用之以艺术,则是一种果断、勇于探索、冒险的气象跃然而出。“钢铁侠”作为艺术家的形象,因此被赋予了全新的意义。当“钢铁侠小组”以“钢铁侠的名义”来一起行动做艺术作品的时候,竟使得每个成员激越起来,兴奋不已,跃跃欲试。他们不再被艺术的诸多陈规羁绊住,不再被门类界限所制约,要做钢铁之手,摧枯拉朽,开垦出一片艺术的新鲜天地。

这一年以来,几位钢铁侠时时相聚,往返北京石家庄,甚至遥望宣化,寻找艺术的现场体会,探讨自己表现的手法,都努力去突破习惯动作,都努力去尝试一些不同的做法。这一年来,仿佛天际线被慢慢地掀开了,眼前是无限的明亮之地,可以扬鞭驰骋,自由飞奔。当钢铁侠跃马而飞,它自然就要纵横千里了。当以钢铁侠的名义而行时,还有什么不能作为艺术的表达?还有什么不可以跨越?当钢铁侠成为我们的名号时,我们便不再畏惧于艺术有多狭小,而是自问天地有多宽广。

戴增钧常常去宣化,对那里门熟,特别是钢铁公司的变迁,让他的那些亲属纠结,生存的际遇将发生巨变。人生陡然苍苍,空气仿佛凝滞。他想去钢厂看看,不可以,因为要关停,那里成了禁区,有关方极力防止那空荡荡的厂区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不想因落魄的生产景象而被议论。有时候,戴增钧只能远远观望那些耸立的黑压压的钢铁巨物,它们停产后了无生机,但依然威势压顶。后来,几经周折,通过不同关系,还是在现场看到了落败的生产一线,那是一种现代性的伤逝,一种不可挽回的大江东流去的巨变。人,在现代性的机器里,丧失了永续的安宁。他从那些停用的车床边上,还是收集了不少的车削残骸,当它们被置于艺术展厅时,它们仿佛如幽灵般在述说着生平往事。它们绝非是废铜烂铁,它们乃是现代文明之锁钥;当再次文明考古时,切莫忽略钢铁时代的重要。

南方少有侠志,梦想游走天下,他对行走迷恋,他对动感着迷。他的画清扬飘逸,但他开始以钢铁侠的名义来行动时,他要展示他的行动感,更要追寻他的现代侠客梦。于是,他收集滑板,各种品牌、产地的滑板,形形色色。别小看这些滑板,它们的设计与制造都是现代生产体系的产物,既是人的运动欲望的媒介,也是现代材料的体现。它们集合了很多的优质物料,抗压力抗冲击抗撞击,它们与人的身体在运动中合为一体,仿佛飞行器,直上云霄,如侠客轻功腾挪翻飞。滑板是运动美学的典范,也是钢铁材料的极致。南方不仅是运动迷,也是武器控。他这次做了无数颗水泥子弹,模拟了铁质的子弹,从而消解了真子弹的暴力性和危害,这是他作为侠客的理想主义抱负,莫让暴力横行,只有善意和行善才是天地正道。

田忠这次的创作是一次大变化,他不取精美的陶瓷器具玲珑之美,而是在石家庄地区的井陉县,发现了最原始的烧陶作坊。这里仿佛是史前文明,在地上挖坑,放入泥陶,埋入干材,引烈火焚烧,泥陶遇黑烟火烧,不日固化,硬如铁器,烟火浸入泥坯,变为黑色,一种黑陶就烧制出来。而烧制工人袒胸露臂,手执长钳,端出烧好的泥陶,身体被烈焰焦灼着,如在炼狱中煎熬。这种原始的生产方式竟然就在机械化、自动化的大生产系统之外,也是始料不及,原来在现代社会之边缘,依然存留或复活着那些最原始的生产方式,人的原始性并不因为钢铁时代的来临而退场,也不因它离去而消散。田忠在寻找艺术的路途上发现了人的原初性,伴随着流光溢彩的当代文明,粗野、原生态的人的境遇依然存在着或者在不同的条件下复活着。我们在超越钢铁时代的时候,应该回望人的本性,其实最现代的方式也潜藏着最原始的因子,那些砖石泥坯都是钢铁材质的化身,砖瓦泥石也许才是本质和自然。

赵洁善画鱼,鱼是人的影子,鱼又是自然进化的化身。鱼于人,有果腹之恩;人于鱼,只有迷思和惶惑: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人在鱼的面前,赤条条的傲慢并霸道。而在中文里,人又极尽所能来比附于鱼,以鱼作为富庶的象征。人在鱼的态度上,既是矛盾的,又是非自然的。所以,赵洁在画鱼方面,发挥了超常的想象,努力赋予鱼多种新的姿态和新的象征寓意: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鱼,成为人的思辨对象之时,也是人自我反省之日。当自然的生态学成为显学的今天,我们对于鱼的行为习惯也是该反省与再认识的时候了。当自然物种一个一个绝迹、灭绝消失之后,人也无法独善其身;当人声称万物的主宰、宇宙的中心时,其实生态的危机已经接踵而至。钢铁侠不是铁石心肠,相反是侠骨柔情,悲悯天地的冷暖。在大自然面前,我们要自然平和,善待万物,扫地无伤蝼蚁命,万不可是现代化的野蛮生长。

今天,当我们这几个燕赵大地上的生人相聚、谈论艺术的时候,我们都不约而同地为一种事情所感召,这就是艺术。它如神圣的呼唤令,召唤着钢铁侠以钢铁侠的名义去做艺术的事和有意义的事。

世界上本没有艺术,当钢铁侠来了,艺术才开始。这是一条通则,适用于所有的艺术行动者。

2017年11月8日 在望京的漆黑夜里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孙卉)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赵洁

  赵洁,男,1968年生...

进入艺术家官网

戴增钧

  1973年生于河北邢台...

进入艺术家官网

南方

  1976年生于河北省邯...

进入艺术家官网

相关文章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