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丰碑大碣”历代金石拓本全国巡回展 重庆站

  • 展览海报
  • 北齐·《马天祥造像碑》清代拓本 28x18cm
  • 北魏《马鸣寺碑》民国拓 132.5x85cm
  • 北魏《姚伯多兄弟造像碑》近拓整张 (阴)137x68cm
  • 北周《建崇寺造像碑》近拓 134x66cm
  • 大唐故昭容上官氏墓志
  • 东汉《南阳画像石·伏羲女娲图》民国拓 106x33cm
  • 东汉《袁安碑》 民国拓本 137x70cm
  • 广武将军碑
  • 开通褒斜道刻石
  • 石门颂
  • 熹平石经
  • 新莽《莱子侯刻石》民国拓本 65x87cm
展览时间:
2017-11-28 - 2017-12-12
展览城市:
重庆 -
展览机构:
重庆市文联美术馆
展览地址:
重庆市渝北区冉家坝松石大道162号
策 展 人:
宗鸣安
学术主持:
陈根远
主办单位:
西安崔振宽美术馆 西安市水墨长安艺术博物馆 陕西水墨长安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陕西省收藏家协会
承办单位:
重庆市文联美术馆 重庆市文艺家活动中心
展览备注:
指导单位:陕西省美术家协会

展览介绍

刻写在金石上的历史与文化

宗鸣安

中国文字目前所能见到的最早载体就是甲骨了,距今大约有三千多年的历史。几乎就在同时,古代的人们认识到,要使生活中的重大事件得以记录、得以宣扬、得以永存,就必须用更成熟、更完善的文字来记录。而把这些记录事件的文字刻写在金石器物上,则是最好的保存方法。中国人有句老话叫做“金石永寿”,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诚然,有谁的生命会比金石更长呢?只有让金石之器记录下的事件、人物才能永久地传递给后代,这也是中国古代先民敬重与仰慕的事情。

中华民族的先贤们在争取物质发展、完善社会文明的同时,仰观天象,俯察万物,以日月之形,山河之势,鸟兽之迹,创造出了特有的一种象形文字——汉字,秦以前称为“文”,秦以后称为“书”。不同于其他象形文字或楔形文字,汉字在出世伊始就包含了中国古代先民对自然的认识,对物理的探究,对人生的感悟,对美感的表达。它不是对自然之象的简单描摹,而是充满了思想性与美术色彩。汉代及以后的学者在总结中国文字的特点时用了“六书”的概念,所谓“六书”,就是指汉字构成的六种方法,包括:一、指事。所谓“指事”即指在自然界可以观察得到,可以认识得到的事情,由此而创造出的表述文字,如上、下、左、右之类;二、象形。所谓“象形”就是根据自然界存在之物,依其形象,随其体态,而勾勒创造出的文字,如日、月、水、火等;三、形声。即指事、象形两种概念的延伸,这类文字构成既有所要表达事物的形态,也有此类事物所发出的声响,如江、河等;四、会意。即用类比、合和的方法,将一些相关联的文字符号合在一起,用来表达一种新的、延伸的字义,如止、戈合为武,人、言合为信,这是中国文字更为理性化的一个发展阶段;五、转注。所谓“转注”即中国文字技术性发展创造的一种方法,先贤们用同一类部首的文字,意义相近的笔画,组合成一个新的,意思表达上又有些关联的文字,如从寿考、父考之“考”,转化出老年之“老”,等等;六、假借。所谓“假借”,是因为所要表达的意思、事件没有原创的文字,而借用了同声、形近的文字来表达此类事物,如成长之“长”,假借为长远之“长”,命令之“令”,假借为节令之“令”,等等。在“六书”之中,象形、会意是其基础。

汉字“六书”之法的完成,代表了中国文字发展到了一个成熟的阶段。可供使用的文字多了,可以表达的事物多了,中国古代先贤们就在文字书写的速度上、美观上进行了重大的创造。从早期刻画在甲骨上的简单文字,到刻铸在青铜器皿上笔画表现丰富的大篆文字,到书写方法、结构表达都趋于规范、统一的秦代小篆,再到书写便捷、结体注重优美的汉代隶书,至此,中国文字——汉字,完成了它书写、表达的全部功能。

为了更好地记录、传播历史事件和文化思想,魏晋南北朝至隋唐时期,中国文字又完成了它华丽的转身。从曲屈婉转的篆书、开合飘逸的隶书变化出了一种书写更简便、辨识更容易、传播更可靠的书体——楷书。楷书的产生对中国文化的发展和传播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不论是在纸帛上书写,还是在金石上刻凿,楷书都表现出它的实用性和艺术性。由于这些方便和准确表达的特点,无论是在官方或民间,碑刻文字便由此大兴。

碑刻文字不仅表达了当时人们所要表达的意义,由此而伴生的传拓艺术又使这些意义得以传播和延续。传拓艺术可以将一件文物的文化、历史信息化作千万身而广泛持久地传播,让后人由拓本而了解到此件石刻所涉及的事件、人物和文化的内涵。同时,拓本上表现各异的书写风格,又为后来的书法临习者提供了绝佳的范本。
所以,我们不能仅仅把这些传世金石拓本看作是文字表象,而更应该看到它们涵盖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书法艺术价值和拓片本身的文物价值。
从本书所展示的三百多件拓本中我们可以看到:商代甲骨文给我们展现了古人对大自然的敬畏与虔诚。事事占卜,并不是说古人没有主见,而是说古人在没有完全认识大自然的规律之前,在努力求得与大自然的和谐。西周的大盂鼎揭示了周王训诰、册封大臣的方式,还提及饮酒、祭天、封官、社会管理、巡守疆土等内容,由此可见西周社会的发展状况与人们生活状态之一斑。秦代流传至今,最为可靠的文字刻石就是《琅邪台刻石》。从《琅邪台刻石》上我们可以看到秦始皇、秦二世东临沧海、巡行天下的史实,可以看到秦相李斯统一文字的写法。从《西狭颂》《石门颂》《石门铭》中,我们看到了汉代人修筑中原通往巴蜀山道的艰难,了解了当时的工程技术。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众多造像刻石中,看到了佛教兴盛年代的人们舍身为僧尼,捐资造浮屠的社会现实。唐代的刻石无疑也是中国雕刻艺术的顶峰,我们不仅从石刻文字中了解当时人们的文化水平、历史地理变化、社会事件等,还从这些石刻所附带的雕刻纹饰中看到了唐代的艺术风貌,唐人艺术表现的巧妙构思,以及制作工艺的纯熟。
从书法艺术上讲,这些拓本为我们展现了小篆之整严,如《琅邪台刻石》《袁安碑》,隶书之雄强,如《张迁碑》《乙瑛碑》《礼器碑》,端庄妍美如《曹全碑》《史晨前后碑》,飘逸洒脱如《石门颂》《杨淮表纪》《开通褒斜道刻石》,等等。另外这些展品中既有恣肆纵横、尽情表现的魏碑体,又有法度森严、一丝不苟的唐楷书。浏览过这里所展示的三百多件碑拓,无异于浏览了三千多年来中国文字的发展史,并由此而了解了中国历史上许多重要事件、重要人物,更有甚者,在这个学习了解的过程中,始终有异彩纷呈的中国书法艺术之美在伴随着大家。

可以毫不夸张地讲,收藏研究金石碑拓就是收藏研究中国文化,珍重金石碑拓就是珍重我们的历史。本书题名“丰碑大碣”,不仅仅是指石刻本身的硕大和雄伟,更是在说历史传下来的这些金石文字,记录了中国历史与文化,它们的意义如丰碑大碣,永在人间。

对于这些中国特有的碑刻艺术和传拓艺术,无论其为篆书,为隶书,或为楷书;无论其为明拓,为清拓,或为近代拓,它们的历史文化内涵之浩瀚深远,将令观者倍生感慨,倍怀珍惜。

这就是我们举办碑帖展的目的,这就是我们出版《丰碑大碣——历代金石拓本精选》的目的。

宗鸣安
2017年3月28日于长安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姜鲁宁)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