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所有”刘港顺之历史的笔记

  • 展览海报
  • 《DADA(达达)》 刘港顺 61x95cm 2013年 布面油画
  • 《MOMA》 刘港顺 91x121cm 2016年 布面油画
  • 《俄罗斯!》 刘港顺 136x136cm 2007年 布面丙烯
  • 《骨灰》 刘港顺 81x130cm 2010年 布面丙烯
  • 《灰烬》 刘港顺 88x68cm 2010年 布面丙烯
  • 《基彭贝格的肖像》 刘港顺 140x100cm 2008年 布面油画
  • 《生活真危险》 刘港顺 68x120cm 2010年 布面丙烯
  • 《瞬间(仿布莱松)》 刘港顺 198x147.5cm 2004年 布面油画
  • 《椭圆办公室》 刘港顺 147.5x198x5cm 2008年 布面油画
  • 《我喜欢蒙德里安》 刘港顺 150x150cm 2013年 布面丙烯
  • 《无题(塞拉)》 刘港顺 100x20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 《星期二》 刘港顺 147.5x198cm 2007年 布面油画
展览时间:
2018-01-20 - 2018-02-28
开幕时间:
2018-01-20 14:00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
展览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中二街D07
策 展 人:
崔灿灿
参展人员:
刘港顺

展览介绍

一部经典作品是这样的一部作品,它把现在的噪音调成一种背景轻音,而这种背景轻音对经典作品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你的”经典作品是这样一本书,它使你不能对它保持不闻不问,它在帮助你在与他的关系中,甚至在反对他的过程中确立你自己。

——伊塔洛·卡尔维诺《为什么读经典》

这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对另一些讲故事人的评论。通俗易懂的说,一个艺术家用自己的画来评论另一些艺术家。这些艺术家和故事包括布莱松在1932年拍摄的圣拉扎尔火车站,伊夫·克莱因在巴黎的纵身一跃;河原温日期画里的一天,霍珀的美式风景,大地孤寂;博伊斯的一顶帽子与德国国旗,塞拉在卡塞尔的钢板;生褐色方块上的单词俄罗斯,雷蒙德·卡佛小说里的下午三点。

故事的讲述手法或纪实,或改编,或借用,或比对。讲故事的人每天发生的事件和遭遇也被纳入其中,隐为情绪,也可能直接抛出。这些不同方式的讲述和评议,历史事实和想象之间连绵不断,互为作用的过程,构成了刘港顺的笔记。

有时许多笔记暗含价值评判,有时仅是记录下某个模糊的瞬间。说是忠实记录,并不能解答历史中那么多事件和人物,为何选择这些故事?历史不会不证自明,只有当讲故事的人需要事实说话的时候,事实才会说话:在什么背景下说,按什么秩序说,又说哪些事实;或者说,只有考察了故事和讲述者的双重背景时,我们才能依据现在,理解过去;也只有借助于过去,才能理解现在。

1984年12月27日,河原温在纽约画下一张日期画,同天,在一万公里外的黄石刘港顺拍下一张照片,照片里一把椅子上放着一块石头。刘港顺把两个图像画在一起,时间如此具体,但又充满偶然。2002年,刘港顺来到北京,开始他在这里的漫长生活,他在北京买了第一本画册《蒙德里安》,深受其影响。11年后,他复制了比尔的《四个封闭的色彩群》,并在右上角添加了一个三角形,写上“我喜欢蒙德里安”。同年,他在《沉默》里画上蒙德里安式的七色彩笔和书桌,一张空白的纸,《白日梦》里画下蒙德里安的书架。个人的历史始于记忆的传递,历史意味着把过去的恩惠和习惯传递到未来之中。

在某些时候,我们总能在历史中找到一抹相似神情,一种共谋的眼神。历史的距离会产生美学,最残酷的历史,也会被赋予一种荒诞的笑意。最温情的记忆,也会因距离产生一种莫名的感伤。我们总能在这些显而易见的差异之下,找到所共享的某些东西,某些将我们连接在一起,却又从来不曾直接点明的东西。

这些共谋或是连接,出现在刘港顺的许多作品里。更多时候他是刻意的,或是精准的去寻找潜在的联系,给予其全新的状态和语境。利希滕斯坦的金发女孩肖像和美国大通银行的标志,热狗和雀巢广告。霍珀的《夜鹰》,美式风景的开始,现代人生活的冷感与疏离,刘港顺写下“金钱不眠”。印第安那的《love》,画面中锐利的三角形,突如其来的闯入。展览将一张“文字”作品,放在它们的前端《生活真危险》。

两种不同的故事,发生在不同的时代与背景下,刘港顺将其在同一件作品里契合。它们同属于一种观念,美国流行文化和消费主义生活的兴起及其影响。多年之后,美式文化送给中国的,曾经欣喜若狂的礼物。在经历了种种巨变和反应之后,刘港顺在画面中返还,带着对生活的理解和个人的温度。

故事包含观念,也邀请评论,即便是丝毫不差的复制,也是一种评论。评论本身也会变成一个故事。刘港顺为基彭贝格画过一张肖像,他没按传统肖像的方法描述这个人,而是用基彭贝格的一件装置:一盏弯曲的灯,来隐喻他复杂、警世的一生。故事总是在延续,它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空间中有着皆然不同的意义。空间转化是艾默格林与德拉塞特作品的关键词,2005年,他们把“普拉达商店”放置在德克萨斯州的荒漠里,刘港顺把“Prada Marfa”的招牌换成了“MOMA”。作为一个艺术现场,它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观众,它的命运与荒漠融为一体。故事在空间中流转,故事所遗留的图像也会逐渐模糊,它会变成骨灰,染成灰烬。直到那些总是对历史和文本,保留着极大想象的人,把这些灰烬归纳成堆,形成金字塔一般的奇迹。

历史的笔记既是评论,也是故事,也定义绘画者自身。当历史的笔记开始延展时,绘制便成了赋予经验以意义的漫长工作,探究现实,连接历史。刘港顺需要将他的历史经验层层叠加,串联个人经验给予的希望和失落,反复指涉,定义自身。

在这个定义的过程中,他需要不断地在是与不是,大于小,远与近之间做出选择。亦如我们在小说与电影中看到的画面,不断的接近、推远、置身事外,却又身临其境。在漫长的创作中,刘港顺不断地重复这些动作,历史经验与个人经验的距离逐渐缩短,愈发含混。最后,若是幸运的话,含混就会结出意义这个果实。

文:崔灿灿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陈思竹)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