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绝对控制”刘海港个展

  • 展览海报
  • 《绝对控制》 (1)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2)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3)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4)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5)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6)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7)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8)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9)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10)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11)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12)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13)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14)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15)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16)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17)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18)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19)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20)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21)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22)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绝对控制》 (23) 刘海港 2017年-2018年 雕塑土、玻璃镜面、木头、LED高压灯带、影像、摄像头
  • 《天书》 刘海港 367x144cm 2016年 水、墨、宣纸
  • 《孕》 刘海港 66x66cm 2018年 水、墨、宣纸
  • 《控制-1》 刘海港 66x33.5cm 2017年 水、墨、宣纸
展览时间:
2018-04-08 - 2018-08-06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无寻美术馆
展览地址:
北京市顺义区罗马湖左堤岸西100米
策 展 人:
郑岩
学术主持:
易英
参展人员:
刘海港

展览介绍

关于《绝对控制》

刘海港的装置作品《绝对控制》的构成条件是封闭的室内空间、雕塑土、镜子、灯光和音响。观众进入室内,在幽暗的光线下环绕走过依稀可辨的雕塑土的土堆,四周是镜子的墙面,屋顶有从洞孔撒下的天光,脚下有土坑里微弱的灯光;土堆数个,大小不一,还有从墙面淌下的“流沙”,铺满雕塑土的地面是零乱的脚印,观众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行,流沙灌进鞋里,说不出的难受。黑暗中漂浮着佛教的音乐,像是无力的拯救。

这是一件看似简单而其实是非常复杂的作品。其简单在材料的单纯,而复杂是工程的难度,更为复杂的则是精神的层面。作品的主体是雕塑土,它具有双重性,是理解作品全部意义的关键。雕塑土喻意沙土,沙土则暗示土地,这是生命的起始。雕塑土是雕塑的材料,其归宿不是材料本身,而是其指向的身份,即雕塑家现时的存在。在这双重性的两头,就是一个精神分析学的历程。

《绝对控制》就是一个过程,自由的意识和快乐的身体不断走向规训与控制的过程。工程的艰难就是这个过程的象征。有意思的是,作品的展示还不是作品的终结,艺术家还沉浸在控制与反控制的幻想中。绝对真理存在于历史长河的尽头,本来自由的生命能否回归生命的本真,还在于艺术家西西弗斯式的探寻,亦或是生命的终结,亦或是控制的崩溃。

易英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王芳)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1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peterpeng082018-05-23 18:30:15
这种评法是行为艺术吗?
已有1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