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陈永锵花鸟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春江鱼影》 陈永锵 68x69cm 2014年 纸本
  • 《家园乡韵思常新》 陈永锵 137x69cm 2012年 纸本
  • 《金碧辉煌》 陈永锵 97x180cm 2018年 纸本
  • 《南粤雄风》 陈永锵 97x180cm 2012年 纸本
  • 《藕花深处》 陈永锵 137x69cm 2015年 纸本
  • 《十丈垂虹》 陈永锵 137x69cm 2015年 纸本
  • 《桃江春暖银鳞乐》 陈永锵 69x137cm 2017年 纸本
  • 《雄姿英发岭南花》 陈永锵 125x247cm 2012年 纸本
  • 《咏梅》 陈永锵 69x138cm 2017年 纸本
  • 《源头水活鲤腾翻》 陈永锵 137x69cm 2017年 纸本
  • 《源头水活鲤腾翻》 陈永锵 137x69cm 2018年 纸本
展览时间:
2018-05-10 - 2018-05-14
展览城市:
广东 - 深圳
展览机构:
深圳会展中心
展览地址:
深圳市福田区福华三路深圳会展中心

展览介绍

他隐没在自然、真实中

文:林墉

十年前的陈永锵,挥洒得相当熟练,倘若他一味地画“九如图”,还是可以“食”的,然而,后来他却去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当研究生,仿佛是自以为不足。而后来,又在一列自北京返广州的列车卧铺上,与林丰俗几人畅谈通宵,于是决定“从头越”,对物状写,用“写生”的格式来返“花鸟画”的青春。自此之后,他真的“隐没”了。潜心敛神于西樵山家居中,在朝露夕阳、春风秋雨中对着西樵农村的花果菜疏、犁耙镰锄,勃勃然地画将起来。也于是,他获得了今日的绘画面貌——难得的蜕变!

坎坷的经历使永锵蜗居在西樵山下,反之,西樵的“物”象也一一跃入永锵的画中。与其说他在西樵写生,倒不如说这是他在西樵写生时的感情!与其说这是意境,倒不如说这是他品性的自剖。画的魅力来处很多方面,而真情毕露却是基本。看永锵的画,总仿佛觉得这是他与画中物在对话。是物我之间的“观照”。我总以为,画家一辈子的画,其实就是画家灵魂的面面观。因而也以为,画家一辈子在画画,其实无非是在完善自己的灵魂。倘无这个升华,被时间的浪一冲刷,就泥沙俱下了,也正是因为这缘故,美术史才只剩下这第一本。

可不可以说,花鸟画应该成人物画来画?画人物的必需写生,已不言而喻。而画花鸟画究竟要不要写生?要不要不断的写生,却仿佛已是不必言喻的。大概这也就是花鸟画通病的症结。就永锵的画而言,他确实是当成人物画来画的。他孜孜以还应的是“个性”的塑造。在精细的刻划中包涵着大量的删节。他深情地注视着“物”象的瞬间,力求捕捉这瞬间的形致,他不作“概念”的背诵,不热心于古人画样的重摹。他致力的是“这一个”的塑造!也正因为此,他着实脱离了匠式的工艺制作,而朝“典型”的创造这大道上的奔去。

是否又可以说,花鸟画应该当成山水小画来画?山水画中有皴法,这皴法既是物象的纹理,又更多地是画家个性的挥发。花鸟画大多少用皴法,只在勾染点垛上作文章。永锵却把皴法移入花鸟画,使之发挥异彩。试看他笔下的菜疏,皴法几乎成为生命,又可以设想一下,倘若只用勾染的技法,怎能有这厚朴森葺的效果呢?他总把“环境”也描画下来,这样的手法,使我们感受到更真实的呼吸,与更具体的有个性的美。

永锵走的是“实”的路子。是诚实,是厚实。这起码就克制了浮滑虚饰的弊病。又正因为这“实”,迫得他有时有话无处说,只能在题跋上作文章,就也时有“泄”尽的感觉。严格地说,绘画语言的精妙处,不在“说”与“写”,也几乎是无法写与说的,只能“意会”而已。这境界并不玄,犹如妻儿望你一眼,你大概就明白了七、八分那般。又正因为“实”,易失之于碎,失之于平。这委实不得不提防!

物象的美,真是多姿多彩。心境之美,更是烟花闪烁。因而,我预期永锵必将神其笔而异其彩,他笔下的世界将是大千世界。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