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沈雪江古意人物木刻作品展

  • 《白天俗气,晚上仙气》 沈雪江 30x45cm 2016年 木刻
  • 《吃茶喝酒去》 沈雪江 30x90cm 2016年 黑白木刻
  • 《得意一杯酒》 沈雪江 30x45cm 2016年 木刻
  • 《独味在江湖》 沈雪江 30x45cm 2017年 木刻
  • 《风流无言味最长》 沈雪江 30x45cm 2015年 木刻
  • 《来来来,喝酒去》 沈雪江 30x45cm 2016年 木刻
  • 《难得三个闲人》 沈雪江 30x45cm 2016年 木刻
  • 《清茶一壶道生平》 沈雪江 30x45cm 2016年 木刻
  • 《松下觅句图》 沈雪江 22x30cm 2016年 木刻
  • 《万物静观既自得》 沈雪江 30x45cm 2017年 木刻
  • 《仙人指路》 沈雪江 30x45cm 2017年 木刻
  • 《闲云图》 沈雪江 30x45cm 2015年 木刻
  • 《相见亦无事、不来常忆君》 沈雪江 60x42cm 2016年 木刻
  • 《月下访友》 沈雪江 22x30cm 2016年 木刻
  • 《醉春图》 沈雪江 30x45cm 2017年 木刻
展览时间:
2018-08-09 - 2018-08-12
开幕时间:
2018-08-09 09:30
展览城市:
上海 - 上海
展览机构:
上海图书馆
展览地址:
上海市淮海中路1555号
主办单位:
上海图书馆 上海市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
参展人员:
沈雪江
展览备注:
支持单位:上海市文联新媒体中心《画说人生》栏目

展览介绍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读沈雪江先生古意人物木刻新作

自然界是我们随时能够用心交流的对象,生活的际遇是文学与艺术创作的源泉。不同的眼睛可以看见迥异的景象,个性化的诠释往往培育出独具魅力的艺术成果。正如文题中的陶诗,通篇并无饮酒的内容,却冠名为《饮酒·其五》,令人称奇;沈雪江先生的画中无仙,却被赋以《仙人指路》、《众仙图》之题,耐人寻味。细观之下,还可发现《观月图》中无月,《闲云图》无云,《听雨图》无雨,《醉春图》无春,《知味图》无佳肴等妙处。这些寻常景物固然皆可描绘,但在画面中却不设确切形体,或形体仅处于点缀的位置。画者匠心跃然纸上,意趣更在画外,值得我们从表现形式和艺术效果方面进行一番有益的探究。

心无旁骛,全心投入,是画者的态度,亦是画者希求观者具备的审美态度。这是艺术欣赏与美感体悟的开端和前提。沈雪江先生的画,初赏之时,便能够在不自觉中引人精心静观。何以故?不妨综观这些古意人物木刻新作。画者首先设置了古意的外在形式——古典衣着。宽袍大袖,体态闲适自如。它们略去了服饰和人物面貌的枝微末节,使得人物具有高度概括的形体特征,最终凝结为一种蕴意的符号。这些人物即使三两成群,也犹如一人,而一人独处时,又像是人群的缩影。其次,人物所处的久远的年代,产生了时空上天然的间隔。我们在观赏时不会细究其服饰属何朝代,各人衣着之间有何区别,更进一步而言,又是何种社会身份和地位,应该如何揣测画者的喜恶褒贬。我们能够将全副身心投入画中,探究作品本身的意趣。正如我们此刻欣赏一场纯正的古乐音乐会,在外观和音色皆具古意的传统乐器中感知优美和愉悦,只觉得曲径通幽,不会在意它们究竟属于十七世纪还是十八世纪。现代艺术作品藉由其独设的形式,不囿于机械地再现,而是着力寄意于今天,这是可贵的艺术精神。

画者需要借用种种意象来表现自我的内心,以此创造与观者交流的渠道。内心世界丰富广大,不可求全,而意象更是无法穷尽。因此,清醒地观照内心,疏密得当地谋篇布局显得至关重要。我们常见的中国传统画中,多将人物置身广袤天地间,与自然山水融为一体,如“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由此可悟人的胸怀应如山谷般深而宽广。沈雪江先生反将人物作为画面主要内容,将周围物件完全或大部分地略去,将万物包容于胸怀中,向内观察自己的理想与追求。画面中最为平常、平凡的人物就是自己,也是自己以一片平等友爱之心观看的他人。“仙人之路”“众仙图”中的人物,既不幻化缥缈,也不属于任何宗教派别,而是确确实实的平凡人。沈雪江先生眼中的“仙”,即是可得“闲”之凡人。

凡人的智慧高下,往往在于其脱离繁杂事务之后的状态。忙碌只是一时,人生悠长的是与自己的相处时光。有人拘泥杂务,眉头心中片刻无法放下;有人焦躁无法独处,偏爱向外寻欢作乐、宿醉昏睡;有人消沉避世,认为自身努力未必皆有善果,索性采取放弃的心态,让一切归于沉寂。如今,许多人过于看重竞争和成功,就看书而言,也常常作功利考虑,作夸口之用,没有灵智方面的体悟;与人交往,亦是以利相聚,利尽而散。罗素曾言:“竞争而当作人生的主体,确是太可怕,太执拗,使肌肉太紧张,意志太专注;倘用作人生的基础的话,绝不能持续到一二代。竞争哲学所毒害的,不止工作而已;闲暇所受到毒害也相等,凡能恢复神经的,恬静的闲暇,在从事竞争的人看来是厌烦的。继续不断地加速度变得不可避免了,结果势必是停滞与崩溃。救治之道是在‘保持生活平衡’这个观念之下,介绍健全而恬静的享受。”

我们面前的古意人物群像,怡然自得陶醉于自己的精神家园,颇有“不求邀众赏,潇洒做顽仙”的意味。不仅如此,更在周遭的际遇中以“正念”的心态,将平常的景物(《拜石图》)和平凡的人们(《众生是佛》)作为自身修行和观照内心的重要依托,鼓励观者以“超世入世”的人生观(宗白华语),智慧地保持积极进取与健全恬静之间的平衡。与人相处时,眼中必有我师,皆是我友,维护着“相见亦无事,不来常忆君”般淡如水的情谊。

人生的智慧,不仅能在生活的际遇中习得,更可在书册典籍中汲取力量,以灌溉精神家园。沈雪江先生乐道的“闲”与“乐”,绝非无所事事的消极遁世,而是与书籍为伴,在读书中增长智慧。书是画面中的常客。人物或枕书而眠,或与友相聚,书是随身相伴之物,甚至与人物融为一体。有了书卷气的浸润,人物内心对修身养性和高尚情操的追求跃然纸上,对观者有着积极的鼓舞效用。

最后,我们回看这些高妙的艺术表现形式。它们无一不是基于实实在在的线条。线条是构成画作最基本的要素之一。古意人物的形象虽有如“简笔”,但绝不简单。何以做到这一点?画者以果断取舍之心,选择最恰当力度的刀法,爽利地塑造人物的轮廓的神情。古典衣着不如当今服饰繁复,但正可表现人物风骨。每一刀都有其立足之地和不可取代的位置。南朝谢赫在《古画品录》曾提出“骨法用笔”之说,“骨”含有比喻意义。沈雪江先生刀笔之下的风骨,有着人物隐藏的精神内涵——坚定而果断。任凭外物如何,我自有我一方天地,一方乐趣;我撇去我认为不重要的藻饰,只留下生活的“必需品”——书籍、清茶、朗月;任凭阴晴寒暑,我愿“风来花落帽,云过雨沾衣”——任何际遇,不着意避开,也不奢望强求。使人联想起“谁挥鞭策驱四运,万物兴歇皆自然”,“人生如意每难全,草草园地却自然”。如此坦然应对之心,亦是一种勇气和毅力。此外,另一重要元素,即是恰到好处的留白,沈雪江先生承袭中国传统绘画中的“以书入画”之特点,将书法的线条与绘画的轮廓相得益彰,强调浓厚的书卷气和文学趣味。

苏轼有诗云:“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虽抱文章,开口谁亲。且陶陶、乐尽天真。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在尘世中修行不易。能在繁务间为自己保留一方家园,秉持善念,躬耕不懈,更难能可贵。悠然见南山的时刻,正可悟得人生真意。

刘明辉

2017年7月16日

于上海图书馆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