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用“涂抹”观照真实·第二届王式廓奖艺术奖得主孟柏伸个展

  • 展览海报
  • 《悬置》 孟柏伸 2008年 草图
展览时间:
2018-08-26 - 2018-10-10
开幕时间:
2018-08-26 15:00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今日美术馆
展览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百子湾路32号苹果社区4号楼
参展人员:
孟柏伸

展览介绍

据说现在我们使用的铅笔,是1761年德国化学家法伯创造的。当然考察铅笔的历史,对于今天的我们,不是件重要的事情,但铅笔被广泛地运用,在今天的日常生活中,却是毫无疑问的,尤其对于艺术家,大概没有任何工具,能够象铅笔那样成为艺术家一生使用最多也是最便利的一种工具了。而孟柏伸从2007年开始,在十多年的创作生涯中,他所有作品全部与铅笔有关。

我们都有过把纸蒙在硬币上,通过涂抹,得到一个硬币的纸上形象,大概几代人的童年都有过这样的惊喜。这个行为,最早是不是来源于碑拓的启发,已经无从考察,但它确实是孟柏伸近十几年创作灵感的最初来源。

我用了大家熟知柏拉图谈审美时用过的词——“观照”,它包含着观察、体验、判断、审视等感觉,其实,美学或者审美,拉丁文原意并没有“美”的含义,只是人类非功利和有距离的一种感觉。孟柏伸把童年游戏的“涂抹”,变成他创作的语言方式。是基于他从童年每天唱的红色歌曲如“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到青年逐渐变成港台流行歌曲如“故乡的云”……到2007年最红的周杰伦,体验到其中的文化形态、信仰、社会流行趣味的演变过程。因此,他的第一批作品,选择了四首革命歌曲和十几首港台流行歌曲,他把这些歌曲曲谱,采用刻字呈现出来,并装裱在纸板上,然后把纸蒙这些制作好有凹凸字样的纸板上,用铅笔一点点均匀的涂抹,用了四个月左右的时间,完成了第一批作品。完成的作品,远看,画面被铅笔涂抹成完全的黑色,近看,由于反光,涂抹过的凹凸字样依稀可辨。作者在这个“涂抹”过程中,既重新审视了革命歌曲到港台流行歌曲演变的心理路程,同时“涂抹”也“观照”了一个时代变迁的“真实”。现实中的真实,也许常常是被“涂抹”了的。

2007到2012,孟柏伸用了五年时间,把《道德经》、《中庸》、《金刚经》、《圣经》、《古兰经》和《毛主席语录》,以及整部中国《宪法》。作品是先把这些汉语和汉译的經典找到盲文版,找不到现成盲文版经典,就把汉语和汉译经典翻译成盲文,并把每一个盲文字切割成4乘4毫米的方块,并将这些盲文方块按照画幅排列的需要,采用手工黏贴制作成母版,然后用卷筒素描紙,蒙在盲文母版上用铅笔涂抹,作品以每卷宽一米長二十米或者更長手卷的形式展出。作者把这个过程视作各种文明、文化在中国社会演进的一個缩影,同时,当汉语和汉译经典变成大多数观众看不懂的盲文时,这些经典或许达到当下文化現狀的一种嘲讽式效果。整个经典的盲文翻译、盲文字的切割、手工黏贴的母版制作、以及最后的“涂抹”,整个过程几乎是一种自我折磨式的苦修。如作者说的“用一笔笔自然和谐的铅笔笔触,去体验虔诚的信仰,一片寂靜,一卷画紙,每一笔都是个人的情绪、呼吸和脉搏的痕迹,也是记录生命的过程。”

汉语和汉译经典这个系列的作品,他涂抹所依据的文本,已经不再象第一批作品那样,即找到曲谱采用直接拷贝、刻字制成母版。而是把经典的汉语文本转换成盲文,这是他除了“涂抹”,又增加了一层语言因素。如果展出时规定“禁止触摸作品”,那对于所有观众来说,转换盲文语言因素的增加,作品事实上有意屏蔽了文字的可阅读因素,而具了“观念因素”。同时,我们在这件作品中,可以发现它与徐冰的“天书”,尤其与毛同强用西夏文把《我有一个梦想》刻成385碑的作品,有了异曲同工之妙——广泛流传并重要却不可读的尴尬乃至荒谬感觉。顺着这个思路,孟柏伸又创作了《经变》,是把这些汉语和汉译经典出版物上的条形码,采用放大,制作母版并经过涂抹而成,展出时,观众在展厅可以对作品随意扫码,获得出版物的某些信息。之后,孟柏伸把三字经的盲文刻成竹简,直接涂抹竹简,取题《盲简》。

《盲简》之后,他结束了与经典文本有关的作品系列,同时《盲简》具有的立体形式,让孟柏伸自此也由平面作品,转向立体、装置、现成品的尝试。2013年他涂抹了一些中国经典的花瓶,涂抹了一对传统家具官帽椅,选择这些现成品作为涂抹对象,当然有作者对这些现成品的各种文化和现实上的理由乃至观念,但对于我或者观众,我们直观到的是一个被涂抹过的实物,无论传统陶瓷花瓶是青花还是釉下彩、斗彩。官帽椅的木质有多么珍贵,木纹有多么精彩。但经过涂抹之后,这些原来现成品的表面特征,统统不存在了,这些物品所有的表面特征都变成了铅笔的黑色,泛着石墨铅笔芯特有隐隐的光亮,我们看到的是一些被改变了性状的花瓶和官帽椅,反而比原来甚至可能是珍贵的物品,更显出一种神秘的感觉,并且,单纯、简洁和有力度。

其后孟柏伸还直接使用铅笔芯,创作过一些装置,作品的类别和理念跨度很大,有的作品类似极简主义的倾向,如用数百根铅笔芯组合成一个整体形状的铅笔芯。有的作品包含很强烈的现实感觉,如《触不可及》,是用铅笔芯制成的圆形体积,类似放大了的硬币形状,上面是中国宪法中“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盲文字样。有意思的是作者把凸起的盲文,做成凹进去“虚空间”的形状,而虚空的凹形盲文,就真的屏蔽了所有可以识别的可能性,包括允许盲人触摸作品,都是不可解的,其嘲讽的指向非常明确。只是,这个作品需要依赖文字或者现场解说。我更喜欢无需解释,仅靠视觉直接性去感觉的作品。或者,换一种角度看,这类大量使用铅笔芯的作品,魅力或许就在于材料——铅笔最核心——芯的纯粹性吧,就如同今天说起电子高科技产品,大家立即会联想起“芯”的那种感觉。在当今艺术界,孟柏伸对铅笔如此痴迷,如此情有独钟,如此锲而不舍地迷恋把这个世界上最普通最广泛使用的工具,作为自己的艺术媒介,也算很奇特,也算进入到一种“审美状态”——即铅笔本身成为孟柏伸的观照物了。

2016年,一个因城市扩张的拆迁事件,孟柏伸在现场找到一棵被砍伐的大树,本次展览的《悬置》,被悬挂着的大树,即当年被砍伐的大树。它的被肢解,被涂抹,被悬挂,不仅仅是孟柏伸改变了大树本来的样子,而且隐藏着与这棵大树有着相同命运的许许多多棵大树的命运,以及隐藏着与被肢解、涂抹、悬挂大树相关联着的自然环境,这是所有近三十年来疯狂的城市化运动,给每一个深受其害的中国人带来的苦难象征,应了一句“自挂东南枝”的网络流行语,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都可能就是那个被肢解、涂抹、悬挂的大树或者小树,乃至大到山河,小到一棵荒草……

《河》是孟柏伸2018年的作品,他在河里捡来了大大小小各种鹅卵石,也花钱买了一些雨花石,雨花石是一种玛瑙,因为产量大,不算贵,但它究竟也算宝石,当然,它们还是都被孟柏伸“涂抹”了。这些被涂抹过的鹅卵石,陈列成一条断断续续不均等的河床形状。鹅卵石,本来也是河水冲击的自然“创造物”,孟柏伸涂抹“观照”了什么?对自然的尊重!孟柏伸貌似侵犯自然造物的鹅卵石,其实,经过作者涂抹了的鹅卵石,只有大小区别,而没有了宝石和普通鹅卵石的区别了,众石平等!即使是那些价值连城用来“赌石”的鹅卵石,在它没有被发现前,它不就是与其他普通鹅卵石一样默默躺在天山的河道里么?对于自然,众石平等,众生平等!但是,人类对宝石的器重,自史前文明就开始了,现在到底有多少种宝石,以及每种宝石的价格有多高,已经不是所有非宝石圈子的大众所能了解的,以至于人类历史上有多少个为争夺宝石发生的故事,无论是美丽的传说,还是残酷的争夺乃至战争,已经不计其数……时至今天,人类与宝石之间的故事,从来没有些微地消停过。尽管,孟柏伸只是买了一些价格算不上高昂的玛瑙鹅卵石,但对于艺术,它的象征性已经足矣。我们总不能把孟柏伸涂抹的雨花石,与英国艺术家丹銘·赫斯特用昂贵的钻石做成骷髅头去比较吧,两个作品都隐藏着人类对宝石的态度。一个在象征死亡的骷髅头上,把宝石炫耀到极处;一个用最普通的铅笔,经过涂抹掩盖了宝石所有引人注目的光泽,孟柏伸的“观照”,就是让鹅卵石就归于鹅卵石吧。

本次展览,只选择了孟柏伸近两年做的两件大型作品,看似近两年的作品,孟柏伸把涂抹对象转向“自然物”,但他观照、诉说以及担忧的依然是“人类”自身的问题。

栗宪庭

2018年8月22号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