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山雨欲来风满楼” Paul DUNCOMBE&Fanny PALDACCI群展

  • 展览海报
展览时间:
2018-09-02 - 2018-11-05
开幕时间:
2018-09-02 16:00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独角兽艺术空间
展览地址:
草场地艺术区
策 展 人:
程漫漫
参展人员:
Paul DUNCOMBE / Fanny PALDACCI
展览备注:
总顾问:邱志杰
出品人: 杨嘎/彭瑶

展览介绍

“山雨欲来风满楼” 源于唐代许浑的诗《咸阳城东楼》。“山雨欲来风满楼”蕴含了诗人特殊的社会体验;历史演进,王朝更替,世事沧桑,诗人不由生出吊古之情。与之相对应的法文主题: “Apres la vague, les tourbillons des bas-empires” 的渊源则讲述了古典时代晚期罗马帝国三世纪危机的历史,也就是所谓的帝国危机:无政府状态,外敌入侵,内战,经济崩溃…罗马帝国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基督教成为国教,西罗马帝国被东罗马帝国所取代,首都从罗马迁到拜占庭,并更名为君士坦丁堡。

人类历史无不例外的相似 … … 科技的高度发展,现今社会人们对于生态危机,经济危机,政治危机,忧心重重。莫名地将眼前的艺术家设定为阿甘本(Giorgio Agamben) 笔下的“余留者”,余留者不是生活在末世之后的人,而是生活在现在。不同于生活在编年时间中的人,余留者充满潜力,并满怀一种迫在眉睫的紧迫感。

在媒体里常常看到这样的言论:人类消失的世界不一定只存在在科幻小说里,也有可能是全球暖化的后果… 过去,我们总说自然界太巨大,人类无法一探究竟,而现在我们所处的世界,人工智能 无处不在; 一个由信息网络控制下的超有机体成功主宰了每寸方土, 这个世界不再受人类的感知力及 生命的局限性而左右自身的运作。正是如此, 这样一个难以驾驭的世界, 也将使我们有机会迈向孤寂。

而我们所说的未来有多远呢? 统计资料显示许多事实远比科幻小说来得更直接, 除了未来隐约可见的灾难, 也透过现在的媒体网络, 景观与未来的种种交集, 未来人类遗迹会在遗弃的, 老旧的工业产物中塑形而成; 而记忆的建构则撑起人类数字化的另一面向。

Fanny PALDACCI 的作品“浪过留痕”发生在太平洋的东岸的一个小沙滩,黑色钢板沿着海滩平铺,形成一条平行于岸边的线,渐渐下陷。 潮水升起,海水留在金属钢板上,金属与带盐的海水接触而氧化,我们眼前的画面是奇妙化学反应的结果。作品“地表的形状”粉红色的塑料桌布被带到杭州城郊的一个工地上,艺术家铺设好材料后,每天用连续层喷涂的天然漆覆盖,直到形状完全固化, 铺设的区域纪录了该地域形态发生的变化。

而Paul DUNCOMBE给我们营造出的整个场景中,大量被破坏的废弃物,植物,微生物,动物,引入艺术家所创造的世界,显现在静默无声的物体上。Paul提供给我们一个对于生命可能性的想象。“破坏”暗示着一种链接过去与未来的转变。他将艺术家的视角从“微观的未来”切换回当下的真实,并力图在当下这个看似“迷雾环绕” “咄咄逼人” 的时间阈限之中体察人与物,与自然的关系。这一装置,以实验的方式,存在于细菌,细胞这类生物性物质;未来的记忆可能是影像作品“坠落着的王国” 中的形成的画面,来自当下的远古,是被遗弃和破坏了的物件,是细胞,是细菌,是生命。

这一切无不将我们从平静的城市生活拉到了生机勃勃的自然界以及当下。而当下总是在过去与未来之间,形成不受时间影响而持续存在的差异。这是一种善意的提醒,当未来成为当下的时候, 我们有需要用差异重新打开未来的可能性。

程漫漫

2018.08.15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王芳)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