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我只是热爱:毛旭辉全新个展

  • 展览海报
  • 《春耕中的红土地》 毛旭辉 38x53cm 2016年 纸本色粉、水彩
  • 《冬天的古钟》 毛旭辉 27x39cm 2014年 纸本色粉、水彩
  • 《飞翔的红嘴鸥》 毛旭辉 47.5x78cm 2014年 纸本水墨
  • 《港岛印象》 毛旭辉 47.5x78cm 2014年 纸本水墨
  • 《圭山·阿文家的牛》 毛旭辉 47.5x78cm 2014年 纸本水墨
  • 《圭山·阿文家的院落》 毛旭辉 27x39cm 2014年 纸本铅笔淡彩
  • 《圭山·被牵牛花包围的靠背椅》 毛旭辉 50x100cm 2017年 布面油画
  • 《圭山·传授图》 毛旭辉 220x300cm 2015-2017年 布面丙烯
  • 《圭山·春天的果树》 毛旭辉 30.5x21.5cm 2016年 纸本彩铅
  • 《圭山·红土地上的劳作》 毛旭辉 21.5x30.5cm 2016年 纸本铅笔
  • 《圭山·夏日糯黑-左》 毛旭辉
  • 《圭山·夏日糯黑-右》 毛旭辉
  • 《圭山·夏日糯黑》 毛旭辉 150x150cmx2 2016-2018年 布面丙烯
  • 《圭山·夏天的村落》 毛旭辉 21.5x30.5cm 2016年 纸本水彩
  • 《圭山写生·春风中的核桃树》 毛旭辉 150x150cm 2016年 布面丙烯
  • 《黄昏中的向日葵和靠背椅之一》 毛旭辉 50x100cm 2017年 布面油画
  • 《两把靠背椅和山茶花》 毛旭辉 120x160cm 2016-2017年 布面丙烯
  • 《六月的三叶花·新闻南路》 毛旭辉 90x120cm 2017年 布面丙烯
  • 《梦中的花园》 毛旭辉 195x210cm 2010-2017年 布面油彩、丙烯
  • 《天空留下了翅膀的痕迹·致泰戈尔》 毛旭辉 140x220cm 2014-2017年 布面油画
  • 《西双版纳·芭蕉林》 毛旭辉 32x41cm 2014年 纸本水彩
  • 《西双版纳·水瓜栗》 毛旭辉 32x41cm 2014年 纸本水彩
  • 《西天·古钟》 毛旭辉 26.5x38cm 2016年 纸本色粉、水彩
  • 《西天》 毛旭辉 160x200cm 2016-2017年 布面丙烯
  • 《又见圭山》 毛旭辉 39x55cm 2009年 纸本色粉、水彩
  • 《走过2014年年前的西坝路》 毛旭辉 140x220cm 2012-2017年 布面丙烯
  • 《坐着的家长》 毛旭辉 59x59cm 2014年 纸本水墨
展览时间:
2018-09-22 - 2018-11-25
开幕时间:
2018-09-22 17:00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索卡艺术中心
展览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
参展人员:
毛旭辉

展览介绍

爱是一种意外的得到,也是心甘情愿的付出。得世界之美丽,得创作之冲动。

——毛旭辉

人们总是“要成为”其过去,或把过去当作能够唤起的全部记忆。复调的论述,提供了假设的空间,让我们把过去与未来都当作“非我”的对象,提出:如果我当初搬到北京,我的创作和生活将会怎样?如果我现在这么画,我未来的作品将会怎样?这些提问让“我”处在一个“准我”(quasi-moi)的状态下,这个“我”不是我,是为了让过去作为与“准我”拉开距离的可能性而存在,而正因为过去与现在被拉开了距离,记忆方可在它们的间隙中渗出。

长久以来,毛旭辉的“复调”是沉寂无声的。直到2011年他的双亲去世、2013年他的小女儿妞妞离世,他画中的“椅子”忽然倒了。有人说,这是宏大叙事的倒下,伴随着那一代“西南艺术家”的集体呐喊与控诉,但对于毛旭辉而言,他的画直接与他的心相关。他体悟到自然对渺小的我们的映照,便将生命的无奈与悲怆转换成一种平静的低吟,他用沙哑的嗓音诉说“我只是热爱……”,这个只有主语和谓语的句式似乎能够包容世间的万物,热爱艺术,热爱生命……热爱这只是热爱的热爱。

Love is a windfall, is also willing to give. It has the beauty of the world, has also the creative impetus.

Mao Xuhui

People always want to be in their past, or think of the past as all the memories that can be recalled. The polyphonic discourse provides us a space to assume that both the past and the future are objects of "non-me", and to suggest: what would my creation and life would be if I had moved to Beijing? If I paint like this now, what will my future works look like? These questions put "me" in a Quasi-Moi state, which is not me, to allow the possibility of the past as a distance from the Quasi-Moi, and memories seeping through the gaps because the past and the present are separated.

For a long time, Mao Xuhui's "polyphony" was silent, until his parents passed away in 2011 and his little doughter, Niuniu, died in 2013, the chairs in his paintings suddenly fell over. Some say it is the fall of the Grand Narrative, accompanied by the collective cries and accusations of a generation of "Southwest Artists", but for Mao Xuhui it is more about his personal experience. Mao Xuhui's paintings are directly related to his heart. When he realized the reflection of nature on the tiny us, he transformed the helplessness and pathos of life into a quiet whisper. He said in a hoarse voice, "I just love... ", this sentence with only subject and predicate seems to be able to contain everything in the world, love home, love art, love life. Love it's just love of love.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1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莫大1522018-10-15 20:08:01
庄稼地在回忆里变的像彩色的乐园
已有1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