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弹幕”单昊个人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变色龙》 单昊 112x87cm 2017年 综合材料
  • 《冠军》 单昊 116x84cm 2017年 综合材料
  • 《起飞了》 单昊 116x84cm 2017年 综合材料
  • 《笑着哭着》 单昊 60x75cm 2018年 油画
  • 《摇尾巴的猪》 单昊 60x75cm 2018年 油画
  • 《勇攀高枝》 单昊 116x84cm 2017年 综合材料
展览时间:
2018-09-14 - 2018-10-14
展览城市:
浙江 - 宁波
展览机构:
热迷画廊
展览地址:
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徐戎路临39号集盒青年广场6-201

展览介绍

《少年维特的寓言日记》——读单昊作品

文:郭奕麟

在单昊的眼前,有一组棱镜片。他所看到的世界是一个变形体的组合。他的这些变形体,是一个个高度概括的社会肖像。而传统神话、新闻事件在此时都成为剧本,一幕幕惊心动魄、光怪陆离就在观众的心中上演。这部戏好比一面镜子,让我们意识到每个人都有着不可深究,曝光不足的死角。

2004年的秋天,我和单昊成为同学,并且同住一个寝室。这种硬性的划分和归类,导致每天所遇的人、事、物高度的重合,这必定使我们成为这段时期内互相最为了解的人。那时一切的话题都可以成为一场讨论,或是互相认同的欢声笑语,或是分歧激烈的争执。也就在那个时候,单昊开始建立起了自己的话题与结构。08年的秋天,那届毕业展上单昊的《世殊时异》是我看到的最充分体现想象力的作品。毕业后,他从杭州回到宁波,从美院学生变成机关职员,从爱情甜美变成孤身一人。可他的话题与结构却一以贯之。五年来,单昊乐此不疲地填充着他的图像库,他的图像就象细菌一样不断繁殖生长。从生活中的细微感察到网络媒体的实时报道,都成为这些图像的原型基础。单昊的草稿本,对他来说就是一本图形日记,记录了现实空间也记录了自己的成长。这让我想起了歌德的《少年维特的烦恼》,透过一个成长中的少年之眼,审视着芸芸众生。随着社会公共空间的不断收缩和压制,愈来愈多呐喊回响于底层角落。对单昊来讲:在一个荒诞压抑的极权社会里,寓言可能是最好的排遣、保护和发出声音。对于观众而言单昊的作品就是少年维特的续集,也是一部现代寓言。

单昊强大的图像创造力,来源于他对于现实细致入微般的观察,是一种伤感无奈而导致的玩世不恭。从本科的毕业创作到研究生时期的日课练习,这些图像所呈现的是他对社会、对人情世故的心怀叵测的洞察和诙谐表述。这些交杂的线索,构成了单昊的社会肖像图谱。在他试图编织的这个社会中,权力与欲望、政治与色情都是荒诞而无法忍受的。但是,单昊所使用的呈现方式并不是歌德式的浪漫主义,而是市井中的民间智慧与一种近乎偏执的幽默。它们有的是对一些具体社会公共事件的主动反应,因此需要我们返回到当时的语境中去体会,而另一些图像则是在以象征的手法揭示着一种深层的真实,它们试图能激发出观众自己的思考。这些作品构成了一种图像修辞方式的实践,它们有着明确的政治意识与现实指向,同时借助了网络微信传播的方式,这让人想起左联时期的木刻运动,也让人不得不想到我们所处的历史情境。比如其中一个紧扣社会现实的作品《欺实马》就是根据杭州当地发生的一则新闻报道为原型创造的。富家子飙车撞死大学生,这则新闻曾一时成为网络的热门话题,“七十马”也成为流行词被广泛传播。单昊利用这个现实背景,巧用斜音意向创造了《欺实马》。另一个作品《秫踢》则体现了他对原有寓言故事的再吸收再创作的能力,动物的原型来自于我们耳熟能详寓言故事《狐假虎威》,根据单昊的再创作这个故事变成了一个怪物,这个怪物的形象让寓言故事变成了一种可视的视觉形象,让我们感觉到一种熟悉的陌生感,一种老树开新花的奇妙感。他所创造的这些时而可笑时而恐怖的形象,仔细品味起来,在滑稽、戏瘧中,实则隐含着一丝伤感、几分通达。

作为80后一代的艺术家,单昊显得特立独行。在各种媒介形式的大狂欢中,他回归架上重新选择绘画。但是在绘画领域内,他却不同于其他年轻人那样,而是去精心的营造属于他自己的图示和视觉符号。在人群中他显得冷酷而其貌不扬,谁知他苦练十步一杀,一招制敌!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