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戴云良专题摄影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1》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2》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3》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4》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5》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6》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7》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8》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9》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10》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11》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12》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13》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14》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15》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16》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17》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18》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19》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20》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21》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22》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23》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24》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25》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26》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27》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28》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29》 戴云良
  • 《过时的影像 过时的人30》 戴云良
展览时间:
2018-11-10 - 2018-12-31
开幕时间:
2018-11-10 20:30
展览城市:
云南 - 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
展览机构:
云南省蒙自市十里铺火车站
展览地址:
云南省蒙自市文澜镇十里铺村
策 展 人:
宣宏宇
参展人员:
戴云良

展览介绍

前言

时间的质感——由戴云良的人像摄影说起

宣宏宇

时间无形,却在一切有形之物上留下痕迹,深深浅浅,斑驳陆离;沿着这些时而平滑,时而粗糙的痕迹,可以追溯世事沧桑、人情冷暖。戴云良拍摄的人像即是这样一种通过触摸时间的质感去感悟生命的方式。因为拍都是老人,而且拍摄的手法十分传统,所以他自嘲地将这组作品称为“过时的影像,过时的人”。然而,正是因为“过时”,时间的质感才尤其醒目,关于生命的沉思由此展开。戴云良不仅是一位资深的摄影师,而且还是经验老道的策划人、组织者、编辑、撰稿人。关于这组人像作品的拍摄意图以及画面内外的意义,他自己已经有着很充分的文字阐释,若再过度分析则有画蛇添足。所以,作为观众,我想以另外的角度谈谈从中得到的启发。

这组作品用的所谓“过时”手法其实是摄影术在任何一个阶段都没能彻底回避的方式——基于古典美学的纪实。尽管在摄影理论的争辩中,纪实性与艺术性总是对立的范畴,但倘若我们能够直面摄影史的实际,那就不得不承认任何一张经典的纪实摄影作品都有着其独特的美学原则,哪怕只是摄影师的下意识流露;同样,每一张艺术摄影作品也无不包含着它所产生的具体时代和地域某种现实,即便是摆拍也都是某种审美观念的真实显现。戴云良的这组人像摄影中的一大半片子是胶片拍的,但即便是在另一小半数码影像中,他对构图、光影、细节的精心处理也仍然处处可见老一辈摄影师的情怀。这种情怀不仅仅是怀旧,而且也是对摄影术的一种深层认识——无论类型、流派,摄影终究是一种视觉形式,因而它总是得提供某种吸引眼睛的理由。

相形之下,倒是走马灯似的时兴潮流让眼睛感到疲劳。这类作品因为对“纪实”或“观念”的误解(抑或是故弄玄虚)而陷入概念和神秘化。前者为常常以强调“真实性”为借口掩饰视觉形式上的平庸,但显而易见的是“纪实”恰恰在于通过不寻常的影像提示人们去关注那些为寻常所遮蔽了的重要问题,它若在形式上与日常事物一样平淡,那么其亚于日常事物本身的“真实性”又有何意义?这种概念化“纪实”的对面是神秘化的“观念”,即用某种离奇的形式乔装思想。作为前卫艺术的一种途径,“观念艺术”的确有着离奇的形式,但这类形式并不是为表达某种抽象的思想内容存在,而是在观念层面否定其同时代的既定标准,一但其目标达成并因此成为新的形式标准时,它就必须反对自己的形式,进而针对新的问题提出质疑。

就“观念艺术”的价值特征而言,《过时的影像过时的人》在当下的时兴潮流中反倒显出前卫意识,尽管它只不过是在坚持某种经典的语言方式。然而,就像文艺复兴也是通过重申“过时”了的东西而开创新纪元那样,当某个时期的普遍认知陷入模式化的循环时,就需要借助那些更早期的方式来提出质疑。因此,戴云良的这组人像作品不仅仅是对时光流逝的感慨和对生命记忆的缅怀,而且也是以身体力行的方式对当下的摄影状态进行批评,通过时间的质感让我们重新思考摄影术在为个影像信息泛滥和时代中的价值和意义。

2018年11月1日于蒙自十里铺火车站

戴云良自述

过时的影像过时的人

戴云良

在百姓的诠释里“过时”一词泛指旧的东西。过时的东西一般就不可用,或束之高搁,或弃之为废物。而“过时的影像过时的人”与一般意义上过时的东西不同,反而经时间的过滤,这些“过时的影像过时的人”越显弥足珍贵,成为反观历史形态、解读人生百味的见证和案例。

“过时的影像”是本人在十多年前爱上摄影之初,以照相的方式留下的影像,与当代影像相比是为“过时”;“过时的人”是影像的客体,皆为乡间父老,从拍摄年代跨度判断,这些“过时的人”十之八九已撒手人寰,步入轮回中的天堂……

时间留不住生命,人类皆为时间的过客。但影像可以留住过时的记忆(历史),留住过时的生命痕迹。我们也唯有从这些过时的影像中来品味过时的记忆(历史)和过时的生命,以此为参照省悟我们当下的生命处境,对未来的历程方会少些坎坷,让生命伴随着岁月悠然而歌……

“过时的影像过时的人”以环境肖像架构语境,这种朴素的影像符合我的生活轨迹:生于大山长于大山,执恋于高天厚土,对乡间父老有一种亲密感。这种生存处境让我自然而然把焦点对着他们的表情,对着他们的生活。特别是岁月从他们脸上划过的纹理,他们温善乃至饱经风霜而有些呆滞的眼神都透着“过时”的美,蕴涵着生命的经验和力量,是我们即将要“过时”的后辈之财富。

其实,肖像是最传统也是最现代的艺术表现形式之一,它可以直逼人心,穿透灵魂。摄影家理查德.埃夫登说,肖像不是“事实”,只是一种“意见”,这说明了肖像的可能与深刻内涵。一张面孔就是一个时代的化身,与哲学、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和现实生活有着紧密的关系,既细微又概括,既朴素又隐喻……

2018于蒙自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杨红柳)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戴云良

  戴云良   中国摄...

进入艺术家官网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