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雷冰鸿&梁书山双个展

  • 展览海报
  • 《净》 雷冰鸿 46x34.5cm
  • 《存在》 雷冰鸿 29x47cm
  • 《装扮》 雷冰鸿 35x34.5cm
  • 《因缘所生法》 雷冰鸿 42.5x47.5cm
  • 《与天地参》 雷冰鸿 17x34.5cm
  • 《练》 雷冰鸿 17.5x34.5cm
  • 《同行》 雷冰鸿 23.5x34.5cm
  • 《如梦》 雷冰鸿 34.5x46.5cm
  • 《过往》 雷冰鸿 55x100cm
  • 《渡》 雷冰鸿 69.5x138.5cm
  • 《光阴》 雷冰鸿 76x142cm
  • 《离别》 雷冰鸿 100.5x55cm
  • 《隐者》 雷冰鸿 48x46.5cm
  • 《女郎》 雷冰鸿
  • 《三清山写生之一》 雷冰鸿 23x34cm
  • 《三清山写生之二》 雷冰鸿
  • 《修竹丽人》 雷冰鸿
  • 《石心有路》 梁书山 24.5x90cm 2015年
  • 《松山有亭》 梁书山 19.5x69cm 2016年
  • 《秋山读书》 梁书山 35x102cm 2016年
  • 《记英雄岗》 梁书山 25.7x60.5cm 2016年
  • 《松》 梁书山 23x25.3cm
  • 《房》 梁书山 19x45cm
  • 《石门斜日到林丘》 梁书山 23.5x76cm
  • 《英雄岗》 梁书山 38x150cm
  • 《抚琴图》 梁书山 3.8x24cm
  • 《观》 雷冰鸿 57.5x69.5cm
展览时间:
2018-12-12 - 2018-12-28
开幕时间:
2018-12-12 14:00
展览城市:
四川 - 成都
展览机构:
沐雅堂
展览地址:
成都市青羊区青羊上街336附60号
策 展 人:
唐梓轩
主办单位:
四川沐雅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参展人员:
雷冰鸿 梁书山

展览介绍

雷冰鸿,一九八三年生于重庆,现工作生活于成都,师从刘朴。

梁书山,一九八五年生于绵阳,现工作生活于成都,师从彭先诚。

听冰鸿说起办画展,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后知和书山一起办,却多少有点惊讶。原只知书山跟随彭先诚先生多年,近见几次,常是背了书包,随彭老左右寸步不离,一副乖巧的学生模样。言谈时,于事又颇有主张,妙想迁联至话题边际,云里雾里间,又被他一本正经地拉回,方觉边际处亦是言出有因。这种克制与性灵、古意与跳脱的奇异组合,会让人误以为他是穿梭于深山古寺与现代都市的青年怪伽,却不曾想其绘画经历如此丰富。

书山现时画一种很传统的山水画,顶天立地式的构图让人想到山水画最初的模样。画面里山峦重叠,高松杂树,山石林木间溪流迴转,径路迂回中,或空山不见人,或有点睛一人茕茕独行。画面多以繁密点皴表现阴阳向背,夹以线条简单勾勒,再略施淡彩形成层次肌理。那积墨虽似密不透风,却又疏可走马。结构的跌宕使山势游走摇动,点画的欹斜又使画面滋茂松活,在繁实与空灵之间,只觉光清而不浮、绵密而通透。而这样大山大景的作品却多绘于盈尺小幅之上,更让人惊觉其胆识与艺术表现力。

“对于我来说,绘画大概是因为我不懂,所以才一直在画。”这大抵正是他多年艺术道路的总结与概括。对于绘画,书山似乎很上心,悉心整理,时时揣摩,但却又放得很开,归来成都几年,知其画画者,寥寥无几。或是那份独自的用功与沉湎,不可与人语。这一路系统观摩书山的艺术走向,方知画如其人实不虚言,自谦或者造就了他对艺术的敬畏,而那份骨子里天生的跳脱便成了他创造力不断的源泉。问及如何开始画画时,他只是以他惯常的表情,一种既真诚又跳脱的神情回答道:我只是一个放牛娃,后来牛没有了,我就出来画画了。末了,又自言自语:这样的沉陷,可怎么办。呓语一般。大抵人们言及至爱之事,往往如此。

相较于书山,冰鸿的画是带有更多表现性的。世事浮乱,牵心动性,两年前曾听他讲,画画至一定时期,会遇到不破不立的阶段,摒除俗务,置心一念,是绘画者寻来变化转机的关键。这种向内的姿态,自然有它极大的好处。聚精会神于绘画的世界,慢慢进入状态,思考与领悟才能产生,而不会仅仅着力于练习的时间与完成的数量。莫不如是,作品即便产生,也少了一份打动人心的魅力。想来他每至临池研磨,动心忍性,如孤身一人独立于深渊,瞬息万变的意识流动,在落墨的瞬间将之捕捉,酣畅淋漓地与客体及心象对话,重叠着生命的厚度。

后常闻其消息,见每作画数稿,而自觉满意者寥寥,遂不惜择弃毁之,当其意到笔成,方觉了了一桩大事。循循之,其自我意识愈加明晰,而绘画面貌亦愈自成。观其画作,布局的构思与笔墨的选择似乎都带有一种当下性,现代绘画的构成元素与空间关系也出现在冰鸿的思考之中,而画面的静穆感与肌理中自有的清冷形成了一股冷静的涩味。我会想这样的涩味源自于何处。一组组地看下来,仿佛找到了一个完整的他自己。那一张张的画面都是他自己当下的心绪,都有他自身的烙印,那是冰鸿对自身精神世界韵律的把握,透射出的是生命脉搏的跳动和喷涌而出的才华。

“对物质与精神的表现,无数无名与有名之人,早已做过,而自己的时空因缘,却是唯一的。将艺术家当下的状态真诚地反映与表达,是对艺术的真诚,也是艺术至关重要的一点。”关于这种真诚,冰鸿曾反复叙述。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石涛的“笔墨当随时代”,这句至理名言已成为当下艺术创新的滥觞。笔墨是表现“术”的载体,时代精神方是艺术发展与进步的动力。而时代的含义又似乎宽泛,不少人在追求变法的路上百般试错,时代为何物,“我”与时代与绘画又如何关联。其实时代何处不在,时代的烙印印在每个人的身上,更印在时代先驱者之艺术家的身上。冰鸿对绘画每一步的思考无不有时代对自身的影响,他的创作意识在水墨表现性的驱动下,是致以对艺术最高的真诚。在美术现象与观念混乱的时代,这种真诚变得难能可贵,同时,也赋予了作品真实感人的艺术魅力。

中国画是一件雅事,但又不仅仅是雅事。若得梅前月下,闲庭静院,置笔着手勾勒,信笔涂抹,片楮尺缣即可逸气纵横,也自是一种闲情逸致。

道为术之灵,术为道之体;以道统术,以术得道。是为明道。书山与冰鸿以道入画,以术求道,是皈依了艺术之门的苦人儿,也是乐在其中的人。愿他们始终立定于内,不惑于外,愿在步步紧逼的岁月里,被艺术眷顾。

文/颜雪莲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1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张保1852018-12-12 10:59:26
很漂亮的作品👍完美
已有1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看展二维码
    艺术看展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