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我们的世界”群展

  • 展览海报
  • 《俄罗斯森林-白银时代-布罗茨基:黑马》 何多苓 79x55cm 2020年 纸上木炭和碳粉
  • 《六骏图卷》 何多苓 79x320cm 2020年 纸上木炭
  • 《骑白马之一》 何多苓 79x55cm 2020年 纸上木炭和碳粉
  • 《骑白马之二》 何多苓 79x55cm 2020年 纸上木炭和碳粉
  • 《骑黑马之一》 何多苓 79x55cm 2020年 纸上木炭和碳粉
  • 《骑黑马之二》 何多苓 79x55cm 2020年 纸上木炭和碳粉
  • 《林间记 19-03》 蒋国蓉 20x45cm 2020年 纸本水墨
  • 《林间记 19-04》 蒋国蓉 20x45cm 2020年 纸本水墨
  • 《林间记 20-04》 蒋国蓉 20x45cm 2020年 纸本水墨
  • 《林间记 20-05》 蒋国蓉 20x45cm 2020年 纸本水墨
  • 《林间记 20-06》 蒋国蓉 20x45cm 2020年 纸本水墨
  • 《林间记 20-07》 蒋国蓉 20x45cm 2020年 纸本水墨
  • 《无题1》 师进滇 60x80cm 布面丙烯
  • 《无题2》 师进滇 60x80cm 布面丙烯
  • 《无题3》 师进滇 60x80cm 布面丙烯
  • 《无题4》 师进滇 60x80cm 布面丙烯
  • 《无题5》 师进滇 60x80cm 布面丙烯
  • 《C调》 王瑋 44x54cm 2020年 绢本设色
  • 《飞鸟》 王瑋 176x93.5cm 2015年 纸本设色
  • 《寂寞梧桐》 王瑋 50x40cm 2020年 绢本设色
  • 《静谧时光》 王瑋 50x40cm 2020年 绢本设色
  • 《空境》 王瑋 65x55cm 2020年 绢本设色
  • 《蓝》 王瑋 37x47cm 2015年 绢本设色
  • 《蓝蜻蜓》 王瑋 37x47.5cm 2015年 绢本设色
  • 《谧》 王瑋 37x47cm 2015年 绢本设色
  • 《青鸟》 王瑋 50x40cm 2020年 绢本设色
  • 《盈》 王瑋 50x50cm 2020年 绢本设色
  • 《悠然》 王瑋 50x40cm 2020年 绢本设色
  • 《云端》 王瑋 55x45cm 2020年 绢本设色
  • 《水何澹澹-1》 朱可染 120x230cm 布面综合材料
  • 《水何澹澹-2》 朱可染 120x230cm 布面综合材料
  • 《云卷·云舒-1》 朱可染 135x100cm 2020年 布面综合材料
  • 《云卷·云舒-4》 朱可染 120x150cm 布面综合材料
  • 《云卷云舒-5》 朱可染 70x50cm 布面综合材料
  • 《Night-blooming cereus 4》 朱可染 41x32cm 2020年 纸本素描
  • 《Night-blooming cereus 5》 朱可染 41x32cm 2020年 纸本素描
展览时间:
2020-08-08 - 2020-10-08
开幕时间:
2020-08-08 16:00
展览城市:
四川 - 成都
展览机构:
成都蓝顶艺术区
展览地址:
成都蓝顶艺术区艺术街区3一301
主办单位:
D空间
参展人员:
何多苓,师进滇,王瑋,蒋国蓉,朱可染

展览介绍

前言

关于春天的话题,从来没有如此沉重。对此我不愿意谈论,也用不着我来谈论。沉重已在,它已经压在每个人心上。

本文原意是要谈一个展览。这个小小的展览,本来计划在今年春天推出,作为D空间一系列展览之一。但突然之间,它变得如此微不足道,微不足道如同我们。从某一天开始,没有人再谈起展览或者其他事情。在这个冬天,“所有的话题都是同一个话题”。所幸,我们的生活虽然微不足道,却还在继续……

而春天毕竟来了……六月,我在自己美术馆的公众号上办了一个线上展《躲起来的春天》。我在前言中写道:春天如约而至……后来有个留言说,这些花的写生并没有悲伤的气息,并不应景。这话没错。我的本意也正在于此——春天正是它自己,它的悲欢和我们并不相通。

在春天,我躲在画室,每天都画花。因为没人来聊天了,我发现我比以往画得更多。后来,我又发现我并不是唯一——在地球另一端,大卫.霍克尼先生也在做同样的事。他也躲起来,画了一幅与往常并无不同的风景写生,然后写道:世上难免有些事情令人意志消沉,但我们应带着喜悦的心看待世界。我同意这个说法,还要补充几句:不管能不能有喜悦的心——这可不是想有就能有的——应该带着平常心看待眼前的世界,并以平常心去再现之。当然,前提是你无恙……

下面说到我们。我们是五个艺术家;本来应该说“画家”,但其中师进滇的主要身份有别,姑且统一自命艺术家。除了身份,我们还有共同点。从冬天至今,我们都照常做自己的事情,从手机上读同样的信息。我们五人有四人同处这个世界的一个角落——成都蓝顶艺术区。里面都是些闭门造车的人——在特殊时期,个体工作成了一种优势。当然,成都这个离什么都远的地方也有先天优势。当街上空无一人,遇人如见鬼魅;当空气寒冷滞重,如粘液凝结;当此之际,我们得以躲进一方小天地,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用说,此乃一种人生赢家……

2020,庚子年、我的本命年,人类的命运改写。从微观角度说,每个人都被动地——也许是永远地——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虽然基于被动,也许后来发现,这样的生活也未尝不可。也许,我们会思索起那个永恒的问题:我们是谁?从哪里来?我们需要什么?或者,我们不需要什么?

走题了。现在来说这个展览。我们这个微型命运共同体,终于要做一个展览了。和我一样,他们四位都在做想做的事,从未觉得无聊透顶,需要人救赎。这话另有一层意思,有本行业的骄傲在里面,也不用说透。比如蒋国蓉。我敢保证,除了少见几个人,他的生活和去年没啥差别。他就喜欢画画,画画就是他的救赎。这次展出的《林间记》,可以看见他躲进方寸之间、笔墨之味的乐趣。反之,朱可染的《水何澹澹》尺幅巨大,从中能体会到马远的胸怀,还有其他联想。王玮是工笔画出身,我们不以此划分,那样太土了。她的小品说明她始终是个宁静的人,阴影并不能伤害她。至于师进滇,他照常躲进他位于青城山的工作室,冷眼看人生。除了他那些举轻若重的装置,闲来也做抽象的平面作品。这些作品是他挑剔的趣味的反映。

总的说来,我们五人既有共同之处,亦有绝不苟同者。共同在于,我们在世界巨变之时处变不惊,坚持看自己面前那个不变的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更本质、更辉煌、更美丽。如大卫.霍克尼所说,只要活着,我们有权“带着喜悦的心”看那个世界。同时,也把喜悦带给别人——如果可能的话。

最后来说说我自己的画。我这次展出的不是花草,而是马的素描。必须说明,本意不是“龙马精神”或“马到成功”之类。其来源是布罗茨基,我一直想把他画进《俄罗斯森林》系列。画面来自他的名作《黑马》:

它黑得如同黑夜,如同空虚

而我们,只需如它一样,驻足伫立。“直到黎明降临的时候。”

活着,而且记住。

何多苓

2020.07.24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王芳)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