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万鸟有灵”万芾国画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春风》(一) 万芾 33x33cm 2019年
  • 《春风》(二) 万芾 33x33cm 2019年
  • 《春风》(三) 万芾 33x33cm 2019年
  • 《市·影》(一) 万芾 33x33cm 2019年
  • 《市·影》(二) 万芾 33x33cm 2019年
  • 《市·影》(三) 万芾 33x33cm 2019年
  • 《市·影》(四) 万芾 33x33cm 2019年
  • 《市·影》(五) 万芾 33x33cm 2019年
  • 《市·影》(六) 万芾 33x33cm 2019年
  • 《市·影》(七) 万芾 33x33cm 2019年
  • 《市·影》(八) 万芾 33x33cm 2019年
  • 《苇岸》 万芾 143x74cm 2018年
  • 《野逸》(一) 万芾 45x45cm 2018年
  • 《野逸》(二) 万芾 45x45cm 2018年
展览时间:
2020-08-12 - 2020-09-25
开幕时间:
2020-8-16 14:00
展览城市:
上海 - 上海
展览机构:
新晋界艺术空间
展览地址:
静安区南京西路1191号1乙
策 展 人:
米雪
参展人员:
万芾

展览介绍

上海的花鸟画家一向以人才辈出、精品纷呈而享有中国花鸟画半壁江山的美誉。

早期海派领军人物吴昌硕、任伯年、虚谷、蒲华自不待言,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四大花旦(唐云、江寒汀、张大壮、陆抑非)也都是公认的一代翘楚,真可谓盛极一时。而在当代海派画坛。花鸟画家更是姹紫嫣红,各具特色,其整体实力位列全国前茅。

上海女画家万芾,无疑是同年龄段最具实力和才情的海派花鸟画名家之一。

教授画家万芾

海上作家 孔明珠

万芾,上海当代著名工笔花鸟女画家,她精致纯美、极富特征的画为越釆越多有识之士喜欢并收藏。

万芾长得娇小,剪一个短短的童花头,眼睛清亮,乍看一点也不像是已工作了 二十多年的大学教授、资深画家,而像一个不知疲倦的文艺女青年。自小学习绘画的她,大生一颗对大自然万物生长极其敏感的心灵,她以自己扎实的绘画基础为功底,不停歇地琢磨,不断创新,成就自己的事业。

万芾早期的画就已跳出传统工笔画拘谨、守旧的格局,新鲜活泼,洋溢恬静、祥和的意境。在纸面上,原本喧嚣的现代都市自动隐退,钢筋轮廓,著名的地标性建筑忽隐忽现,凸显在我们面前的是一片祥和的纯美世界。

“我就喜欢那些花儿鸟儿的,觉得它们很美。我想表现那些沉静、和谐、宁静、自然的美好境界。”

好朋友,珍珠雀

海上作家、篆刻家杨忠明

万芾的画常常以山野水祥的珍离为主题,或成双作对或三五散栖,或群飞舞动,配以嘉卉异草、柔条嫩叶,温香冷玉,郁郁盈盈,别饶清芬。

万芾画鸟、爱鸟、观察鸟雀的生活,她曾养过一对珍珠雀,某日,那对雀儿生蛋后孵出一只可爱的小雀,咪咪小,亲鸟喂养到十天后,眼未张开,万芾按照书上介绍方法自己喂养,把小米、鸡蛋黄粉、目鱼骨粉、苹果泥拌匀后存放在冰箱里,喂鸟时用温水加热用挖耳的勺子喂食,慢慢地,那鸟儿长出小针似的羽毛,渐渐长大,绕屋飞翔。小雀很顽皮,有时飞到她肩上振翅鸣叫。

她作画,小雀会在旁边啄毛笔,跳进颜色缸里又跃到宣纸上留下带有色彩的爪痕,为她的画增添笔墨情趣,万芾颇有感触地说,看来大自然的精灵无论花草鸣离都有灵性。她自从养鸟以后画笔下的鸟儿大大传神,有客怒哀乐的表情,一个艺术家的灵感要来源于生活!

如今,其中一只折合人类寿命已经70高龄的珍珠雀依然可爱灵动,每逢万芾在书房作画之时总会翻飞雀跃,经过多年养育,万芾对它的感情已经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在她的作品中我们时常能见到这只珍珠雀的身影。与珍珠雀耳鬓厮磨的过程中,女性画家的母性、细腻温柔的特色逐渐融入了万芾的作品里。在她的作品里,时时会有那朦胧的层次,夺人心神的逼真,浓郁芬芳的亲情,让观者迷醉。

万芾将她深切的情感融入她的花鸟世界,一如她的名字与自然的草木清华有着不解之缘。她有时为了创作收罗所能收集的资料,在她的工作室里,各种花鸟图录应有尽有,连英文书Birds of the World 都赫然在目,她为了更真深入了解鸟的习性与生命过程,除了游历观察外,还会看上一盘盘有关飞禽的纪录片,甚而为鸟儿堪虞的命运而泪湿。在她的花鸟画里,茂密的长竹呈现了内心的清明,灿然若霞的画面折射出内心的灿烂,或独或群的禽鸟的婉转歌唱也是她内心的歌唱。在画里,有的是质朴,有的是明媚。有时观者可以在鸟儿顾盼的眼瞳里看到些许幽默的情绪,让人失笑,然而,她的画面,不会有传统花鸟画时有的隐世调性。花鸟画旧时多为文人的意趣之作,万芾的作品除去典雅的意趣蕴含,也透出世俗的快乐。万芾饱蘸充沛的情感,以追光蹑影之笔写通天尽人之怀。雅俗共赏,堪可一比吧。

解构与重组

万芾先是吸取了西方现代艺术中的构成主义,在画面上,她拆散了传统花鸟画的折枝架式,营造了一个带有一定秩序的花鸟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花卉被重新组合,构成一组组既相对独立,相互之间又有关联的群体,花草舒展着柔美的姿态,小鸟们栖息在犹如童话般的世界里,没有天敌,没有烦恼,有的只是爱。从万芾创造的这个花鸟世界里,每个人都会感受到安宁、平和。创作观念的转变,又为万芾在色彩上的运用拓展了自由发挥的空间,画面的色调、各种花卉的颜色,都随着创作的需要而改变。万芾在这一时期的花鸟画中所表现的已不是传统绘画中的文人情怀,也不是对大自然美景的真实描绘,而是意在透露画家心中的美好情感和愿望。在这种似真实又非真实,似虚幻非虚幻的画面中,洋溢着画家的理想主义精神。万芾说她的花鸟画是从乐观的角度来构思和创作的。她的作品以优美的形象和浪漫的情调印证了她的创作思想。万芾在这一阶段对花鸟画的变革中,侧重于作品图式的改变,并没有涉及到绘画的表现手法,因此保持了传统审美的欣赏路径。

接着,万芾的艺术探索又深入一步。这一步是把花鸟的形态减弱到最简练的境地,色彩变得更为单纯,画面变得更为空灵,意境由宁静转为纯净。

与此同时,在花鸟的背景上开始隐隐约约地显出抽象的几何图形,虚幻空间的作用有所增强。综观这一时期的花鸟画,万芾基本上脱离了与传统的联系,花鸟的象征意义、比兴的传达含义亦被完全消解,代之而起的是突出表现了现代人的心灵感受和精神体悟。

在《市·影》、《市·曦》、《市·暮》等画中,城市的象征性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美术评论家 朱国荣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王芳)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