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积厚流光”二百年来湖湘名人法书展

  • 展览海报
  • 曾国藩 致李续宜信札p5-6 23x12.5cmx4
  • 曾国藩 致李续宜信札p5-6 23x12.5cmx4
  • 官文 致李续宜p23-24 23x13cmx5
  • 官文 致李续宜p23-24 23x13cmx5
  • 官文 致李续宜p23-24 23x13cmx5
  • 胡林翼 致李续宾、李续宜信札p26-27 23.5x13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宾、李续宜信札p26-27 23.5x13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宾信札p30-31 23.5x12.5cmx4
  • 胡林翼 致李续宾信札p30-31 23.5x12.5cmx4
  • 胡林翼 致李续宾信札p30-31 23.5x12.5cmx4
  • 胡林翼 致李续宾、李续宜信札p32-33 23.5x12.5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宾、李续宜信札p32-33 23.5x12.5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宾信札p33-34 23.5x12.5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宾p35 23.5x12.5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宾p35 23.5x12.5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宾信札p36-37 23.5x12.5cmx4
  • 胡林翼 致李续宾信札p36-37 23.5x12.5cmx4
  • 胡林翼 致李续宾、李续宜信札p37 23.5x12.5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宾、李续宜信札p37 23.5x12.5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宾信札p38 23.5x12.5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宾信札p38 23.5x12.5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宾信札p39-40 24x12.5cmx4
  • 胡林翼 致李续宾信札p39-40 24x12.5cmx4
  • 胡林翼 致李续宾信札p39-40 24x12.5cmx4
  • 胡林翼 致李续宾信札p43-44 24x11.5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宾、李续宜信札p44-46 24x12.5cmx6
  • 胡林翼 致李续宾、李续宜信札p44-46 24x12.5cmx6
  • 胡林翼 致李续宾、李续宜信札p44-46 24x12.5cmx6
  • 胡林翼 致李续宾、李续宜信札p44-46 24x12.5cmx6
  • 胡林翼 致李续宾信札p44 23x12.5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47-48 23.5x12.5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47-48 23.5x12.5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47 24x12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48-49 24x34cm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48-49 24x34cm
  • 胡林翼 致李续宜、舒保p74-75 23.5x17.5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宜、舒保信札p74 23.5x12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宜、舒保信札p74 23.5x12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75-77 23.5x12.5cmx7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75-77 23.5x12.5cmx7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75-77 23.5x12.5cmx7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75-77 23.5x12.5cmx7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79 23.5x10cm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79 23.5x13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79 23.5x13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80-82 24x12.5cmx5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80-82 24x12.5cmx5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80-82 24x12.5cmx5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80 23.5x12.5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82 23.5x12.5cmx2
  • 彭玉麟 致李续宾信札p86-87 23.5x12.5cmx3+23.5x11cm
  • 彭玉麟 致李续宾信札p86-87 23.5x12.5cmx3+23.5x11cm
  • 彭玉麟 致李续宾信札p86-87 23.5x12.5cmx3+23.5x11cm
  • 彭玉麟 致李续宾信札p86 23.5x13cmx2
  • 彭玉麟 致李续宾信札p86 23.5x13cmx2
  • 彭玉麟 致李续宾信札p88-89 23x12cmx5
  • 彭玉麟 致李续宾信札p88-89 23x12cmx5
  • 彭玉麟 致李续宾信札p88-89 23x12cmx5
  • 彭玉麟 致李续宾、杨岳斌信札p93 24x12cmx3
  • 彭玉麟 致李续宾、杨岳斌信札p93 24x12cmx3
  • 彭玉麟 致李续宾信札p96-97 23.5x7cm
  • 彭玉麟 致李续宾信札p96-97 23.5x11.5cm 23.5x12.5cm
  • 彭玉麟 致李续宾信札p96-97 23.5x11.5cmx2
  • 彭玉麟 致李续宾信札p96-97 23.5x12cmx2
  • 彭玉麟 致李续宾信札p97 24.5x13cm
  • 彭玉麟 致李续宜信札p98 23.5x12.5cm+23.5x6.5cm
  • 彭玉麟 致李续宜信札p98 23.5x12.5cm+23.5x6.5cm
  • 彭玉麟 致李续宜信札p99-100 24x12.5cm 24x5cm
  • 彭玉麟 致李续宜信札p100-101 23.5x11cm 23.5x12.5cm 23.5x8cm
  • 彭玉麟 致李续宜信札p100-101 23.5x11cm 23.5x12.5cm 23.5x8cm
  • 曾国荃 致李续宜信札p103-105 24x12.8cmx6
  • 曾国荃 致李续宜信札p103-105 24x12.8cmx6
  • 曾国荃 致李续宜信札p103-105 24x12.8cmx6
  • 曾国荃 致李续宜信札p103-105 24x12.8cmx6
  • 曾国荃 复李续宜信札p105-106 23x12cmx5
  • 曾国荃 复李续宜信札p105-106 23x12cmx5
  • 曾国荃 复李续宜信札p105-106 23x12cmx5
  • 曾国荃 复李续宜信札p105-106 23x12cmx5
  • 顾文彬 致李续宜信札p149 24x11.5cmx3
  • 顾文彬 致李续宜信札p149 24x11.5cmx3
  • 顾文彬 致李续宜信札p149 24x11.5cmx3
  • 信札
  • 信札
  • 曾纪泽 致江人镜信札
  • 信札
  • 信札
  • 信札
  • 信札
  • 信札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52-53 24x35cm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52-53 24x35cm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52 24.5x34.5cm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53-54 24x35cm
  • 胡林翼 致李续宜p56-57 24x17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57-58 24.5x34.5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57-58 24.5x34.5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58-59 24x34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58-59 24x34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58-59 24x34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60-61 24.5x32cm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60 24x34cmx3
  • 胡林翼 致李续宾、李续宜信札p61-62 24x34.5cm
  • 胡林翼 致李续宾、李续宜信札p62 24x17.5cmx2
  • 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63-64 23.5x12.5cm+1空纸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63-64 24x34.5cm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64 24.5x35cm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65 24x33cm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66-67 24x35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66-67 24x35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67 24x13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宜信札p70 23.5x12.5cmx2
  • 胡林翼 致李续宾、李续宜信札p71-72 24x35cm
  • 胡林翼 致李续宾、李续宜信札p71-72 24x35cm
  • 胡林翼 致李续宜、舒保p74-75 23.5x17.5cmx3
展览时间:
2021-02-06 - 2021-05-06
展览城市:
湖南 - 长沙
展览机构:
长沙美术馆
展览地址:
长沙市开福区湘江北路湘江一号五层

展览介绍

湖湘文化之有无,在乎湘军是否崛起。湘军崛起的关键,则在三河之役的教训。

此役之前,太平天囯发生内乱,大将亡走,实力顿减,清军则金陵之围初成,兼有北方重兵拱卫京师,南方湘军清剿外围,而侵华英法军申明无意介入中国内战,其实更同情执政的清廷。以此,朝野上下都在暗暗庆祷,不日即可戡定东南,再奏河清。孰知天意弄人,第一名将李续宾率领最称精锐的湘勇,突入安徽,孤军深进,陡遇两位少年军事天才,陈玉成与李秀成,而後勤掣肘,天气作怪,遂致一战即溃,全军尽墨,随之东南瓦解,形势丕变。

其时,湘军两位统帅,胡林翼与曾国藩,皆不在场,虽然不受失城败军之责,却须收拾将星陨落士气销沉之局。残局如何落子,败部能否转胜,我们都看到了结果。先此战殁的罗泽南,是湘军创始人,李续宾是他的合伙人,遗言谓:“乱极时站得定,才是有用之学”。三河之役後,风狂雨骤中,胡曾不仅站定,还向前迈步,复安庆,克南京,终成其勋。

胡林翼的姻亲,曾国藩的诤友,在浙江福建屡奏大捷的左宗棠,多年以後问曾国荃,一生事业,究竟得力在何处。曾国荃说,挥金如土,杀人如麻。此语令左三爹感慨,至曰,“吾固谓老九才气胜乃兄”。左宗棠终生不服膺曾国藩,这句评语,出自真心,抑为假藉,今不可知。然而说到才气,曾国荃另有一事,艺术评论家以为难兄难弟,则是书法。马宗霍藻说,曾国荃“专意率更,腕空笔实,方正中有疏宕之美,书学虽不及文正,书才或谓过之”。

不过,曾国藩当年心慕手追的对象,则是何绍基。他说:“余初服官京师,与诸名士游接,时梅伯言以古文,何子贞以学问书法,皆负重名。我时察其造诣,心独不肯下之,使我有暇读书,以视数子,或不多让”。不幸的是,离开北京以後,曾国藩创建湘军,十年苦战,再没有潜心创作的时间。然而,晚年曾国藩谈及书法,一语解颐,他说:“作书要似少妇谋杀亲夫,既美且狠”;美与狠,是他对书学的总结,所谓“作字之道,刚健婀娜,二者阙一不可,庶为成体之书”。

惟知者或不能言,言者或不能行。他的挚友,生而知之,终生以之的何绍基,才是代他去一窥胜境乃至更造新境的人。二百年来,赞美道州法书的人太多,窃谓曾熙犹尽其妙,云:“极晚之岁,草篆分行,冶为一炉,神龙变化,不可测已,五岭入湘起九嶷,其灵气殆尽输之先生腕下矣”。

在湘言湘,实事求是。湖南为荆楚之疆,四塞之国,二千馀年,不能发舒,迄至清末,而所谓衡岳间钟灵毓秀之气,一旦泄之,“文武彬彬,蔚为国华”,“天下人才之盛,尤莫如楚南”。欲溯其由,则屈贾朱张,若断若续,濂溪船山,是存是亡,所以继西北东南鄱湖江汉之後而震动湘山之林激发楚水之波者,其故实在难晓。雅言,是《史记》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俗谚,则如《西游记》“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当然,略过这些俏皮话,甘心于後知後觉,不佞不妄,全盘接受现状,尽力理解历史,或较勇于决定,敢于梦呓,不曰能吃辣椒能读书,则曰东瀛西欧尽吾宗之徒,更能发见湘中山区崎岖的小道,蜿蜒的溪流,是多么美。

曾熙与李瑞清,是清末民初书界的瑜亮,趣向不同,却惺惺相惜,时称曾李。五十年前的三河之败,令合肥人李鸿章不能居乡,移家南昌,自此加入曾国藩幕府,未来独当一面,创建淮军,师弟先後领衔出演中国近代史,亦称曾李云。

何绍基自谓对“南人简札一派,不甚留意”,而曾熙与李瑞清分庭抗礼,自号“南宗”;一前一後,俱是中国书学文艺复兴式的人物,似有北辙南辕的观感,而“吾眼有神吾腕有鬼”的康有为,乃曰,“八分书要以何道州为能通其变”,惟曾熙是同乡後进,堪能“继美”者也。

湖湘二百年来人物,或以事功,显于天下,或以艺文,盘空特出,要皆沉潜为己之学,收学养兼到之功。胡汉民谓黄兴“雄健不可一世”,“事无大小,辄曰慢慢细细”,“是语即先生生平治己之格言”。而钱基博先生在抗战时撰《近百年湖湘学风》,论曰:“余宁为王夫之之荒山敝榻,没世不称,庶幾自葆其在我”;固是有激之言,然而回看二百年,乃至二千年,那怕二万年,何人何事又能逃此范围。丧我非我,无名之名,名之有无,命之有无,适如曾国藩嘱咐郭嵩焘的话,云:“不信书,信运气,公之言,告万世”。湖湘一地,自有他的节候,汝我为人,贵养我的精神。

庚子葭月念七日长沙谭伯牛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孙卉)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