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西域西域”孙宗慰艺术展

  • 展览海报
  • 《去往甘肃道中》 孙宗慰 24.5×30.4cm 1941年 纸本水彩
  • 《冬不拉》 孙宗慰 52×53cm 1941年 布面油画
  • 《献茶图》 孙宗慰 53.7×68.4cm 1941年 布面油画
  • 《敦煌途中》 孙宗慰 17×21cm×4 1941年 纸本水彩
  • 《菩萨舞蛹图》 孙宗慰 86×44.5cm 1945年 纸本水墨设色
  • 《敦煌普贤变菩萨》 孙宗慰 188×114cm 1941年 纸本白描
  • 《蒙藏人物图》十八开册页(局部) 孙宗慰 15×25cm×9 1941年 纸本水墨设色
  • 《塞上一景》 孙宗慰 110×63cm 1943年 纸本水墨设色
  • 《藏女舞蹈》 孙宗慰 80×41cm 1943年 纸本水墨设色
  • 《塞上行》 孙宗慰 67×78cm 1942年 布面油画
展览时间:
2021-09-02 - 2021-10-10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势象艺术中心
展览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吉里国际艺术区势象空间E3-B
策 展 人:
冯宇
学术主持:
曹庆晖
参展人员:
孙宗慰

展览介绍

西域西域——关于孙宗慰艺术展的笔记

冯宇

1941年,年轻的孙宗慰(1912年生)跟随张大千(1899年生)西行,走进西域采风写生,距今整整八十年。

1900年,尘封多年的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在无意中被发现。敦煌石窟以精美的壁画和塑像闻名于世,这是一座灿烂的东方艺术宝库。

1925年,敦煌石窟艺术引起张大千的关注。

1934年,赵望云从唐山出发前往内蒙古草原,开启民国西北写生的先河。之后,张大千、孙宗慰、常书鸿、吴作人、关山月、董希文、韩乐然、黄胄等陆续西行。

通往西部的这条路上,艺术家的脚步没有停歇。

对于其他的艺术家来讲,西行或许是一种经历,艺术作品多了一种面貌,而对于孙宗慰,则是毕生作品的基石所在。

2008年,因工作关系和孙宗慰家属接触,我开始了解这么一位中西兼顾的艺术家;2009年7-9月,同事柴宁和我在地安门外大街83号(原文物公司收货门市)举办了小型展览“穿越与潜行——孙宗慰四十年代作品展”,展览主要展出了孙宗慰《蒙藏生活图》组画(十三幅,后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以及《塞上行》。时任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的吴洪亮之后策展了“求其在我——孙宗慰百年绘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并著长文《求其在我——读孙宗慰作品与人生》。中央美术学院赵力教授撰文《发现孙宗慰》,并整理孙宗慰年表。中国美协赵昆先生撰文《孙宗慰研究》,从此,孙宗慰开始进入艺术市场的视野。

感谢艺术家家属的信任,经过十余年的接触,过手百余幅原作,收集整理孙宗慰几百幅作品图片及资料,孙宗慰的艺术历程和作品特质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明朗。

孙宗慰一生作品中,有川渝风景,有北平样貌,有花果静物,也有建设场景。艺术家所思所见,倾注笔端,乃是常事。

在孙宗慰遗留的作品中,数量最多、最成体系的莫属西域题材的作品了。这些作品,包括油画、水墨、白描、水彩以及素描速写。孙宗慰用各种颜料、通过各种媒材描绘西域,展陈他西行之路,垒建他心中的敦煌。

纵观孙宗慰西域之行,有几点让人印象深刻,在此,试笔记一二。

首先,孙宗慰往返敦煌的路途异常坎坷。

1941年4月底,孙宗慰从重庆出发,前往兰州与张大千汇合。途中因战乱,一路坐车、骑驴甚至徒步,一个多月的接近民生,使他对西部有了初步的印象,也对这异域风情有了浓厚的兴趣,也为日后的创作积累了素材;待到1942年5月准备返渝,因山洪暴发道路阻碍,不得不在兰州滞留三个月,这期间他把这一年来的作品或素材进行整理,也为后来的创作做了铺垫。

孙宗慰1941年4月西行,1942年秋回到重庆。西域的经历,滋养着孙宗慰此后三年的创作。从他作品中的题跋“癸未三月追写……”“甲申秋仲渝州追写遣兴”“乙酉三月宗慰背临于渝州之磐溪”等中可见一斑。1946年1月,孙宗慰在重庆举办个展,展出的152件作品中,115件为西域作品,徐悲鸿看展后,对孙宗慰所取得的成绩大加赞赏。从中也可看出孙宗慰本人对这一题材的钟爱与得心应手。

其次,孙宗慰曾亲自归纳整理其重要作品。

2012年,中国美术馆展出《蒙藏生活图》系列(共计十三幅),作品画面为蒙藏人民歌舞、敬茶、汲水、牧羊、祭祀等场面,画面完整,描绘生动,是孙宗慰所有素材集大成之作。2015年春拍,北京匡时拍卖出现孙宗慰《蒙藏人物》八开册页,画面为人物、动物或者场景;2021年春拍,永乐拍卖也出现一组《蒙藏人物图》十八开册页,装帧精致完整(家属拍买回)。目前家属留存一套《西域少数民族服饰系列》(十八幅),画面为独立的个体,或蹲或站,有正面有背面。

以上作品,均为孙宗慰自己装裱,整理成册(或成系列)。目前,我们只能见到这四套作品,或许还会有此类册页浮现,但从这些已有的作品中,可见作者曾逐步整理完善这类作品,从个体画面到人物和动物组合出现,最后人、物置于场景,甚至有的形象多次出现,也足见对这一题材的用心备至。

多看孙宗慰西域题材的作品,自然能关注到他对色彩的运用。或许是因为西部澄明的天空,或许是因为心情愉悦,孙宗慰笔下的蒙藏人物,服饰艳丽。鲜艳的红、纯净的白、纯正的蓝为主色调,辅以绿色、棕色等,尽管人物众多,但纷而不乱,自然和谐,几十年过去,依然熠熠闪亮。

孙宗慰来自于生活底层,青少年时期自己挣学费供给自己读书。他画过《乞儿》,画过街头《打粥》,还画过《卖炭翁》,用现实的手法描述民生的艰辛。但在西域人物上,无论是旖旎多姿的天女,还是庄严必备的白衣大士,除了飘逸的裙带、传神的面貌之外,更引人注目的是画面表现出来的和蔼面容,让人顿生亲切之感。尤其在表现骆驼时,那灵动传神的大眼睛,似要诉说。孙宗慰将个人情感和温和情绪注入画面,不见风沙,单见美好,想必这是他心中的一块净土吧。

在孙宗慰西部作品中,还有一个显著特征,那就是有意的变形,形成他创造性的、独特的表达方式。西部人民粗旷豪放,人物多皮袍加身,且载歌载舞,孙宗慰在人物的处理上弱化了透视、骨骼关系,突出人物的舒张,强调了对形态团块的处理,浑然一体。这种现象只存在于西域人物形象上,在这一时间、地点、人物甚至温度、气候抑或颜料上,才出现这么一批风格迥异的作品。

孙宗慰绘画西域题材前后五年。

西域之行,成就了孙宗慰,也为中国现代美术史上添上浓重一笔。时光荏苒,如今艺术史上的孙宗慰并没有离去,他的艺术成就日渐被今日的年轻艺术家和研究者所关注和喜爱,并对当代艺术产生深刻的影响。

对于孙宗慰,从历史的文献回溯,用当代的视角观看,用致敬的心态对待先驱者,这是我和朋友们策划展览的本心。

张玉 | 编辑
罗大刚 | 制图
势象艺术中心 2021年8月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孙卉)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