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花·景·境”王海燕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百合系列No.3》 王海燕 80x60cm 2021年
  • 《月月花开No.15》 王海燕 80x80cm 2021年 布面丙烯
  • 《淡如菊No.9》 王海燕 50x50cm 2019年 布面油彩
  • 《瓶花No.7》 王海燕 100x80cm 2017年 布面油彩
  • 《瓶花No.9》 王海燕 100x80cm 2018年 布面油彩
  • 《月季花开No.8》 王海燕 100x80cm 2018年 布面油彩
  • 《三角梅》 王海燕 100x80cm 2020年 布面油彩
  • 《水影系列No.8》 王海燕 40x40cm 2021年 布面丙烯
  • 《水影系列No.19》 王海燕 30x30cm 2021年 综合材料
  • 《克鲁姆洛夫小镇的河岸》 王海燕 50x70cm 2017年 布面油彩
  • 《红房顶克鲁姆洛夫小镇No.4》 王海燕 50x50cm 2017年 布面油彩
  • 《葡萄牙辛特拉街景》 王海燕 50x50cm 2017年 布面油彩
  • 《青岛崂山海港》 王海燕 30x40cm 2017年 布面油彩
展览时间:
2021-09-05 - 2021-09-15
开幕时间:
2021-09-05 10:00
展览城市:
浙江 - 嘉兴
展览机构:
嘉兴美术馆
展览地址:
嘉兴市中和街28号
策 展 人:
陈荣义
学术主持:
张晓凌
主办单位:
嘉兴市文化广电旅游局
承办单位:
嘉兴美术馆
展览备注:
总策划:凌加春

展览介绍

中和之美
——王海燕的《花》与《风景》系列

海燕画花,我以为是中国当代画家中尤其女画家中的典范。奥基弗之后,画花已然成为女性画家的一个标签,尽管男性画家也画花。中国美术史从古到今,有关一部花鸟画史的画家几乎是清一色的男画家。就海燕绘画的油画系统来说,西方艺术史中,现代主义大师雷东、凡·高、高更、马蒂斯、克利姆特、莫奈、马奈、博纳尔、塞尚以及当代艺术大师弗洛伊德、霍克尼、雷东、甚至安迪·沃霍尔等男画家都是画花的高手。但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男性画家们画花大都取其象、轻其意,花的形象背后的意义在男性画家的画面中总是从属地位,意义只是补充。尤其在现代主义画家的画中,花往往是风景的一部分或者作为场景的配置、移情载体和审美客体:凡·高旷野中的鸢尾花是他的忧伤、孤独和不安的姿态,塞尚静物里的花是他研究结构与色彩语言的载体。

奥基弗的出现,改变了男性画家主导的画花的审美视角。这位美国最负盛名的现代主义绘画先驱女性画家,第一次把花朵放大占满了画布,花瓣和叶子放大到蔓延出画框,花的形象视觉和色彩张力大大增强。奥基弗带有新写实观念的“微观花”宣告了花在画面中的审美主体性地位,花是画的主体也是画面的全部意义。奥基弗的花直接挑战了现代主义男性画家们的审美表达,普遍被批评家认为是女性性象征和女权主义思想代言。尽管,奥基弗始终否认,但确定无疑的是,她所画的花就是她生命的证据。

海燕画花,跳出我前述中现代主义男性诸大咖和奥基弗的两极藩篱。她精研中西美术史中的“画花史”,对比、分析其中画家画花之间存在的艺术异同,逐步探索建构起属于自己灿烂的个人画花史。海燕极大地吸收了西方现代主义、中国传统民间艺术和美国现代女画家奥基弗三种花的营养,但十分清醒和坚定地不长成它们的样子。海燕画的花在图式上可以归纳为三种面貌:一是瓶花作为主体占据整个画面,二是丛花作为主体占据整个画面,三是花瓣和花叶被放大充盈整个画面。显然,这三种图式主体的花是挪用了前述中现代主义男性画家和奥基弗画面中的花,比如瓶花是从塞尚的静物画中抽离出来的,丛花是把凡·高旷野中的花作为背景的旷野抹去,充盈画面的花叶直接启发于奥基弗的“微观花”构图。然而,海燕的这种挪用不是直接模仿,而是通过自创的带有超现实的“混合”创作方法,通过二次创造达到艺术的创新。这种“混合”创作方法就是,在挪用西方艺术图式和语言的基础上混合了中国传统民间艺术的观念和表现手法:如不同季节的花拼搭在一个画面中,可综合运用了中国传统民间艺术中图案及纹样的线、面表现手法与西方油画写生中色彩的塑造和表现方法。由此,海燕笔下的《花》系列,线条和色彩看起来是各自独立、舞动的,在舞动中又融合在一起;线条和色彩是轻松的、明快的,呈现出斑斓明澈的动态之美;让人满心地愉悦!不仅如此,在看似轻松的画面背后,还隐含着深刻的寓意,那就是传统民间美术中关于花的民俗的美好象征和寓意,诸如《福寿花》《和合二仙》《淡如菊》《四季平安》《月月花开》等命名都与前述中传统民间美术的观念语言运用暗中关联起来。至此,海燕画的花与西方现代主义史中男性大师们笔下的缺乏主体象征性的花以及奥基弗笔下过分强调女性主体想象的花拉开了距离,在两性审美视角关系中既独立又平等。

海燕的《风景》系列,是她2016年夏天去西班牙旅游和2017年去捷克参加艺术写生活动完成的欧洲各国的“城镇风景”。《风景》系列作品一反《花》系列强调主体形象构图的模式,采取广角的取景构图,把人、建筑、街区、花朵、树木、天空、海洋等包容进画面,而花,就像她游客身份的个体一样,和谐地融入城市这个大家庭中。《风景》系列的表现手法和意义指向依然延续了《花》系列,同样是轻快、曼妙的轮廓线加以色彩的填充塑造,整个画面气氛轻松、愉悦而又祥和,寄托着画家的美好向往。海燕在她的文字记录里,以着迷的文字来描述她喜爱的这些欧洲城市和国内的城市,让人想起意大利现代作家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所不同的是,她在《风景》中更希望直接表达有亲身感受的现实生活中存在的美好及内心美好的意愿。

海燕对自己的《花》《风景》系列,有过这样的表述:“把花视为自己心目中之幸福、吉祥、健康、和谐的化身,是中国人别具一格的感悟生命、理解人生的方式,是华夏五千年的智慧和习性。” “无论画花还是风景,都是在记录描述人生的状态,不断地追求人生最美好的境遇,有花有景有境。”。我以为这就道出了生长于孔孟之乡的海燕为何能画出这般的《花》《风景》系列,它高度吻合了源出孔子的中和之美。而作为中华审美灵魂的中和之美,高度内化于海燕的作品和人生之中,而海燕更希望由己及人。

陈荣义 嘉兴美术馆 策展人

2021年8月23日 写于嘉兴瓶山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孙卉)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