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变形记”詹姆斯·威灵个展

  • 《罗马玻璃器皿》 詹姆斯·威灵 28.6×43.6cm 2020年
  • 《男子塑像》 詹姆斯·威灵 128.3×85.4cm 2019年
  • 《草间》 詹姆斯·威灵 106.7×160.0cm 2014年
  • 《8067》 詹姆斯·威灵 85.7×128.3cm 2008年
  • 《化学制剂》 詹姆斯·威灵 25.4×20.3cm 2015年
展览时间:
2021-04-01 - 2021-05-08
展览城市:
香港 - 香港
展览机构:
卓纳画廊(香港)
展览地址:
中环H Queen’s大楼五至六层
主办单位:
卓纳画廊
参展人员:
詹姆斯·威灵

展览介绍

卓纳画廊香港空间欣然呈现美国摄影艺术家詹姆斯·威灵(James Welling)的个展《变形记》。这是艺术家在大中华地区的首次个展,纵观威灵四十多年的艺术生涯,呈现1980年代至今的数个重要系列,这些创作突出了他在抽象、具象、色彩和摄影方法等方面持续不断的深入探索。

威灵的第一组重要系列《铝箔》(Aluminum Foil,1980-1981),用黑白影像和特写镜头聚焦了被揉皱的铝箔。在这一系列中,威灵并非以镜头去寻找世界中的图像,而是为摄影去建构图像,这标志着艺术家对摄影传统观念的突破。《铝箔》起先会被解读为抽象图像,但若进一步观看,会为观众引出其他解读:浩瀚星空,水波粼粼,夏日绿植,地质地层。这种于抽象与具象之间的游走自如,是他的艺术标志之一。

在《铝箔》系列完成的三十年之后,威灵开始创作《化学制剂》系列(Chemical,2010-),以化学试剂制图成像(chemigram,即在室内光线下,将摄影的化学制品置于黑白相纸之上成像的技术)。威灵使用了多种工具,将液体和粉末状的化学显影剂散布于感光材料的表面,从而得到的抽象摄影,好似微型的行动绘画(action painting)。同《铝箔》系列一样,观者面对的是能产生无限具体联想的抽象图案——它们模糊了再现与抽象的分界。

2004年,从《花》系列(Flowers)起,威灵开始探索色彩。这组物体投影(photogram,即不使用相机拍摄,直接将物体置于感光相纸上成像而制作的照片)的创作持续至2017年。最早的《花》是在彩色暗房里完成的,威灵将色彩鲜艳的凝胶层层叠放在拍摄了花卉的黑白底片上,由此在花朵的形态上增加了不规则的明亮色块。2014年,威灵开始在电脑上创作《花》的系列。他在Photoshop软件中用红、绿、蓝的色彩通道对颜色进行增强,使得作品越来越凸显迷幻的效果。此次展览中的《花》正是他用色最为浓烈的几件。

在《铝箔》系列完成的三十年之后,威灵开始创作《化学制剂》系列(Chemical,2010-),以化学试剂制图成像(chemigram,即在室内光线下,将摄影的化学制品置于黑白相纸之上成像的技术)。威灵使用了多种工具,将液体和粉末状的化学显影剂散布于感光材料的表面,从而得到的抽象摄影,好似微型的行动绘画(action painting)。同《铝箔》系列一样,观者面对的是能产生无限具体联想的抽象图案——它们模糊了再现与抽象的分界。

2004年,从《花》系列(Flowers)起,威灵开始探索色彩。这组物体投影(photogram,即不使用相机拍摄,直接将物体置于感光相纸上成像而制作的照片)的创作持续至2017年。最早的《花》是在彩色暗房里完成的,威灵将色彩鲜艳的凝胶层层叠放在拍摄了花卉的黑白底片上,由此在花朵的形态上增加了不规则的明亮色块。2014年,威灵开始在电脑上创作《花》的系列。他在Photoshop软件中用红、绿、蓝的色彩通道对颜色进行增强,使得作品越来越凸显迷幻的效果。此次展览中的《花》正是他用色最为浓烈的几件。

在创作《花》的同时,威灵还发展了项目《玻璃屋》(Glass House,2006-2010)。艺术家拍摄了建筑师菲利普·约翰逊(Philip Johnson)位于康涅狄格州的家。这座建筑完成于1949年。整栋房子以玻璃与不锈钢建成,日光内外穿透,因其极简主义的美学与对工业材料的早期运用,被视为20世纪现实主义建筑的地标。

玻璃屋在约翰逊生前曾是美国文化名流的会客厅,在他逝世后被列为美国的国家历史地标供公众参观。这次,威灵再次使用了《花》系列早期作品中的多彩层次,将彩色滤镜放在镜头前,从多角度对这座现代主义的经典之作进行拍摄。《玻璃屋》的创作延续了四年,威灵在期间数次到访,捕捉了建筑及周围景观的四季变化。

在《编舞》系列(Choreograph,2014-2020)中,威灵进一步将浓烈的色彩与多层次的图像叠加并用。威灵曾在二十多岁时短暂地学习过现代舞。为了创作《编舞》,他拍摄了数十家舞团的彩排和表演,包括洛杉矶舞蹈项目(LA Dance Project)和露辛达·柴尔兹舞团(Lucinda Childs Dance Company)等。威灵继而将这些舞蹈照片与建筑空间、自然风光的图像进行合成,创作了他所谓的“数码拼贴”。由此,具象的层次彼此掩映,但也竞相争夺着注意力。

而始于2018年的《身体》系列(Bodies)亦采用了类似的分层技法,但是相较建筑或风景,这批作品更为强调身体的形态。不过在《身体》中,我们所看到的不再是现代的舞者,而是来自古典雕塑所刻画的神灵与凡人的形态。

古希腊与罗马雕塑的图像在威灵最近期的系列《集句诗》(Cento,2019-2020)中得到了延续。威灵前往世界各地数十家博物馆,拍摄了这些古典雕塑和物件。为此,威灵发明了一种独特的图像处理方式,将油彩颜料涂抹到照片上,由此产生了浪漫朦胧、有如穿越时空的效果。系列标题“集句诗”指的是集前人诗句、重组写成的诗歌,常见于荷马与维吉尔等人的经典古诗。威灵以此命名,意味着艺术家意从古典的碎片汲取精华,寄于崭新的图像整体之中。

展开阅读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