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一白高天下”齐白石抗战时期绘画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白石刻石1》 齐白石
  • 《“停止见客”门条》 齐白石 67.7×35.2cm 1939年 纸本
  • 《老岂作锣下猕猴印章》 齐白石 3.1×3.2×9.6cm 白文、寿山石
  • 《老岂作锣下猕猴印章》 齐白石
  • 《老岂作锣下猕猴印章》 齐白石
  • 《双肇楼图》 齐白石 33×89.5cm 1932年 纸本 设色
  • 《芋虾图》 齐白石 137×34cm 纸本 墨笔
  • 《九秋图》 齐白石 38.6×444.3cm 1936年 纸本 设色
  • 《九秋图》 齐白石 38.6×444.3cm 1936年 纸本 设色
  • 《九秋图》 齐白石 38.6×444.3cm 1936年 纸本 设色
  • 《九秋图》 齐白石 38.6×444.3cm 1936年 纸本 设色
  • 《四季山水屏》 齐白石 137.8×62cm×12 1932年 纸本 水墨设色
  • 《四季山水屏》 齐白石 137.8×62cm×12 1932年 纸本 水墨设色
  • 《四季山水屏》 齐白石 137.8×62cm×12 1932年 纸本 水墨设色
  • 《四季山水屏》 齐白石 137.8×62cm×12 1932年 纸本 水墨设色
  • 《四季山水屏》 齐白石 137.8×62cm×12 1932年 纸本 水墨设色
  • 《四季山水屏》 齐白石 137.8×62cm×12 1932年 纸本 水墨设色
展览时间:
2021-09-18 - 2021-12-20
展览城市:
重庆 - 重庆
展览机构: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
展览地址:
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36号
主办单位: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 四川博物院 辽宁省博物馆 北京画院
参展人员:
齐白石
展览备注:
展览地点: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4楼临展厅

展览介绍

2021年是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建馆70周年,也是九一八事变90周年,作为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绘画大师抗战时期作品系列展,也是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馆庆系列展览之一的《一白高天下——齐白石抗战时期绘画作品展》,将于2021年9月18日至12月20日在该馆4楼临展厅展出。

展览由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四川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馆、北京画院联合主办,汇集四家机构珍藏的齐白石抗战时期绘画作品和相关展品70余件。其中不少藏品是首次在渝展出,甚至是初次与公众见面:如北京画院藏《蜀游杂记》《与姚石倩书》,四川博物院藏齐白石为王缵绪所刻系列印章,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齐白石赠王缵绪印谱等等。

齐白石是世界文化史上的一个传奇,他的艺术是古今之交、中西之汇的时空背景下,中国传统文化孕育出来的一颗璀璨的明珠。

1931年至1945年的14年抗战期间,是其衰年变法之后的成熟期,画艺与画名终至大成。他的艺术得到民众的普遍认可,声名鹊起。而也是在这一特殊的历史时期,他展示出强烈的民族气节,“九一八”事变后愤然刻下“老岂作锣下猕猴”印章(北京画院藏)。后又以“白石老人心病复作”门条(辽宁省博物馆藏)拒绝与日伪分子同流合污。

与此同时,齐白石与成渝诸人的交往乃至1936年白石入巴蜀,亦是当年文化界之盛事。这一时期留下了齐白石“山水作品当中的最佳者”《四季山水屏》(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四川博物院镇馆之宝《九秋图》(四川博物院藏)等精彩作品,也都将在展览中一一呈现。

可以说此时的齐白石闪耀着艺术与人性的双重光辉,在他的艺术生涯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留下了他与山城重庆说不尽道不完的情缘牵挂。

展览名称“一白高天下”取自这一时期他的作品《四季山水屏》(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中的一件雪景山水的标题。他在画中以篆书自题:“一白高天下”。此句一语双关:首先,这件作品正是采用中国传统绘画技法借地留白的方式来表现皑皑白雪。此外,整幅作品用笔构图简洁,却予人平远旷达之感。这个“白”也体现出齐白石对构图用笔删繁就简的审美意趣与追求。

又如展览中另一幅作品《双肇楼图》(北京画院藏)。此画为横卷,绘柏树掩映的楼宇,背景极简,留下大片空白。受赠人觉得此画过于简少,想请人题诗补空。齐白石特意写信给他:“……以布置少,能见广大,觉胜人万壑千丘也。”由此也反映出此时期他对“一白高天下”这一删繁就简的绘画理念的贯彻。

整个展览汇集了辽宁省博物馆、北京画院以及川渝两地所藏齐白石抗战时期精品作品,实属国内首次。也是第一次通过展览对齐白石抗战时期艺术创作,尤其是巴蜀之行的进行深度解读。

成渝两地自古以来一衣带水,本次展览也是继两地文物局签订《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文物保护利用战略合作协议》后,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与四川博物院落实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又一重要举措。

策展手记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在“十三五”期间举办了“抗战时期绘画大师作品系列展”。2017年为抗战全面爆发80周年,根据策展计划,拟从2017年起分别举办傅抱石、徐悲鸿、张大千、齐白石抗战时期作品专题特展。“一白高天下”齐白石抗战时期绘画作品展正是这个系列展览的收官之作。因疫情原因,本次展览由原定的2020年改为2021年举办,恰逢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建馆70周年,也成为了馆庆之年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馆庆系列展览之一。

一、 展览名称的由来

齐白石是世界文化史上的一个传奇,他的艺术是古今之交、中西之汇的时空背景下,中国传统文化孕育出来的一颗璀璨的明珠。1931年至1945年的抗战时间,是其衰年变法之后的成熟期,画艺与画名终至大成。他的艺术得到民众的普遍认可,声名鹊起。而也是在这一特殊的历史时期,他展示出强烈的民族气节。与此同时,齐白石与成渝诸人的交往乃至1936年白石入巴蜀,亦是当年文化界之盛事。留下了齐白石“山水作品当中的最佳者”《四季山水屏》(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四川博物院镇馆之宝《九秋图》(四川博物院藏)等精彩作品。可以说这一时期的齐白石闪耀着艺术与人性的双重光辉,在他的艺术生涯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留下了他与山城重庆说不尽道不完的情缘牵挂。

展标“一白高天下”取自这一时期他的作品《四季山水屏》中的一件雪景山水自题。他在画中以篆书自题:“一白高天下。三百石印富翁制”。此句一语双关:首先,这件作品正是采用中国传统绘画技法借地留白的方式来表现皑皑白雪。齐白石以浓墨、淡墨、赭石烘托勾勒出地面上蓬松厚重的积雪、柳枝上轻盈的残雪、屋檐逐渐消融的雪。简单的白,也白出了层次感与体积。此外,整幅作品用笔构图简洁,却予人平远旷达之感。这个“白”也体现出齐白石对构图用笔删繁就简的审美意趣与追求。

齐白石的艺术道路是由一个木匠到临习芥子园画谱,跟胡沁园学工笔画,走的是传统中的传统;之后他打破传统,融入金石篆刻之意;又六出六归,搜尽奇峰打草稿,熟而后生,再衰年变法。由临摹到写生到自出心意,他一路求变,打破清代四王以来的加之在传统中国绘画上桎梏,由简单到繁复,再从繁复归于高层次的富于变化的“简单”。因此本次展览采用“一白高天下”来向齐白石的艺术追求致敬。

二、齐白石与抗日

根据《白石老人自传》,初到京华的齐白石,他的作品并不为世人所接受。是陈师曾鼓励他经过三年的衰年变法,到1922年,陈师曾携齐白石画在日本东京参加中日联合绘画展览会,始名声大震于东瀛,之后墙外开花墙内香,齐白石的国内画价跟着水涨船高。对此,齐在自传中不无欣慰地写道:“二尺长的纸,卖到二百五十银币……还听说法国人在东京,选了师曾和我两人的画,加入巴黎艺术展览会……我做了一首诗,作为纪念:‘曾点胭脂作杏花,百金尺纸众争夸;平生羞杀传名姓,海国都知老画家。’……从此以后,我卖画生涯,一天比一天兴盛起来。可以说日本是齐白石的福地,尽管如此,齐白石在抗战期间表现出了强烈的民族气节与浓厚的爱国主义情怀。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齐白石气愤万分,深感亡国之祸迫在眉睫。10月19日重阳节,他与黎松宣相约登上宣武门,见北平当局拆毁城墙出售城砖,回家后即作诗云:“百尺城门卖破砖,西河垂柳绕荒烟。莫愁天倒无撑者,犹峙西山在眼前。”是夜又题一诗:“东望硝烟疑战云,西南黯暗欲黄昏。愁人城上余衰草,犹有虫声哪卿闻。”并注: “此时,东北失守,张学良主张不抵抗。”

齐白石的画在日本享有盛誉,日寇为了掩饰其侵略者的丑恶嘴脸,妄图请出他这样的贤达之士,为其涂脂抹粉,来表现所谓“日中亲善”、“大东亚共荣”。对此,齐白石极力躲避拒绝。旋即,他刻了一方印‘老岂作锣下猕猴’,以示自己不与日寇汉奸同流合污的心情。饶是如此也躲不过日方人员的滋扰,白石老人先后多次避居东交民巷,命仆人阻拦,又在门口张贴门条。门条内容也不断升级,根据《白石老人自述》,自丁丑乱作后,尽管他深居简出,但北平的敌伪分子不断找上门来,请吃饭、送东西、要求合照、“邀请参加什么盛典”。种种圈套,白石老人避无可避,门条由“白石老人心病复作,停止见客”、“画不卖与官家,窃恐不详”、“官不入民家,官入民家,主人不利”再到“三绝止”最后到“停止卖画!”,反映出一位老艺术家为生活所迫的挣扎无奈与充满智慧的抗争决绝。老人为此作诗句:“寿高不死羞为贼,不丑长安作饿饕。”

1937年天津、北京相继沦陷后,白石心情悲愤,自此不轻易见客、不应酬、不照像,并辞去艺术学院(即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和京华美术专门学校教席。期间他创作了一幅篆书作品《篆书马文忠公语》(北京画院藏)以自勉,马文忠公即马世奇(?-1644年),是明亡后首位殉节官员。中有“此三十年,可使其人重于泰山,可使其人轻于鸿毛,是以君子慎之”句,可见白石老人早存爱国守节之志。

1938年,上海南京相继陷落,齐白石听说自己的家乡湖南也沦入敌手,心绪恶劣万分,他的日记《三百石印斋纪事》也就此停笔。

1944年齐白石又为他的学生晓初创作了《草间鹌鹑图》。此图画两只毛羽干枯的鹌鹑,目光炯炯,在草丛中觅食。“草间偷活” 源自清初吴梅村《贺新郎·病中有感》,比喻乱世中挣扎求生的情景。吴梅村因一度屈节仕清“草间偷活”,自认为是“误尽平生”的憾事。作此画的1944年,齐白石在《自传》中称:“我八十四岁,我满怀积忿,无可发泄,只有在文字中,略吐不平之气。前年朋友拿他所画的山水卷子,叫我题诗,我信笔写了一首七绝,说:‘对君斯册感当年,撞破金瓯世可怜。灯下再三挥泪看,中华无此整山川。’”他这件《草间偷活》,利用“鹑衣百结”的成语和 “草间偷活”的典故,表达了对沦陷区百姓挣扎偷生仍不得安宁的慨叹,也是画家对自己身处乱世的深切感悟。那种无可奈何,那种无比沉痛,在字里画间表露无遗。

画家举起自己手中的笔作为武器,先后创作了许多老鼠与螃蟹的作品来讽刺敌人。如他题群鼠图诗:“群鼠群鼠,何多如许!何闹如许!既啮我果,又剥我黍。烛灺灯残天欲明,严冬已换五更鼓。”他画的螃蟹又题:“看你横行到几时!”

同年6月7日,白石老人收到北平艺术专科学校的通知去领配给煤。该校在北平沦陷后已被日人操控,尽管当时的北平煤已很难买到,但他当即去信回绝:“白石非贵校之教职员,贵校之通知误矣!”

1945年8月,抗战胜利,日本无条件投降,齐白石心情兴奋。作《七鸡图》(谐音“七七”,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藏),自题“卢沟有事后无画兴,今秋翻陈案矣!”在给余中英的《牵牛花图》(四川博物院藏)题有“乙酉初秋,心静气平,时居京华,遥寄成都”。是家国平安之后的狂喜,是劫后余生后的庆幸。以至于一年之后,白石老人又在《墨狗图》(辽宁省博物馆藏)中喟叹:“守门不易!”

三、抗战期间的齐白石绘画作品

1931-1945年这段时期,正是齐白石的艺术成熟期,他经历了六出六归,完成了衰年变法,在京华声名渐起,受邀到全国各地举办展览,画艺与画名也终至大成。他主张“作画妙在似与不似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在他的笔下,大凡花鸟虫鱼、山水、人物无一不精,无一不新,为现代中国绘画史创造了一个质朴清新的艺术世界。

在花鸟画上,齐白石师法徐渭、朱耷、石涛、吴昌硕等,形成独特的大写意国画风格。他又极重视写生,又于写生中求变,一变再变,绝无止境。齐白石自署画虾经过五变,老人曾对李苦禅说:“我画的虾是经过多次变化才得其神似的。最初只是临摹略似,后来加入写生。”他“写生半生”才“画得逼真了,最后才以浓淡、深浅的笔墨画出其内在气质。前人画虾,我也画虾,如何画出个人面目呢?我是从变形入手的。我画的虾是河虾、对虾相结合的形象。河虾活泼但失之单薄。对虾丰满、但失之灵敏。两者结合便可取长补短”。老人说:“一种形象的锤炼还要靠观察和细心。过去我贴着虾头点睛。但后来观察到,虾在警觉中双目便横向两侧,我又改变了点眼法,使虾增添了神彩。”这是白石老人对自己艺术追求的态度,细致的观察,大胆的锤炼。最终开创了红花墨叶一派。典型的“红花墨叶”,是用饱满的洋红直接泼写花,衬以黑呼呼的浓墨叶和用焦墨写就的梗,在红黑、浓淡、干湿的对比变化中形成鲜明奔放的视觉效果,表现出浓郁的民间审美趣味,传达了强烈的生命勃发意识。这样的花鸟画一扫传统文人画的荒寒之气,生机盎然,具有烂漫的情趣。

齐白石的人物画学曾衍东又所变化,他用粗劲浓重的墨线勾勒人物形象,用很重的赭石色平涂,而不用素描式的高光点和明暗法,也不分结构去着色。这一时期,齐白石将他书法中简约大方、雄健浑厚的笔意融入人物画中。他用色大而化之,一抹即过,而把精力、功夫下在人物精神状态的刻画和夸张上面,完善了人物内在的神情的表达。其所画人物乍看其貌不扬,细看来笔墨精湛简约,传神生动,功力深厚、意趣盎然。他注情于笔墨纸间,故画出来的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物,无一不反映着自已的生活感受,虽用笔减省,却不乏善良、朴素、睿智、幽默。

齐白石的山水画巧思奇趣、独树一帜、用笔拙朴、赋色丰富,在六出六归之后,“搜尽奇峰打草稿”,使得他的构图不落前人窠臼,“胸中山水奇天下,删去临摹手一双”。也因此山水画成为他最为自傲的作品,多为赠送知己而作。这一时期他的山水画从早期的《芥子园画谱》、四王、石涛等山水画技法,经过六出六归,离家远游,饱览名山大川之后,对山水的理解有了自己的想法。从此,齐白石从真山真水借来自己的亲身经历感悟,画主观的记忆和印象。1931-1945年这一历史时期正是齐白石山水画成熟之时。

1932年感谢弟子张次溪为自己出版诗集而广征名人题诗,齐白石为其作《双肇楼图》(北京画院藏)。此画为横卷,绘柏树掩映的楼宇,张次溪与其夫人临楼远眺。背景极简,仅以汁绿没骨写一抹远山,留下大片空白。可能最初张次溪觉得此画过于简少,想请人题诗补空。齐白石特意写信给他:“承索画《双肇楼图》,以布置少,能见广大,觉胜人万壑千丘也。贵楼题词甚多,不必写于图上,使拙图地广天空。若嫌空白太多,加书题句,其图有妨碍也。先生高明,想不责老懒吝于笔墨耳。请使人携尊笔书数字取去可矣。”由此也反映出此时期他对“一白高天下”这一删繁就简的绘画理念的贯彻。

又如齐白石1938年所作《桃花源图》(北京画院藏)亦白石独出心裁、于传统中创新的又一典型。桃花源本是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常用图式,构图多依《桃花源记》内容布局,山水外应有桃林、渔人、小船、狭窄的山洞与隐居的人群等元素。而齐白石这件作品自题“平生未到桃源地,意想清溪流水长。窃恐居人破心胆,挥毫不画打鱼郎。”完全脱离典故,完全出自自己的意想,且画中未见人或船等必要要素。只有高峡急流,桃林缤纷,几处瓦舍掩映其间。细看一下,黛瓦粉墙,俨然作者家乡模样。构图、布局、想法,无一不是作者自出胸臆,却又带有世外桃源的静谧与烟火气。

四、白石涉巴蜀

1936年齐白石应雅好书画金石的川军将领王缵绪之邀造访重庆、成都,并在成都王缵绪府——“治园”盘桓多月。这次“白石入川”留下了大量的作品,并对巴蜀金石书画界留下了巨大的影响。

王缵绪(1885-1960),字治易,号至园居士,四川西充人。辛亥革命后他成为了职业军人,1926年起先后任国军第二十一军第五师师长、第二师师长、第四十四军军长等职,1929年年底,王缵绪受刘湘举荐,兼任国民政府财政部四川盐运使和四川盐运缉私局局长,驻守重庆。他从当地盐业贸易中得到了大量资财,因而广收名家书画金石赏玩鉴藏。

王缵绪对齐白石的关注,最初主要得益于川人曾默躬(1881-1961)的推荐和齐白石弟子姚石倩(1877-1962)的牵线。曾默躬出生于成都的一个中医世家,极为热爱金石书画。约1930年左右,与齐白石相似的印风与刀法使得曾默躬在代为王缵绪推荐并整理其艺术购藏时,对未曾谋面的齐白石推崇备至。与此同时,身为齐白石弟子的姚石倩,住在王缵绪的重庆公馆之中为其所购藏的书画篆刻整理编目,自然也向王缵绪推举了齐白石。根据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1931年(辛未)齐白石赠王缵绪《白石印草》及北京画院藏《与姚石倩书》,可知王缵绪早在1931年就曾请远在北平的齐白石为其所集印谱题记,齐白石在文中称“治园将军,考藏昔贤碑帖,征收时人书画篆刻题识。诚爱古人,不薄今人,此之谓也”,并在衣食起居、生活钱财等各方面对他进行了馈赠和照顾,专门相送“磨墨小婢”寿华侍奉齐白石,而齐白石也通过姚石倩向王缵绪转达了希望为外孙邓平山、邓金山等人安排工作的请求,王氏均一一满足。他还将王缵绪比作慧眼识珠、发现李白才华的唐代荆州长史韩朝宗(即韩荆州),感叹道:“神交之道,虽古人未有能如治园之笃者。因感,余梦见荆州”,并赋诗曰:“百回尺素倦红鳞,一诺应酬知己恩。昨夜梦中偏识道,布衣长揖见将军。”

1931年春天,王缵绪便开始邀请齐白石前往四川游览,但齐“因时变未往”,婉拒了王氏和门人姚石倩的邀请,后又在当年为王缵绪部下两位心腹将领的一次伤亡寄去挽联致哀。1932年8月前后,齐白石为王缵绪作《四季山水屏》,这是齐白石自“衰年变法”后极为罕见的山水巨制。如此精心细作的大尺幅十二条屏,在齐白石传世山水中至为罕见,被誉为齐白石山水中的最佳者。

此屏自署标题者七幅,即《清风万里》、《岱庙图》、《借山吟馆图》、《绿天野屋》、《荷亭清暑》、《一白高天下》、《雨后云山》;未署标题者五幅,根据题跋、内容可命名为《斜阳水渚》、《飞鸟暮归》、《月圆石寿》、《木叶泉声》以及《梦游渝城》。其中:《清风万里》设色写江天景色。画分上中下三段,上段为以绛紫色渲染的天空,下端树林的枝叶被风吹向了一边,中段隔以大幅的波涛水景,远处缀以白帆数片,营造出平远辽阔之色。作者自题“清风万里。画吾自画。”其中 “画吾自画”语出陈师曾在其《借山图卷》中的题诗“画吾自画自合古,何必低首求同群?”。最初齐白石的山水画在那个沿袭“四王”风格仍占主流的年代里受到冷遇,很多人骂他是“野狐禅”,只有徐悲鸿与陈师曾慧眼独具,看到了齐白石山水画的独特魅力。故陈师曾有此语,也正是由于陈的激励,齐白石才走上了衰年变法之路。此幅作于其衰年变法之后,用笔简练,挥洒自如,“清风万里”是指画中风物,更是作者心境自况。

《岱庙图》设色绘泰山岱庙景色。构图极简,仅红墙掩映一松间,远处一红一绿两馒头山而已。虽自言仿沈石田,却是奠定在六出六归遍游名山大川的基础之上。“馒头山”山形即是化用自桂林山水,而几乎等大相对排列的红山绿山也是在以往传统的中国画中未曾见到过的。这种源于实景写生构图方式完全不同于传统的图式,和大胆浓烈的色彩碰撞之法显示了齐白石自己独特的创造性。

《借山吟馆图》近景是水中的浅滩、凫水的群鸭,中景大片的竹林,几座黑瓦房屋隐现其中,竹林边静水小桥,怡然待人,远景淡现几处清明的山峦。可以看到画中景象是桂林山水与家乡山水的典型融和。齐白石把自己的借山吟馆建于如此优美且具诗意的景象之中,并题句“门前凫鸭与人闲”,应该说,这种综合与想象的山水是齐白石对家乡生活的美好回忆与留恋,更可以说是对理想生活的一种向往。

《绿天野屋》水墨写绿蕉丛中野屋景色。这是十二条屏中仅有的两幅纯水墨而不施色的作品之一,以黑白的水墨来体现标题中漫天蕉林的绿意,这是中国画中常用的手法。远处的山用传统较为中规中矩的皴法和点苔,但蕉叶却用了白描的手法细细绘出,虚实结合,是白石老人的创新之举。

《荷亭清暑》设色写荷塘中有水榭可供消夏纳凉之用。此幅构图新奇,仅一水榭位于漫天莲叶之中,而于绿叶中又缀红莲如繁星点点。莲叶用笔水润,叶色深深浅浅,错落有致,简中见繁,意境深远。使人望之暑消,悠然凉生。

《斜阳水渚》设色写日暮时分水面沙洲上鸬鹚嬉戏情景,这是齐白石爱画的题材之一。这可以追溯到1904年。那年,他跟随老师王湘绮游江西,在途中见到沙洲上的鸬鹚,以后就常画这种水禽了。鸬鹚俗称“鱼鹰”,能潜水捕鱼,各地渔人都喜欢饲养它们。白石画鸬鹚,大抵配以秋水、沙渚,有时还以柳岸、农舍、远山、落日作背景,是山水画,又兼容了花鸟画的因素。秋色空明,水天一色,鸬鹚嬉水,这是一幅多么自由惬意的美景!

《飞鸟暮归》设色绘暮鸦飞还景色。古木寒鸦也是齐白石爱画的题材之一。在本作中暖色调的天空使得古木寒鸦通常所代表的枯寂萧索景色变得悠闲温暖起来,这跟齐氏在衰年变法物我两忘悠闲自得的心境是分不开的。与《斜阳水渚》一样,在山水画中融入了花鸟画的因素,寥寥数点勾勒出暮鸦不同的姿态,彰显了白石老人深厚的花鸟画功底。

《月圆石寿》 “月长圆,石长寿,树木长青。治园运使论定。壬申七月齐璜赠”。此幅是十二条屏中唯一在款识中标明年代的,据此此屏被认为作于1932年齐氏69岁之时。今每幅细细读来,所作风格均有少许差异,大抵应为其盛年之作,但先后应略有差异,并非同时所作。以此件用笔较中期更为简练,墨色略淡,笔锋大,多用侧锋平涂,构图以两山相对而出,月升其间,下缀杂树,水气蕴然。是典型的齐白石晚年作品。

此外《一白高天下》《雨后云山》(《木叶泉声》《梦游渝城》亦各具特色各有擅场,或以留白法写雪景,或用传统的米法写出了自己的桂林山水式的云山,用自己独特的视角与技法勾勒出不一样的山水。在欣赏白石老人的诗书画之外,本屏的另一看点在于“印”。本屏共计钤印34方,除白石老人自己的钤印外,甚至连收藏者王缵绪的印章都全部出自白石老人之手。可谓是齐氏治印艺术的一次小小的集中展示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梦游渝城》中所题:“毋忘尺素倦红鳞,一诺应酬知己恩。昨夜梦中偏识道,布衣长揖见将军。梦游渝城诗,将军谓治园君。治园将军一笑,白石草衣齐璜”。后来齐白石在《白石老人自述》一书中也曾提到“四川有个姓王的军人,托他住在北平的同乡,常来请我刻印,因此同他通过几回信,成了千里神交。春初,寄来快信,说:蜀中风景秀丽,物产丰富,不可不去玩玩。接着又来电报,欢迎我去。”其时王缵绪任国民革命军二十一军第二师师长兼四川盐运使,驻守重庆。故此屏中有《梦游渝城》画并题诗。该诗又收录入《白石诗草》,序曰:“王君治园与余不相识,以书招游重庆,余诺之。忽因时变,未往。逐为万里神交。强自食言前约,故梦里独见荆州。”

1933年,齐白石又遣三子齐子如赴蜀,并将自己和胡宝珠的合拓印谱“代呈”王缵绪,并自题云:“此四本乃璜与姬人手拓,不欲赠人。今儿辈游蜀,璜无所寄赠治园将军,检此令子如代呈。癸酉春齐璜。”虽然自己并未亲临蜀地,但此时的齐白石已重新开始对川中的人文风物有所向往,并称自己与未曾谋面的曾默躬为“余神交友”,王缵绪为“余未曾相识之知己”,姚石倩、余中英等人则为 “余弟子”,由此感叹“余与西蜀人士之缘,何众且深也”。

1936年3月27日上午,王缵绪委派四川著名金石家吴秋士,代表川中书画界,乘飞机抵达北平,登门邀请齐白石来川游历。4月27日,齐白石一行从北平出发,开始了他此生唯一的一次川蜀之游,这是齐白石自“六出六归”之后的又一次长距离游历。途中经过胡宝珠家乡丰都,带其祭拜母亲坟墓。

5月6日到达重庆,5月16日由王缵绪陪同抵达成都,住成都南门文庙后街王缵绪府邸“治园”。

齐白石此次成都之行留下大量墨宝,公私庋藏不在少数。这些作品中有些是在治园中画给王缵绪的,也有结交军政要人,以及赠送友人、学生的。四川博物院藏《岱庙图折扇》《苍松斑鸠图》《松鹰图》《九秋图》等俱是此时作品。其中齐白石为弟子余中英创作的《九秋图》描绘雁来红、芙蓉、秋菊、荷花、海棠、鸡冠花等九种花卉,看似分株独立,实则顾盼有情,五彩缤纷,生机盎然。花丛中点缀蜜蜂、蜻蜓、螳螂等,或栖息于叶之上,或追逐于花间,或振翅欲飞,栩栩如生,跃跃欲动。整个画卷构图严密,动静结合,工写穿插,秋意萧疏,活色生香,齐白石以率真老辣的笔墨、鲜艳亮丽的色彩、生动自然的造型及天真童趣的心灵创造出美妙的大自然律动。

齐白石抵达成都的第二天上午,余中英就同姚石倩一同前往文庙后街王瓒绪公馆拜访了老师。余中英非常珍惜恩师在成都的日子,时常登门请教。白石老人为余中英创作了多幅作品,如《双鸭图》(成都博物院藏)、《墨竹图》(成都博物院藏)、《白衣大士图》(成都博物院藏)、《花卉图》(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藏)等,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这幅《九秋图》巨幅长卷,1936年在诗婢家装裱时即已轰动一时,现已成为四川博物院的镇馆之宝。

在成都期间,齐白石除了每日勤勉作画,还积极结交朋友。甫抵达成都,他就跟他的学生姚石倩打听“予欲问问此地之名人几何?予有意相访耳。”之后如他所愿,先后结识了陈石遗、方旭、王伯与、黄宾虹等人。也引出了一段四川艺坛“陈石遗夺画王伯与”的公案。

五、结语

一白高天下。除了画家对艺术风格上的追求,又何尝不是其不与日伪分子同流合污、清白做人的真实写照?在抗战这段历史时期,画家本人展现出了高洁的民族气节,而画家的画意画技也于此时精进。本次展览的举办和作品集的出版希望能使人们对齐白石抗战时期的高尚人格及艺术成就产生新的认识。

展开阅读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