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今天”陈琇源个展

  • 展览海报
  • 《20200201-201210730的今天》 陈琇源 30×20cm×6 2021年 布面丙烯
  • 《I AM1》 陈琇源 20×100cm 2018年 布面丙烯
  • 《传道书》 陈琇源 70×70cm 2020年 布面丙烯
  • 《绘画影像-风景》 陈琇源 31×20cm 2020年 布面丙烯
  • 《绘画影像-口》 陈琇源 100×100cm 2020年 布面丙烯
  • 《听》 陈琇源 50×50cm 2020年 布面丙烯
展览时间:
2021-09-26 - 2021-10-25
展览城市:
江苏 - 南京
展览机构:
FFA艺术中心
展览地址:
南京市江宁区龙眠大道668号龙庭水岸别墅区
主办单位:
FFA艺术中心
参展人员:
陈琇源

展览介绍

FFA艺术中心即将于2021.09.26-2021.10.25荣幸呈现当代艺术家陈琇源的个展“今天”,她以绘画影像作为方法论,以时间作为线索,从语言、图像、内容多个维度展开,无论是人、风景还是具有时间性的“今天系列”,有着强烈的文化属性,放置在全球文化背景下突出自己的特点,在地性、社会性、当代性是她建立艺术逻辑的核心。打破传统绘画的方法论,利用当代新媒体艺术的手段,从个人角度出发,消解东西方文化冲突,可以说是陈琇源作品给予观众的启示。

艺术创作是我一种直面黑暗与光明的体验,这种黑暗并不是负面的,它可以迸发出一种超越黑暗表面超越伤痛的治愈积极的力量,并持续延伸发展。绘画是一个揭开隐藏的自己和背后成长环境的面目过程,有虚假,有丑陋,有真实,有美丽,有伤痛有喜乐。创作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建立理性的过程, painting这个词很有意思,拆开后是pain+t+ing:就像把Pain 放在十字架上,在当下感受的痛处,把痛交出,从这痛当中被十字架救赎与超越,最后才能得到另一种更为有生命力的力量的延续。在这个pain里,对于我来说还有脆弱是我创作的另一个切入点,在脆弱,痛和焦虑处去寻找真实的力量。焦虑与痛并非是负面的,它也是一种非常有力的力量,一种非常当代的经验,焦虑是一种自我保护模式,它可以加深自我的认知并且认知自己与环境和他人的关系。焦虑还能激发创造力,召唤出无穷能量,是具有开发生产力的感觉结构,但是在这种物质欲望和渴求再不能被满足的时候,就能唤起个体最内在,最本己的灵性认知和生命力,是一种理性的自由的秩序与规则。

在这样的世界认知背景下,我的创作方式是影像的动态图像与静态图像的相互转化。在我的绘画作品中我的一幅画也是一部动态的影像作品。我用处理影像的手法来处理绘画。影像的每帧图文就是我的画作的每一层底画,最后呈现的画面就如影像最后一帧的静止画面一样。但是最底层的现实素材已经被碎片化,抽象化,隐盖了本身的信息,呈现的画面其实已经是一部静止化的有自身结构的影像,只是每一层图像都被上一层覆盖,每一帧画面都纵向聚集在一起,现实存在但是却又是不存在事实又是存在。时间性在画面叠加沉淀凝聚,人的隐退不在场,痕迹的显现与空间性。(艺术家陈琇源创作方法论)
陈琇源的“今天”系列建立的文化符号,是以正在进行时作为基准点,组织新的编码,似乎是在呼应数码影像时代的万千图像。尤其疫情以来,人类的意识冲突,两极分化,似乎将人重新置入一个生命认知的新世界中,在陈琇源这里,“今天”不是历史的重塑。她的另一系列“原来与后来”则是在“今天”对过去与未来的一个节点反馈。今天看似是一个消化的过程,实际上是以国际的视野介入发生的当下,隐匿起来的故事或者内容,以找寻的方式启迪观者予以思考。在语言风格上,陈琇源介入抽象与具象之间,层层覆盖破坏聚集的方法,直至出现她所需要的状态,模糊的、清晰的,递减或者递加以达到艺术家所表达的观念。

陈琇源将人的隐去作为不可见的部分,而可见的似乎是对抽象的“今天”的一种回应。那些模糊的不断被覆盖的文字,并不清楚其具体的指向,而手指的动作似乎是伏案的状态,而翘起的右手食指似乎有所暗示,仿佛是敲动的音符,手臂轮廓的黑色线延伸出来的边界线将整体画面切割,文字作为表层覆盖了整个画面,艺术家尽可能的在处理上将空间想象力提升。这种微妙的画面,给予的声音,以听作为回击,是在文化层面上的哲思。

陈琇源的“传道书”让人想起来了摩斯密码,传递着复杂却清晰的信息,而青绿的树叶以“绿色”作为眼睛隐藏在“文字”的背后。今天人类的主要冲突依然表现为文化价值冲突,或者说是隐形宗教的战争。在全球化的今天,人类的世界所带来的变革似乎降低了文化冲突的血腥,但是新的技术统治则强化了人的机械动作。那么艺术家笔下的"传道书“是否是对于我们当下的精神呼应或者是对秩序的回应。

书写性是陈琇源作品的一个特点,这种中国汉字的书写方式,是艺术家作为一个东方人的文化属性,而她的语言表达体系则是当代的,这种表达的优点在于可以窥见艺术家的独特思考。一个放置在全球视野下的当代书写。从她的作品同时可以发现当下时代的发展轨迹,数字化时代关于“视窗”的思考,从技术上看她尽可能利用绘画影像作为手段,而在观念上她又尽可能让作品可读,打破地理或者文化限制。抽象的精神是她作品的内核,不可见的部分是她书写的精髓。

“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是对生命的终极提问,而陈琇源则将自己作为哲学提问,指向“我是谁”。这看上去不再是一个文化命题,然而对于一个有着中国文化身份的人来讲,“我是谁”则是一个需要放置在文明视野下的思考。正如艺术家在自己的方法论上表达的那样,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两个并置在一起审视,那么似乎一切都清晰起来,“I AM”左侧的“I”和右侧的“I”所产生的微妙差异,暴露了一个“今天”视角下的自己,而这个自己似乎又是对另一个群体的反馈。

如果从2018年的“I AM”追起,再往“今天”推进,我们看到的一个做减法的过程,从人的在场到人的消退,是艺术家在抽象层面上对于本质的叩问。

展开阅读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