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光之轮廓”许玲个展

  • 展览海报
  • 《非器I》 许玲 40×16×25cm 2020年 白陶
  • 《非器II》 许玲 28×12×24cm 2019年 瓷
  • 《非器III》 许玲 23×20×23cm 2019年 瓷
  • 《非器IV》 许玲 25×20×23cm 2019年 瓷
  • 《非器VI》 许玲 22×17×18cm 2020年 瓷
  • 《花非花-幻影》 许玲 50×28×60cm 2020年 白陶
  • 《花非花-舞》 许玲 58×43×50cm 2021年 瓷
  • 《花非花-云裳》 许玲 70×55×42cm 2021年 陶
  • 《花非花-逐流》 许玲 45×30×44cm 2021年 白陶
  • 《石影-翠涧》 许玲 58×38×47cm 2021年 陶
  • 《踏雪寻竹》 许玲 37×25×43cm 2019年 陶
  • 《竹影-晨曦》 许玲 62×16×40cm 2020年 白陶
  • 《竹影-拂云》 许玲 53×20×62cm 2019年 紫砂
  • 《竹影-光晕》 许玲 40×27×35cm 2020年 紫砂
  • 《竹影-栖》 许玲 36×27×42cm 2021年 紫砂
  • 《竹影-清风明月》 许玲 60×20×40cm 2019年 瓷
  • 《竹影-山峰》 许玲 60×30×45cm 2019年 瓷
  • 《竹影-素节》 许玲 80×30×53cm 2019年 白陶
  • 《竹影-余晖》 许玲 58×38×47cm 2021年 陶
  • 《竹影-竹浪》 许玲 40×23×40cm 2020年 白陶
展览时间:
2021-10-16 - 2021-11-01
展览城市:
江苏 - 南京
展览机构:
问象艺术空间(展馆B)
展览地址:
中国南京石头城路69号留创园1栋203
主办单位:
问象艺术空间B展馆
参展人员:
许玲

展览介绍

许玲对西方立体派艺术一直关注和抱有兴趣。2018年她到法国参展时,特意骑着单车穿过大街小巷,找到扎德金艺术馆观看立体派雕塑家ZADKINE的作品,这些对许玲的创作都有很大影响。作为一位当代陶瓷艺术家,身处工业化、规模化大生产的现实局面,特别是目睹景德镇每天不可计数的陶瓷器皿制作,就必须面向整个世界和时代,考虑自身在陶瓷艺术领域的差异化发展问题。在“破”与“立”的命题上,为了实现先“破”后“立”的全新创造,许玲在万千成器之间,探索寻找一种“非器之器”的艺术形式语言。

二十世纪世界著名雕塑大师亨利·摩尔高度抽象变化的作品,给了许玲很大启发。她把随处可见的传统器型,进行夸张变化和扭曲变形,创作出具有独特意味的“非器”系列作品。从这些具有差异化和陌生感的作品中,我们也能看出前后时期的变化,早期更具象还是明显带有某种器皿的影子,后来更加抽象渐渐突破具体器型的约束,达成了“非器之器”的艺术蜕变。在此破除常态的过程中,许玲吸收中国传统竹文化、太湖石文化要素,便有了很多新的发现,开启后来的“竹影”系列、“石影”系列、“花非花”系列等艺术创作。

许玲的家乡是中国著名陶都宜兴,自幼居于太湖之畔,出入竹林之间,耳濡目染,日积月累,成为她幼时宝贵的生活体验。家乡大面积的山林竹海已经留下深刻印记,儿时穿行其中便常看到竹摇叶摆,也见过大风时如波涛汹涌的竹海画面。另一方面,环太湖地区如苏州、无锡等地不乏传统中式园林,许玲也被江南中式园林文化深深浸染。其中最常见的太湖石,大巧若拙,浑然天成,有重峦叠嶂之姿,可谓江南园林叠石理水的核心要素。许玲以陶泥为创作材料,以竹子和太湖石作为审美意象,仿佛唤醒了内心深处的情感记忆,通过一系列陶艺雕塑作品尽情流淌出来。

许玲的“竹影”系列作品,与太湖石形态进行深入融合与重生,突出表现竹子节节之间的规则感、秩序感与节奏感。江南的竹与石,在许玲手中形成空前的统一,其文化意蕴与艺术形态,都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在许玲的这类作品中,有的突出表现了竹节间的韵律,有的生动表达了风中竹叶的神采。许玲用泥片拼接捏塑成型的方式,通过分解重构、虚实结合等艺术创作手法,实现对传统竹文化、太湖石文化的现代重构。

竹子在园林中起到很大的造景作用,并且与白墙、窗棂以及映照的竹影,共同营造出绝佳环境氛围。在晨曦、暮光或月辉的笼罩下,竹与影或透过漏窗,或映在白墙,不同季节时辰各有不同景象变化。郑板桥表达过观看竹子的体会:“江馆清秋,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胸中勃勃遂有画意。”许玲的“竹影”系列作品,也有这种“烟光日影”的艺术体验和“胸有成竹”艺术创作过程。这不仅是继承传统竹文化渊源,也有作者基于现实情境基础的艺术创造。

艺术中的竹与影,往往是形影不离,在一件作品上体现两者共生、共态关系。“竹影”系列作品并不试图去塑造完整的竹子,而是从万千竹海中截取某段竹节、枝叶,进行局部的放大与特写,以管窥蠡测之法,展示大千世界。强风下竹海汹涌,此起彼伏,而反映到细节的竹节上面,则是这种强大动势的微观体现,形式上曲线流动感非常强烈,整体内容又非常简约而纯粹。也有的作品是表现安静的竹林,非常静谧没有这种强劲的动感。夕阳西下、夜幕展开的竹林里,渐渐变得清幽而空寂,微风过处暗影婆娑。为表现这种环境和感觉,许玲用暗色系釉塑造出这类“竹影”雕塑作品,并保留一点幽深的斑斑驳驳的肌理。夏日正午时分强光照射下的竹子,史上少有艺术表现。许玲用贴了金箔的竹叶作为实验,表现烈日下金光闪闪的竹叶,视觉上耀眼且形成颜色的冲撞。

虽然竹子本身为绿色,古人作画有墨色、红色等形式,许玲的塑造多是白色,用纯白色形式塑造竹子的片段,将竹子最富韵味和美感的形态,进行最纯粹而精炼的表达。这种白泥塑造出柔软且柔韧的态势,符合竹子的材质品性;这种素雅洁净之色,也更符合竹子的高洁气质。究其更深一层原因,应该还是离不开白墙竹影的关系,所谓素以为绚兮,绘事后素。正是因为白色才让竹之影有了依托,白泥塑造的竹子雕塑本身,就包涵了白墙和竹影的光影意蕴。

许玲后来的“石影”与“花非花”系列作品,其实都是“竹影”系列的延续,能感受到贯穿其间的艺术语言体系也是一脉相承。许玲的“石影”系列作品,借鉴了太湖石的 “瘦、漏、透、皱”等审美品质,又有很大的艺术创新与变化。因为作者借鉴吸收了中国传统青绿山水的意蕴,作品整体蜿蜒柔美许多,更加通透轻灵,仪态万千。许玲的竹、石系列作品,背后是竹文化、太湖石文化,不仅寄寓了古代传统文人思想,也包涵对当下人与自然关系的思考,而且后者渐渐成为更被关注的意象主题。

许玲把“花”作为创作的主题,推出“花非花”系列作品。这是全新解构和重建的艺术之花,褪去了世俗的花型花貌,以全新生命在泥土里生长出来。许玲用泥土塑造出花瓣的柔软与飘逸,将被风吹过时花瓣的灵动展现出来,其釉色犹如云霞般梦幻,与似花非花的抽象造型相得益彰。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花非花”系列作品,塑造出《红楼梦》中黛玉葬花的诗情与意境。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许玲其实是借作品表达怜花之情、惜春之意。每个人的青春美好年华,都是非常短暂,仿佛昙花一现。我们匆匆步入中年,很快又将走向老年,生活节奏却还在加快。“花非花”寄寓了人世间这短暂的美丽、宝贵的时光,总是令人唏嘘惋惜。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许玲以泥塑花,再现花之风韵神采,然而重塑之花,已经脱胎换骨成非花之花,重新展开的花瓣花叶,也仿佛是将人生重新来过,观者或能从中悟到更多。

佛曰“一花一世界”,“花非花”系列的探索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广阔的空间等待去发现和表现。自古以花为题的艺术创作并不鲜见,许玲跳出狭隘的女性视角,体现出面向普世生命的深刻关切,其中有悲天悯人的情怀,也有细腻生动的情感。许玲手中塑造的花,并非常见的女性之花,而是生命之花的寓言。许玲的“花非花”系列作品,其实是展示和思考时间和生命的问题,“花非花”作品本身,既是有机的生命形态,也是展示抽象时间的流动状态。

许玲是雕塑艺术科班出身,有着扎实的专业功底,近年博士攻读考古专业,学术领域亦有专擅。她一方面学习西方和现代艺术,视野开阔而自由探求,另一方面又与古为徒,深研历史文化传统。所以从她的作品中,能看到中国的文化基因,同时也有西方的艺术观念。许玲近年屡获大奖,备受业界瞩目。很多人研究她的系列雕塑作品,何以能引起如此大的反响?综上看来,就是她对古今、中外优秀艺术的全面借鉴学习,以及基于自身视角的文化阐释与艺术再造。由此出古入今,博采中西,不仅在一定程度上形成许玲个人的雕塑语言,确立独特的风格面貌。中国“竹”与“石”本身文化积淀深厚,许玲将两者统一融合到自己的创作中,也构筑起作品深厚的文化根基和崇高的文化品格。

展开阅读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