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天堂游戏”瞿广慈个展

展览时间:
2011-01-27 - 2011-02-27
展览城市:
香港 - 香港
展览机构:
香港梳士巴利道半岛酒店
展览地址:
香港九龙尖沙咀梳士巴利道(近尖东地铁站)

展览介绍

我这么猜想,天堂实行的也是集体主义,我们活着时在群体中渴望同侪的认同,我们死以后在天堂里接受神的庇佑,我们身穿相同的白袍,一起拥抱天使撒落下来的金色福音。

人类是虚弱的动物,无法离群索居,因此我们对于天堂的渴望,只是我们现世那份集团感需求的再延伸,所以地狱是可怕的,除了刀山油锅外我们必须承担永远的孤寂,在忍受疼痛后,我们双脚踏着冷却下来的熔岩,一个人。

或许正因如此,我们对于艺术表现出来的孤寂总是沉默地、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我们担心若太过于投入,我们自己也将陷入那孤寂的风景之中。孤寂的五官是紧缩的,这紧缩感还继续传染到肩膀、手臂、胸脯、双脚,紧缩到把我们从背景中挤压出来,让我们变得完完全全的孤独。

为了避免成为没有背景的孤独个体,我们开始寻找同伴,只是我们的野心已经比亚当夏娃大太多了,我们除了要找另一个伴,我们还不能欠缺让我们有归属感的亲密集团,于是乎宗教产生了、民族产生了、国家产生了,结果我们找到了太多的「同」,迫使我们再也无法忍受一丁点的「异」。中世纪基督教指控犹太人不相信圣饼为基督圣体的化身,甚至故意以尖刀刺穿、蹂躏面饼以亵渎这个信仰,因此基督教在举行弥撒时特别展现圣饼转变为血块的神迹,在看不见神迹是信仰不够坚定的心理压力下,神迹成为集体主义的幻觉。

到了现代,集团间的冲突转变为血淋淋的个人暴力,那些伤害者的愤怒从大我降至小我,野蛮往往起源于一种亲密感的背叛,例如当发现工作伙伴竟是对手企业的卧底、当发现枕边人竟是谋财的骗子,我们一旦在所熟识的个人肉身面具背后,揭示出令人憎恨的、官方定义的身分,发现与自我定义相违背的「异」,那接踵而来的深刻背叛感将足以让我们丧失应有的理性。

因为集体而无法忍受的孤独、因为认同而发生的愚昧、因为亲密而无法原谅的背叛,这些人类尽其一生避免的情节与情绪,都在瞿广慈的雕塑中排列出来。瞿广慈引用的历史故事与象征把这些情绪垫高放在一个尖端上,我们还必须为随时会滚落下来的自己捏一把冷汗。对的,我们不知为何,很容易把自己与瞿广慈作品中的人物同等,或许是因为那不完美的肉身,或许是因为那几乎要取代我们气息的气氛,我们发现我们的确与他们共通着,我们在「他们」之间,找到了「我们」的群体情感。

大的物语正在结束,小的神话正在开始,我们身上泼淋着这时代的唐突与戏谑,但是我们仍希望变成下一个集体神话的主角。我们准备好姿态,我们严阵以待。

展开阅读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瞿广慈

  瞿广慈,1969年生于...

进入艺术家官网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