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日常的遐思:夏日策展笔记之二

  • 展览作品
  • 展览作品
  • 展览作品
  • 展览作品
展览时间:
0000-00-00 - 2011-10-17
开幕时间:
2011-09-24 15:00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龙艺榜
展览地址:
北京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797东街
策 展 人:
托泥
参展人员:
刘瑞昭黄恺袁佳于瀛苏锐冯莹文悦

展览介绍

刚想吃猪肉,涨价了;刚想去旅游,高铁追尾了;刚想看故宫,专家把文物弄碎了;刚想坐电梯,倒转了;刚想捐个款,郭美美出现了(摘自网络论坛)…这个夏天是我记忆中最多事烦闷的一个夏天:人心不古、商人无信,伴随着美债危机、英国骚乱,而艺术市场被投机逐利者左右,人心像如热锅上的蚂蚁。无孔不入的互联网论坛、微博、媒体如同一架巨大的偏光、失焦的水晶魔镜,扭曲着人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将我们流放在荒诞无常的异乡。我开始羡慕资讯闭塞、小国寡民的古代,灵魂可以在清净空明中自由生长。明代浮白斋主人在《雅谑》中讲了一个县官拜会乡绅的故事:“华亭丞(丞,古官名,在此相当于今天的副县长)谒乡绅,见主人未出,便于座上鼾睡。倾之,主人至,见客睡不忍惊,对座亦睡。俄而客醒,见主人熟睡,则又睡。主人醒,见客睡,则又睡。及丞再醒暮矣。主人竟未觉,丞潜出。主人醒,不见客,亦入户。”故事中主人与客人互不惊扰对方的走神小憩,在安静的暮色中相对而寐。如果在今天,一个副县长下乡一定是一个歌舞升平、鸡飞狗跳的场面。

《日常的遐思》的策展意念是观察艺术家各自进入的“走神儿”的心境:他们自言自语,操练着各自偏执的技艺。与猴子玩杂耍的笑面浪人(苏锐)、在无稽的超现实的空间中冥想的雄鹿(冯莹)、精灵古怪的连体婴(文悦)、在童年的恶作剧里患了失忆症的儿童(黄恺)—无视周边的动荡,艺术家们都构造着独特的世界。袁佳痴迷于用椴木创造作品,为此她购置了大型的木工器械,潜心研究木加工方法;日常物体和动物被她赋予了关节,随时可能自己惊醒,摆动、跳跃,摆脱人的控制,自行其是:细长腿的餐桌带着鸭子逃跑、家具从墙上跳下来、猪身体上拉开抽屉……既有童话般的美妙可爱,也混和着对荒谬现实的不信任与质疑。

我很欣赏于瀛沉静而善于思考的性情,他在作品《身体福音堂》中并置着耶稣、玩偶、动物,追问着身体的文化和精神属性;而《上海画家》中女性的身体、姿态解析着在以男性艺术家为主导的女性题材绘画中女性被欣赏、玩味的方式。与于瀛的交谈提起了他和我共同喜爱的法国小说家阿兰·罗伯-格里耶(1922-2008)。毕业于农艺学院,格里耶年轻时在法国乡间的人工受精及激素实验室工作,每八小时一次,每天三次,每次四十分钟左右给上百只雌鼠作生理实验涂片;其余时间他就在公牛的谱系图表的背面写小说。格里耶认为:“二十世纪是不稳定的、浮动的、不可捉摸的;外部世界与人的内心都像是迷宫。我不理解这个世界,所以我写作。” 这个“走神儿”的大师、关注微观的物的世界和心理描写,好像在厮杀的战场上目不转睛注视着一面飘动的旗帜,战场的生死却如过眼烟云。而于瀛绘画中的场景超越了对现实的再现性描绘,以文化研究与心理分析的视角,正在形成独特的观照世界之道。

鲁迅在与弟弟周作人因家事决裂之后在日记中写道:“是夜始改在自室吃饭,自具一肴,此可记也。”与世界的喧嚣决裂,沉浸于奇幻的遐思中,我希望这些艺术家在自我精神高蹈的烂柯山中神游无倦。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苏芳芳)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