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心期物外”卢昊个展

  • 风景No.2
  • 风景No.3
  • 风景No.13
  • 风景No.29
  • 风景No.30
  • 日常生活No.2
  • 日常生活No.3
  • 日常生活No.4
  • 日常生活No.5
  • 日常生活No.6
  • 日常生活No.7
  • 日常生活No.8
  • 日常生活No.9
  • 日常生活No.10
  • 失色的生活No.1
  • 失色的生活No.2
  • 失色的生活No.3
  • 失色的生活No.4
  • 文艺
  • 无人的上河图
  • 饮料
  • 知识
展览时间:
2015-01-18 - 2015-03-28
开幕时间:
2015年1月18日, 15:00, 星期日
展览城市:
上海 - 上海
展览机构:
我们画廊
展览地址:
上海五维艺术产业园
策 展 人:
徐钢
参展人员:
卢昊

展览介绍

在贝林-高乐努对于2007年第12届卡塞尔文献展的尖锐的批评中,他指出整个文献展最大的亮点之一是卢昊的作品《长安街长卷》:“作为受过严格工笔训练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卢昊为本届文献展作了十几幅工笔长卷。虽然是工笔,内容却和传统的工笔大不相同。传统的题材是美丽的、丰饶的景色,有悠久历史感的建筑,或者是雅俗共赏的花鸟果木。卢昊弃这些不用,而选择绘制北京长安街上的崭新的高层建筑,借此对北京为了2008年奥运会的大兴土木作出自己的评论。我们必须要注意到卢昊不是简单地记录城市的变化,而是让他的画面充满了诗意和希望。也许他的本意就在于暗示着传统在现代延续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可以隐藏在画面的风格中,也可以负载在每一个这些新的建筑中的居民身上。”

我们暂且不管评者的“诗意和希望”的解读是否正确,在今天重读这段评论有特别的意义,因为过去的几年新工笔成为市场上炙手可热的商品。卢昊所习练的工笔,有漫长的历史发展和一整套的技法定规,其中最基本的要求是细腻繁复、无比费工费时的笔法和对所画对象的细节忠实。1949年以来,怎样把工笔的传统古为今用、将工笔“现代化”就一直是艺术界和政府努力追求的目标,但是这种努力最终被证实为庸俗的、对传统的无谓的摧残,因为一旦为政治服务,急功近利就再也免不了。最近的新工笔,和毛时代的古为今用不同,是在最大限度地保持传统的技法、韵味、文人趣味的基础上加入当代生活的内容,对自然的好奇没有变,对事物的外表的绘制也没有变。卢昊的新工笔和这些新工笔一脉相承,但是又在很大程度上不同。他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打破了画面的和谐感,有时候非常暴力地在画面中插入本不属于工笔绘画范畴的事物。

在卢昊2005年的《长安街长卷》中,最不和谐的事物莫过于高楼起重架。画高楼可以,而且画得非常有诗意和韵味,但是起重架的插入似乎违背了工笔画的原则之一:尊重题材的细节,但是画面的整体必须充满诗意,为此牺牲对现实的忠实也在所不惜。这是工笔画的悖论之一,而卢昊偏偏就要凸现这样的悖论。建筑工程器具不是在这个系列作品中第一次出现。在2002年, 卢昊就用有机玻璃做了一个巨大的铲车铁手。这些尝试,在表明上来看,是对于1949年来中国画的传统的现代化的努力的延续。现代的事物和传统的风格相结合。但是这样的结合在卢昊手上变得极具颠覆性。传统的技巧原本已经沦为工具,为政治宣传服务的工具,而现代的事物和题材才是重点。技巧第二, 内容第一。而卢昊则是把内容的和谐感强行破坏,单挑出一种事物。他就好像现象学所强调的那样,把这个事物“包裹”起来,拿起来从各个角度仔细审视,而弃原来的上下文关系于不顾。这样一来,我们不得不把铲车或者吊车作为铲车和吊车来看待。

卢昊的策略是非常明显的“去熟悉化”。对于20世纪初的俄国形式主义者,特别是形式主义的鼻祖维克托-施卡洛維斯基来说,“去熟悉化”是一种剔除上下文关系的过程,只有通过这种过程,艺术才能被作为艺术来看待,而不是现实的复制或反映。“去熟悉化”锤炼艺术语言,展现出更纯粹、更提炼的现实,从而增强我们对艺术的美感的接受。

当卢昊对他的绘制的事物去熟悉化时,他让我们看到工笔画作为一种艺术形式的形式感,或者装置艺术作为一种艺术的本质。换句话说,他希望他的受众将他的作品当成艺术来理解,而不是作为达到某种目的的手段或者是现实的附庸。在他的1999年成名作《花鸟虫鱼》系列装置中,卢昊将北京的有重大历史政治意义的地标建筑做成有机玻璃模型,而且是有用的模型:花盆,鸟笼,虫棚,鱼缸。这样的装置使我们不得不注意到空间装置艺术的最基本的要素:改变我们对于某个现存空间或结构的看法。用巫鸿的话来说,《花鸟虫鱼》将天安门这样的神圣建筑剔除了政治象征意义:“这些装置的透明的结构不留原先建筑的神圣气氛的一丝一毫,也藏不了任何秘密。” 一方面,卢昊将天安门去熟悉化;另一方面,晶莹透明的有机玻璃,特别在灯光下,将中国传统建筑的美感和妙处显示得纤毫必露。卢昊更又加上了一层北京的风俗人情味道,因为“花鸟虫鱼”一向代表了老北京传统的休闲方式,深深地渗透进北京的各种风俗习惯中。作为一个自豪的老北京人,卢昊通过“花鸟虫鱼”带回对北京历史现实的记忆,并加上强烈的怀旧感和对北京的大规模城市化的隐约的批评。

在卢昊近期的作品中,特别是他的新工笔绘画中,对于现实的关怀变得更加强化。北京的本土历史,中国的城市化和市场化进程,快速消失中的休闲和传统生活方式,都在卢昊的新作品中有着辛辣的展示。辛辣感来自于卢昊的极力隐藏,将他的现实关怀藏在“给你看的现实”的表面背后。我用“给你看的现实”来区分真正的混杂的现实和过滤过的、去掉了鲜活的但经常是丑恶的内容的现实。

在卢昊的新风景系列中,我们可以看到整个货架的燕京啤酒和各种燕京啤酒的副牌。这样的绘画和沃霍尔的著名的金宝汤罐头有什么不同?在表明上来看,卢昊对整个货架的复制,真的不违背沃霍尔的初衷:将超市的商业文化提炼成让你不得不用艺术眼光来看待的伪艺术。但是再进一层,我们发现卢昊还是继续宣示他对北京的风物的忠诚。在另外一幅作品中,卢昊画出北京的秀水街的一个童装摊子。中外闻名的秀水街,最早因为廉价的山寨名牌而出名,而现在还是有着拥挤的货摊和顾客。这是北京的“名片”,也就是“给你看的现实”,但是卢昊的照相写实主义的复制让我们不得不注意到这样的“现实”的背后的中国作为世界工厂 的不可持续性。谁又能否认这样现实的背后,在大量的物流货流和人流中,无穷的欲望在不停地被产生、交换和买卖中。

通过“去熟悉化”,卢昊不仅将现实展示为“给你看的现实”,而且破解了对于新工笔的现代化的迷思。对于他来时,技巧不仅仅是一种风格的选择,更是一种伦理的选择。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任泽君)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