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万殊一相”胡抗美 刘洪彪 张学群 王厚祥狂草四人展

  • 展览海报
  • 胡抗美作品
  • 刘洪彪作品
  • 王厚祥作品
  • 张学群作品
展览时间:
2016-11-26 - 2016-12-04
展览城市:
甘肃 - 兰州
展览机构:
甘肃省美术馆
展览地址:
兰州市城关区南滨河东路518号
主办单位:
甘肃省书法家协会 甘肃省书法院 瓜州县人民政府
参展人员:
刘洪彪,张学群,王厚祥,胡抗美

展览介绍

书法的生命线——“万殊一相 狂草四人展”序

狂草四人展,因仰慕草圣张芝而虔诚地把首展展址选择在张芝故里。

张芝的草书艺术早在东汉时就令人痴迷,成为众多后生晚辈效仿的对象,并为之“专用为务,钻坚仰高,忘其疲劳,夕惕不息,仄不暇食。十月一笔,月数丸墨。领袖如皂,唇齿常黑,展指画地,以草刿壁,臂穿皮刮,指抓摧折,见腮出血,犹不休辍”(赵壹《非草书》)。在中国书法史上,张芝堪称狂草艺术的始祖。按照上个世纪前半叶许多学者的观点,中国艺术的韵律都是由书法培养出来的。张芝创造的狂草艺术更是中国审美精神的丰碑。狂草四人展的实际意义首先是,向这位伟大的先贤致敬!

狂草四人展用草书语言郑重地回答当下对草书艺术的普遍误会。什么是草书?草书不是潦草,更不是乱画。草书具有悠久的历史,完全可以说,有真就有草,草书总是伴随着正书而行。甲骨文有正刻,也有草刻,有篆书便有草篆,有隶书便有草隶。隶变后首先诞生了章草,然后才同时产生楷书、行书和今草。草书发展到汉代,已经具备艺术的自觉性,这从赵壹《非草书》的描述中可见一斑。他说草书:“乡邑不以此较能,朝廷不以此科吏,博士不以此讲试,四科不以此求备,征聘不问此意,考绩不课此字。善既不达于政,而拙无损于治。”那么,草书既然如此的无用,为什么有那么多硕彦贤哲放弃功名废寝忘食地追求?那就是她的艺术性。

草书以写意的形式表情达意,并认识和反映社会与时代。就草书形式特征而言,前人有很多说法,如世间万物皆草书;匆匆不暇草书;作草如真;草以点画为情性,使转为形质;草贵流而畅... ...

世间万物皆草书,指出草书艺术与自然的关系,正如蔡邕所说:“夫书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阴阳生焉;阴阳既生,形势出矣。”同时也表明“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韩愈)。这就是书法形式与内容的高度统一。

匆匆不暇草书,一方面明确了草书的地位,即,草书艺术是书法中最难、最具表现性的艺术;另一方面则反映出草书创作的独特规律,《非草书》说:“草本易而速,今反难而迟。”赵壹把草书简单的理解地为日常实用的“易而速”,却不知道“难而迟”正是草书创作的关键所在。

作草如真,草的背后是秩序、精神及楷则,容不得粗率的龙飞凤舞及任笔为体。《索靖传》载∶“靖与卫瓘俱以草书知名,瓘笔胜靖,然有楷法,远不能及靖。”瓘靖之间的胜与不及,落脚点在线条上。所谓作草如真,其“真”强调的是篆籀之气和篆隶笔意,强调的是古意,强调的是那根线的运动方式和力量的形成机制。

草以点画为情性,使转为形质,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进一步阐述了草书与真书的关系。孙过庭《书谱》说:“真以点画为形质,使转为情性;草以点画为情性,使转为形质”。他告诉我们,书法由两种东西构成,一是形质,二是情性。草书将情性化为点画,找到了草书表情达意的有效途径。草书的点画渗透着作者最真实的情感,那种粗细长短和轻重快慢反映的就是情感的波澜起伏。

草贵流而畅对草书的线提出了美学要求。书法的线本是平面静态的,而“流”则是动态表现,具有极强的诗意。李白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碧水东流至此回”,还如李煜的“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等,不仅具有强烈的动感,而且空间感和时间的穿越感也非常强烈。“畅”既包括线的时间连续,还包括纵横的发散、呼应与顾盼,在强调一泻千里之势外,还尤其重视循环往复,环环相扣。另外,草书线的流畅更加关注情感的不吐不快,不掩饰,不造作,直来直去,畅所欲言。

草书的点画是笔法加情感组成的线,这根线是书法的生命线。古人赋予这根线以“筋骨血肉”的人格属性之外,并寄情于蛇,使草书的线更加生动活泼。王羲之《题卫夫人〈笔阵图〉后》载:“若欲学草书... ...状如龙蛇,相钩连不断。”萧衍《草书状》称:“疾若惊蛇之失道... ...乍驻乍引,任意所为。或粗或细,随态运奇。”韦续《书诀墨薮》说:“作一牵如百岁枯藤,作一放纵如惊蛇入草。”蔡襄《自论草书》认为:“每落笔为飞草书,但觉烟云走蛇,随手运转,奔腾上下,殊可骇也。”怀素在《自叙帖》中引用张礼部诗句:“奔蛇走虺势入座,骤雨旋风声满堂。”这些都是对草书线的赞美。

草书的线是通向人类情感的路,人们通过这根线可以解读出人类情感和时代背景。这是因为,草书的线具有自己的文化品格,例如直线的果敢、曲线的幽婉、方线的凌峻、圆线的包容,还有横画的阵势、竖画的苍茫、撇画的悠然、捺画的凄楚等等。同时,草书线形式丰富多彩,为情感的表达提供了诸多可选可变的平台。例如用笔的轻重快慢、形态的方圆藏露、形体的粗细长短、墨色的浓淡枯湿等一对对矛盾的组合方式,无不与情感的变化相对应。线的虚与实、夸张与收敛都如同人类心脏的心电图那样通过线作出敏感的反映。只不过,心电图的线是生理的,而草书的线是心理的。正常心电图是有限的,因为有限才辨别出何为病态;优秀草书作品的线却是无限的,她的无限包含着尚未诞生的形式。

狂草是生命奔腾的形式,其用笔虽狂放却精致。狂放与精致看似矛盾,其实不然,关键在于视觉定位。如果把“点”看作横竖撇捺之类的“点”,那么对狂草作品很难看得懂看得惯;如果把“点”看作侧勒弩趯之类的“侧”,那么就找到了进入狂草欣赏的路。欣赏狂草先不要认字,越是不认识字,越有利于视觉专注于流动的点画线条本身的美,专注于线条之间及与空白的关系,只有这样,才真正进入了狂草艺术的欣赏。冯友兰《贞元六书》说:“书可以离开其所表示之意思,而以其本身使人观之而感觉一种情境... ...如雄浑、秀雅等,可使人感觉各种之境,而起各种与之相应之情。”林语堂在《书法是中国美学的基础》中说:“欣赏中国书法,是全然不顾其字面含义的,人们仅仅欣赏它的线条和构造。”张荫麟在《中国书艺批评学序言》中说书法艺术“虽用意义之符号为工具,而其美仅存在于符号之形式,与符号之意义无关。构成书艺之美者,乃笔墨之光泽、式样、位置,无须诉于任何意义。”熊秉明先生在《中国书法理论体系》中更加清晰地说:“中国人欣赏书法,也并不就非把文字读出来不可,许多草书往往是难于辩读的,在我们没有辩读之前,书法的造型美已给我们以观赏的满足。所以真正的书法欣赏还在纯造型方面,等到读出文字,知道这是一首七言绝句或五言律诗的时候,我们的欣赏活动已经从书法的领域转移到诗的领域去了。文字是书法艺术的凭借,但文字意义不是首要的。”这些精譬的论述,在上世纪前半叶是有共识的,也是离我们这个时代最近的书法传统,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这个重要的传统被忽略了。故而,序言在结尾时进行了罗列。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姜鲁宁)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