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扇”陶花个展

  • 展览海报
  • 《春风大雅》 陶花 45x24cm 纸本设色
  • 《春意阑珊》 陶花 45x24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蝶恋花》 陶花 45x24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蝶恋花》 陶花 51x16cm 2017年 纸本设色
  • 《芙蓉蜻蜓》 陶花 45x24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花间一壶酒》 陶花 45x24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花语》 陶花 45x24cm 纸本设色
  • 《解语花》 陶花 45x24cm 纸本设色
  • 《拟南田法》 陶花 61x32cm 2017年 纸本设色
  • 《青玉案.元夕》 陶花 45x24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清秋》 陶花 45x24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秋色》 陶花 45x24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山茶花》 陶花 45x24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宋人词意》 陶花 45x24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宋人词意》 陶花 45x24cm 2016年 纸本设色
  • 《宋人诗意》 陶花 45x24cm 纸本设色
展览时间:
2017-06-18 - 2017-06-28
开幕时间:
2017-06-18 15:00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翰海当代艺术中心
展览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798艺术区南门外万红里甲31号
主办单位:
翰海当代艺术中心
协办单位:
苏州苏扇博物馆

展览介绍

桃花扇

文/疏约

桃花是花中的镜子,一照桃花,便知凡俗。世人以桃李为俗是因为他们是世人,而林黛玉们、陶渊明们,志勤和尚们……是不会认为桃花会俗的,他们从桃花的没(mei)骨看到了没(mo)骨,懂得了隐蔽,内敛以及真正摆脱外在形式的身闲,如同桃花入水便成桃花泉,桃花入土则变为桃花泥,桃花落在了心上人,就变成人面桃花了。桃花在每一个春天只给你一面之缘……

陶花却是有数面之缘了。但陶花太稀有了,特别是这个时代,她是“窈窕淑女”的典范。用辜鸿铭式逐一分解“窈窕淑女”四字来看,“窈”是娴静温柔,见过陶花的,如同见过桃花了,她站你身边就风暖,在你背后则雨细,她在如同不在,她不在你就会不自在;“窕”是活泼轻松,殷勤有礼,陶花其实是很俏皮的,也是江南熏风的自然流露,她是米南宫那样的人,一刹那能自足,一瞬间能自乐,并让自足自乐像花一样的绽放;“淑“是纯净美好,几无杂念。陶花很少强调我,陶花很快理解你,陶花是诗经、乐府、礼记……的集中体,她不是书之内的文化,陶花化在文化中。至于“女”,那是一目了然的,唯一需要被解读的,就是陶花还是个女画家。

她画画入神的时候太出神了,她能兼用三心,也可旁达两意,绘画对她而言只是其中的“一心”和“一意”而已,她既能在绘画里天荒地老,同时还能知道天在荒地在老的,从未深入任何一个诸如南柯、烂柯的局,在一个图式里妄图成为英雄。陶花所画的画其实解开了一个关于“忘我”的梦,也可以瓦解关于所以美术的体系,在天荒地老面前,美术体系跟儿戏一模一样。陶花是淑女,所以纯净美好是天然表达,她画的画宛若一个解梦的签,签上写满了一个个白日的梦,并且一梦一花。

能让梦延续的,是下一个梦,而道具,扇子是最好的。陶花画扇,彩随纸,纸随心,心随随喜,下笔就是南田翁,世道的或艰或易很难看出。所以陶花能构筑这个梦,而有时代特质的绘画是无法入梦的,它就停留在那几年,有强烈的记忆载体,有烙印,那不是陶花所画的扇子,倒像是《桃花扇》的女主角李香君的绝命句:“来时皆幻景,对面不识人”,所有的伤感记忆涌出,关于一朵花的命运,到了陶花的笔下,她慢慢抚平花朵的刺,花朵的疼痛,让它优雅的转世……

陶花未红,桃花又红

相逢与相遇同义,但相逢相对浅薄,相遇则深刻的多,相遇带有知遇的成分在。谷雨春后,桃花早已无踪影了,而陶花却还在,陶花的“桃花扇”是不涉及家国命运的,偏又和《桃花扇》的尾声处是异曲同工了,无论是“栖真”还是“入道”,积极或消极,到最后是相遇或者相逢的二选一,而陶花的镜子就是她的扇子,在这个初夏,她的“桃花扇”与谁相逢、与谁相遇是另一次的一面之缘了……

陶花画

文/冯峰

三月在苏州看陶花画的花,像北京的五月里。

吃她做的苏州菜,笑着,像我听不懂的苏州话,得要猜出香甜。

这样看陶花画的花时,花也是不可辨认的;在她手指转动的三支笔下,墨、色在宣纸的经纬上反复交织,迟疑中,那不确定的花就出现了,想她是在熟练的技术中注入了"不确定性"的"繁花"闲散的定义吧。

她的花里很少有花骨朵儿,长花,在短的花茎上跳舞;线条有些弱,像她的人,没有过多的修饰,甚至没有美容过的痕迹。

叶像青团,花像馅儿。

陶花画的花大多是红色糸,她却喜欢蓝色,那是早先蓝头巾飘过田野的喜悦与忧伤。

她喜欢久石让和玉置浩二。

如果让我把陶花的花往一个人那靠,那不是陶渊明,而是雪莱。

花开花谢,像迎接,也像离别。

陶花简介:

现居苏州,吴门白雨斋入室弟子。近年来致力于传统书画艺术的研习,渐进形成了其高逸典雅的绘画风格。为当下苏扇艺术代表性传承人。其作品曾参加国内外各种展览,及江南各式文人雅集。并被苏州美术馆等专业机构收藏。现为苏扇博物馆研究员。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孙卉)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