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沧海墨缘”军旅书画家刘超书画展

  • 展览海报
  • 刘超作品
  • 刘超作品
  • 刘超作品
  • 刘超作品
  • 刘超作品
  • 刘超作品
  • 刘超作品
  • 刘超作品
  • 刘超作品
  • 刘超作品
  • 刘超作品
  • 刘超作品
展览时间:
2017-09-16 - 2017-09-23
开幕时间:
2017-09-16 10:00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炎黄艺术馆
展览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慧忠路9号
主办单位:
重庆市文化委员会 北京·炎黄艺术馆 重庆美术馆
承办单位:
江苏省梦达集团 成都百辉公司
协办单位:
重庆麒麟国际象棋俱乐部 四川省上里古镇房地产开发公司 重庆势投集团 大足源鼎集团 重庆大码头影像公司
参展人员:
刘超
展览备注:
媒体支持:中央电视台军事频道 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 重庆电视台 雅昌艺术网等

展览介绍

沧海墨缘堂随想

书大字,作大画,下笔胆大,有横扫千军之势。如一大将军站在泰山之巅,俯瞰天下万千兵马,庄严宏大,声震云霄。将自己置身于江河之中,从一点不会游泳,到对生命的渴望,激昂而苦涩。用生命拼搏,用进取的精神到达遥远的彼岸。

自五岁,抄医书本至今,余每到一地皆会抽时间到当地博物馆、美术馆、名胜古迹、寺庙或古玩艺术城,特别是碑林、摩崖石刻,往返数次,揣摩其书画笔迹,研究其墨、纸、绢和装裱等材料,死记于脑海,对心仪作品,可痴迷数日,流连忘返,沉浸于古人书画之奥妙。

用陈年宣纸,老墨所作书画心生畅然,如遇陈酿老酒,下笔肯定,把老纸当作新纸进行创作,在极浓的墨汁中加清水、古墨,再磨成糊,如同装裱所用浆糊,将毛笔用水浸透,旁用小桶盛上清水,蘸墨后再用笔毫在桶中蘸水,凌空闪电之势落笔,不计得失,如有失控,也将此纸写完后再议。当然,用上几十张一丈二或一丈八,书写甚是痛快。狂草不择环境,更喜室外,如深山茂林,湖畔遇彩虹,高山之顶,江河大海之边,军营操场,凝神静气。坡公云:“当其下笔风雨快,笔所未到气也吞”。是也!

书中有画,画中有书,为创作之最高境界。同时广汲古诗词、拳击、音乐、棋类、球类、武术与各少数民族原生态歌者交流,倾听其清澈、高昂、委婉、沧桑、魂牵梦绕之声。他们用藏语、维语、蒙古语、哈萨克语、纳西族语弹唱,虽一句也听不懂,但那轻快的节奏,配上都达尔、木卡姆、土琵琶、弦子、马头琴、芦笙、二胡、京胡、手鼓、大鼓、腰鼓等乐器所传出的美妙声音,这一切都可融入到书画创作当中。高山流水,碧波万顷,激流处似盛夏雨后。晨观黄河壶口瀑布之波澜壮阔、大河奔流之势;重墨处如天上坠石,一石激起千层浪;特重笔处,如虎跳峡千万年之乱石,巍然不动;宽处如呼伦贝尔大草原,无边可寻。天山深处的叼羊、赛马、姑娘追、那达慕大会,墨飞纸外;精微处若两宋工笔花鸟,线条极富弹性,法度森严,如春蚕吐丝,笔断意不断,宏大庄严的庙堂之气,偶有长笔锋,可直上云霄之势。古有云,“密不透风,疏可走马”,亦是如此。书此类作品,先登山数小时,或随地快跑几圈,将其身心合一,或饮酒数杯,或对高山大海狂吼,吊嗓子,忘记一切,身心完全融入自然,大地作纸,江山为助,气吞山河。最后可小字几行,用书画阐述心得,供识者教焉。

几十年来,利用休假之日,走遍祖国各省市文博单位,所到之处,定前去拜望当地名宿。先后三十余次在全国各地举办个人书画展,其目的并非扬名,主要是寻根,磕拜当地文人雅士、学者大佛和书画鉴定专家,与他们成师友关系,广汲意见,取其精华,走自己所确定的独特艺术之路,勇往直前。笔耕不辍,余少有临帖,但凡知各处碑刻、摩崖石刻、壁画,如甘肃成县《西峡颂》,陕西汉中《石门颂》,河南洛阳《龙门二十品》,长途跋涉,邀友人一道驱车前往实地,对临数日。解放军影视中心文旅摄影大家何永红,百科全书般的杨盛瑜,鬼才军旅摄像家周爽,奇人军旅摄影家高效文,家人贤助小宋等,他们默默奉献,不计报酬,多次驱车,几乎走遍各名山大川,边疆海防,为找灵感、采风,付出无数的艰辛。

字写出来,首先要大家基本认识,也可大篇幅狂野,小部分清逸,如民歌之高亢清亮,尽情释放,韵味十足。有无书卷气并不重要,但笔墨一定要随时代。当今大多家里都挂有横幅书画作品,此类作品创作较难,有万马奔腾之势,或潺潺流水之音,以清逸、淡雅为妙。斗方多为少笔墨书画,留白一定要多,否则室内太压抑。装裱框最好用木质本色,浓淡适宜,可施朱砂点染画面,给室内充满温馨。

书法运笔略参禅意,文韬武略,博览群书,赤膊上阵,风樯阵马,神为上,形次之。先学古人,收藏历代名家书画、墨宝为妙,挂在书房细赏品玩儿,按耐不住时动笔对临一番,快哉!快哉!当然真迹太少,赝品遍天下,这就要靠自己领悟,多到各地博物馆,美术馆看书画真迹,将此人的艺术风格、笔墨特征记下,最好能看到作者不同时期作品,加以比较,揣摩其师承关系。

昔日在杭州学书画鉴定时,每天中午都去潘天寿纪念馆欣赏巨幅花鸟作品,做好笔记,日积月累,日后再所见其作品就能鉴定真假。鉴定难,首先自己要动笔,写字,画画,刻印,看经典,阅读美术史、书法史等,这样便于掌握笔墨技巧,特别要注意纸是否与书画家的时代符号,装裱是否是原装裱,墨色浸润够沉否,古书画着色是否用矿物质颜料等,这些到故宫古代绘画馆多看就明白,包浆够沉否,印章印泥是否沉入纸中,笔墨是否入骨,达到入木三分没有,着色褪火没有,时间对否。画能仿,书法难仿。第一细看气韵是否流畅,任何一书画家最后落款都极具其个性,这是天生的,如张大千题款“爰”仿者达到气霁刚风,遍游五洲四海风云之气象,仿之谈何容易!特别是大千学清初四僧,如石涛水岸边小草,数十年中锋练就才能企及,望而可叹。签名是书画家一生练就的最真功夫,笔墨情趣,身心合一。

耳听八方,胸怀万千,云水襟怀,气壮山河,如立志终身以书画为伴者,一定得多听贬言。如过去曾在北京办个人书法展览,京津识者说:“太江湖了,没走正道,笔法如乱草铺地,用墨枯石挡道,令人毛骨悚然,有如冲锋陷阵之势,刚、尖、狠、猛、气壮,大缺内敛、缺文、缺润。”在上海美术馆个展时,海上名流批评余书无画意,僵硬,笔法外露,侧锋过多,长画笔画不能掌控,用墨干枯,极缺大美华滋之气。在广州美术馆举办个展之时,粤上大家教诲笔画太浮滑,楷书功底欠缺,字体较浓,画面往往前大后小,更缺金石味,不学古篆、隶、“二王”岂能搞书画展,墨汁太薄,不厚,最好用古墨磨之,特别是布局留白太少,点画过于随意。在四川美术馆办个展,得蜀中名家面教,气势大,书风狂野,但缺巴蜀之灵秀,转折多为方笔,过于张扬外露,外行人看“哦!不得了!”、“细看无味,线条生硬,读书太少。”所以一定得多读与书画篆刻有关之书,文字基础差,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诗书画合一,取汉魏两晋之风。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办个展,得四川美院、西南大学老教授直教,书画不规范,无根源,太自由散漫,一味霸悍,目空一切。永字八法没写好,就直奔狂草,画没有写生之味,脱离生活,随意臆造;人像、动物比例失调,花鸟没有细观察,出现一树开多色花,画牛不知道牛背上的“漩涡”,牛角外露为公,内盘为母;题<<母子图>>将公牛角外露闹脱离生活的笑话,文章粗糙,没下功夫临摹秦砖、汉瓦、封泥,更不懂西泠八家刀法,有形无神,写大字不登泰山,观“金石峪石刻”,怎能入笔,更谈不上篆隶楷相融,博大远古之法。写隶书不到《何君道楗阁》摩崖石刻处体会,难以古朴,领略不到近两千年汉隶转楷鼻祖之神韵。在南京问学时得其:缺六朝之韵,行笔孤立,缺风雅,婉约之风。还需多看龚半千为首的金陵画派作品,以及金冬心、黄慎的怪笔书画。得其书中无法,法中无书之道。大唐楷法无一笔到位,几千年文化在笔下荡然无存。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今,在全国各地举办数十次个人书画展,人生已半百,耗精力、财力、物力,特别是一丈二以上的巨幅宣纸用了上千张,其中四川美院杜显清教授之子杜江先生慨然赠送其父遗留老宣纸若干。古墨近百箱,“一得阁”可装军用一卡车,清至民国旧宣纸数刀,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九十年代“红旗牌”、“红心牌”生宣四尺、六尺、八尺生宣超千刀,浪费之极,愧对造纸师傅们的辛劳;各类书籍数万册有余,但仍苦无进展。

近年来反思过去,将忘记一切褒奖,重头学起,坚定不移地走向诗书画印鉴藏的新天地,直逼前贤让道,刘超之狂也!

起床的军号声又一次打破晨曦,旭日东升,放眼望去,江天一览,气象万千。

丁酉年处暑后一日晨课匆匆书画最高境界为静、淡雅、自然天成,鄙人不敢苟同。时代不同,笔墨也不同,圆梦中华,精神万古,宏约深美,正大气象更需要!

沧海墨缘又及诚谢向守志、张又侠、沈鹏、李铎、申万胜、李翔、连俊义、郑小诚题字。

感谢军事频道主持人关键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姜鲁宁)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