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境况·回应”中荷艺术家双人展

  • 展览海报
  • 《彼岸》 谢蓓 180x220cm 2017年 布面油画
  • 《黑石·B-180812》 谢蓓 150x20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 《黑石·B-180906》 谢蓓 200x200cmx2 2018年 布面油画
  • 《贝鲁特在燃烧》 英格瑞特·罗尔马 225x422cm 2009年 纸上综合材料
  • 《贝鲁特轰炸》 英格瑞特·罗尔马 225x375cm 2008年 纸上综合材料
  • 《你以为你有多大的视野》 英格瑞特·罗尔马 225x375cm 2018年 纸上综合材料
  • 《你以为你有多大的视野-局部》 英格瑞特·罗尔马
展览时间:
2018-10-26 - 2018-11-24
开幕时间:
2018-10-26 18:00
展览城市:
重庆 -
展览机构:
华人当代美术馆
展览地址:
重庆渝北区回兴街道湖滨东路59号
策 展 人:
段晓滨 老塞
学术主持:
邱正伦
主办单位:
华人当代美术馆 渝北区文化馆 重庆市艺术美学学会
协办单位:
南安普顿大学温彻斯特艺术校区艺术全球化研究中心 温彻斯特艺术校区艺术评论团队 温彻斯特的得道跨文化研究所 重庆尚壹杨装饰设计有限公司 重庆积木成香文化创业孵化基地
展览备注:
出品人:罗群毅 何玲
展览统筹:张杰
媒体支持:鼠橡艺术工作室 今日重庆 在艺APP 艺厘米APP 艺术地图 大麦网 票牛网

展览介绍

生存还是毁灭,依然是个问题

段晓滨

今日世界危机重重,乱象丛生。

战争、恐怖袭击、难民潮、贫富差距加大、全球变暖生态失衡、民粹和国家主义思潮蔓延……冷战之后洋溢着希望与美好的日子快速退去,种种全球性问题接踵而至。我们困顿其中,无可退避。历史仿佛再次逼近斯蒂芬·茨威格借以追忆而诀别“昨日世界”的那一刻:“(对我们这一代人而言)没有一片可以逃遁的土地,没有一种用钱可以买到的安宁。”(1)“生存还是毁灭?”如此境况之下,艺术如何面对哈姆莱特的疑问?

哈姆莱特的疑问既是对存在终极意义的追问,同时也是彼时彼刻具体情景之下的现实考量,身处命运关节点的抉择:进入、还是退避;行动、抑或沉默。身处自为王国中的艺术,有其独立于政治、经济、伦理之外的语言、特性、逻辑、法则,不应被社会现实所裹挟,没有义务为现实的困境寻找出路。但艺术无法忽略现实的境况,也必然对其作出回应。“我们都沉在水里,没有人在岸上,都在社会现实中沉浮着,谁能逃离出去呢?”(2)恰恰是因了艺术,因为它的自主自律性,因为它对社会现实既定规范的不服从,因为它所刻意保持的、与现实既远且近的距离,我们能够借之上岸。艺术,或将成为拯救者,解放我们于困境之中。正是基于这一意义,此次参展荷兰艺术家Ingrid Rollema宣称,“艺术是认识人类境况的唯一途径”。

Ingrid Rollema是一位“相信梦想的现实主义者”。(3)她相信艺术不仅仅见证时代,同时也有能力改变现实。作为社会活动家,她与国际红十字会及希望基金会合作,借助艺术手段,帮助巴勒斯坦加沙地带儿童走出暴力冲突的创伤;作为艺术家,她的作品以最大的热忱,关注人类的现实境遇。其绘画作品通常以战争为主题,这自然源自于她在巴勒斯坦目睹的战争情景:隐约的城市建筑标注着事件发生的场景,画面空间被幽暗沉重的色调笔触压迫得没有空隙,巨大的漩涡占据中心,卷裹、吞噬、摧毁一切。画面混合了现场感极强的纪实性和被场景化的戏剧性,它以压倒一切的力量迫使我们无法置身事外。

在20多个一分钟长短的数字电影短片中,我们看到艺术家们以一种更为直接的姿态拷问现实。从叙利亚战争到“伊斯兰国”对人类文化遗产的摧毁;从巴黎气候大会到沉没地中海的难民船;从世界军费开支增加到英国退欧……“错误决定剧场”对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的热点事件及热点议题发出质问,以期审视人类社会现时的处境。人类现时的境况总可以在历史中找到回音,因为历史不会简单地重复,但总会惊人地相似。影片将今日世界发生的事件与400多年前莎士比亚的世界联系起来,以莎士比亚的戏剧对白揭示现实境况。如此跨越时间界限的嫁接提示我们,人类存在的历史境遇与当下社会的现实境遇,不断地更迭再现。“太阳之下,并无新事”。(4)历史持续地追问,哈姆莱特的问题在今天依然值得考虑。

关注社会现实继而直接介入,在欧洲有其坚固的传统。从布莱希特、萨特强调知识分子的政治和现实责任;到博伊斯“社会雕塑”、“人人皆为艺术家”的概念,再到班克斯的街头涂鸦,以艺术的方式发表社会评论;又或如法国艺术史家于贝尔曼两年前策展的“起义”展,对人民起而对抗动荡时局的行动进行图像梳理;以及英国最新透纳奖成为最具政治色彩的一届……关怀现实,关注公共价值,并赋之以良心的紧迫性,对于欧洲艺术家来说,不仅仅是一个道德问题,也是艺术内在逻辑的自然发展。中国当代艺术家却有充足的理由质疑艺术与社会现实保持过于亲密的关系,对艺术直接介入社会现实保持谨慎态度。这并非仅仅由于在中国现实语境下,介入空间狭小;更因为在中国艺术发展史中,艺术缺乏自主性的事实使他们格外警惕。传统儒家要求:文,“文以载道”;艺,“成教化,助人伦”;(5)艺术必须承担起伦理道德教化的责任。近代中国,艺术与经济科学教育一道,被期望拯救中国于积贫积弱;现代中国,艺术被要求服务于人民、服务于政治,成为意识形态的工具;这一切,促使艺术家对介入的正当性表示怀疑。他们担忧现实可能剥夺艺术的自我意识,从而落入阿多诺批评布莱希特时所称的“说教倾向”。然而,真正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从来没有放弃对现实境况作出回应,他们以一种更为含蓄、更为个人的方式思考社会现实。

谢蓓的创作是很好的例证。谢蓓属于仍旧保留着忧患意识的一代中国艺术家,不过他们的忧患已经抛弃了其前辈们“艺术救世”的潜在期望,而从个人经验、个人视角出发,审视现时当下生存环境的困顿,并以期自救。其早期作品“天鹅”系列指向过度工业化造成的家园废墟。那时画面结构稳定,笔触意图明确,批判的姿态清晰肯定;最近几年作品的不确定性增加,画风渐趋隐晦诡谲,焦虑及幻灭感增强,死亡的意象或明或暗地出现。这自然是个人焦虑与社会焦虑双重作用之下的反应。面对越发逼近的危机,没有人可以漠然视之,无动于衷。艺术家试图从时间和空间的纬度为焦虑寻找出口。于时间的纬度,谢蓓在画布上叠加颜料,不断调整涂抹、覆盖前面的图像。德国艺术家基弗说:“一个画面即刻会抹去之前的另一个,这是一个不断处理死亡与重生的问题”。通过持续的涂抹覆盖行为,延长画作完成的时间,延缓最终一刻的到来。空间上,相对于作品中动物形象的明晰丰满,以及山石风景的浓度和厚度,人物常常处于一种轻、虚浮的状态,成为来第二空间的一渍水印,或者……幽灵,若隐若现、若有似无。现实世界之外的空间或许虚幻,但绝非“无”。山水有灵,天地有情。由是,谢蓓在中国传统文化的自然观中获得对抗沉重现实的力量。

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现实境况之下,当代艺术如何面对哈姆莱特的疑问?阿多诺说,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他的意思是,大屠杀之后,未经独立思考的创作是野蛮的。同时,艺术的存在也不能向犬儒主义投降。当代艺术无论怎样在材料使用、技术手段、技巧样式,甚至跨界跨学科等方面寻找突破,如果它不能实现“对自我存在的发现”,“走出精神麻痹的列队”(6),那么,它都可能成为野蛮的共谋者。

“我的时间已经不多....我再也无法逃避”——俞心樵

(1)茨威格《昨日的世界》

(2)赵半狄

(3)Ingrid Rolleman《任何不相信梦想的人都不是现实主义者》

(4)圣经

(5)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唐代)

(6)凯尔泰斯·伊姆莱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