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笑忘录”余启平 宋克西 柴一茗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爱你一万年》 33x22cm
  • 《安全第一图》 35x25cm
  • 《不知今夕是何夕》 29x62cm
  • 《凝视》 35x35cm
  • 《是猫是人这是个问题》 35x23cm
  • 《闻歌起舞弄清影》 35x23cm
  • 《我追你个求》 35x35cm
  • 《笑感恩亲图》 26x63cm
  • 《鱼惜鱼喜奈若何图》 35x25cm
  • 《早辞派对彩云见》 26x33cm
  • 《追忆似水年华图》 25x35cm
展览时间:
2018-12-12 - 2018-12-28
开幕时间:
2018-12-12 15:00
展览城市:
上海 - 上海
展览机构:
德荷当代艺术中心
展览地址:
上海市莫干山路93号二楼
策 展 人:
石建邦
参展人员:
余启平 宋克西 柴一茗
展览备注:
出品人:吴笠帆

展览介绍

“繁闹幽寂,淡而生厌,浓重乐己,尽兴以玩,不得欢洒何以图强?”

是次,德荷三位老师乐喜之展《笑忘录》,皆以喜形于乐,挑诗作画,互作接连画乐颂乐,读欢赏欢。余启平、宋克西与柴一茗老师借笔纸会意抒情,好玩的小场景乐翻天般绝不错过。

——吴笠帆

笑忘录

余启平、宋克西、柴一茗画坛三友,彼此志趣相投,才艺相埒。日常隔三岔五,一起厮混。相互插科打诨,嬉笑怒骂。各自信笔涂鸦,更见妙趣横生,在貌似浑不在意的不正经里头透出活色生香。此次应德荷之邀,三人两两合作,相互捣蛋,以半年之功绘成水墨人物上百幅。临展之际,召我策展取名。我唯唯诺诺,展示良久,终于脱口而出,“就叫‘笑忘录’吧!”

《笑忘录》是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的一部小说,探讨笑和遗忘两大主题。笑和遗忘,人类与生俱来,浸透日常,伴随终生。但笑和遗忘,有时候非常容易,非常简单,有时候却又非常困难,非常复杂。作家对此在小说中的探索,幽玄微妙,荒诞深刻,有点一言难尽。不妨摘录几段如下:

——欢笑的声音就像隆起的幸福的殿堂。“欢快的恍惚,那快乐的顶峰。欢乐的笑,笑的欢乐。”毫无疑问,这种笑远远超过说笑话、嘲笑和挖苦。呻吟的时候,一个人就被他现在的正在受难的肉体束缚了(并且完完全全地躺在过去与将来之外),而在这种消魂的欢笑之中,他失去全部的记忆,全部的欲望,向现在的世界大声呼喊,不需要其他知识。

——所有的狂热信仰都带着夸张。狂热式的神秘主义,如果它要把狂热进行到底,把谦逊进行到底,把快感进行到底的话,应该对笑无所畏惧。正像圣女特蕾莎在弥留之际微笑一样,圣女安妮·勒克莱尔声言:死亡是欢乐的一部分,只有男性才惧怕它,因为他可怜地迷恋着他渺小的自我和渺小的权力。

——你一定熟悉电影中一个少男和一个少女手拉着手跑过春天(或夏天)的风景的镜头。跑啊,跑啊跑,边跑边笑。情侣们通过笑向全世界、向各处的电影观众说:“看吧,我们多幸福,活着多快乐,我们和生命的律动多么合拍!”这是愚蠢的一幕,拙劣的一幕,但是它的确反映了人类最基本的情态之一:“严肃的笑,超越玩笑的笑。”所有的教堂,所有的内衣裤制造商,所有的将军,所有的政党都具有这种笑,他们都利用那两个欢笑的情侣的形象宣传他们的崇敬、他们的产品、他们的意识形态、他们的国家、他们的性爱和他们的餐具洗洁精。

关于笑,老祖宗也很有一套,似乎只要开心就好。再引古书《笑林广记》里的两则故事:

一则曰:凤凰寿,百鸟朝贺,惟蝙蝠不至。凤责之曰:“汝居吾下,何倨傲乎?”蝠曰:“吾有足,属于兽,贺汝何用?”一日,麒麟生诞,蝠亦不至,麟亦责之。蝠曰:“吾有翼,属于禽,何以贺欤?”麟、凤相会,语及蝙蝠之事,相互感慨叹曰:“如今世上恶薄,偏生此等不禽不兽之徒,真个无奈他何!”

再则曰:一人见稳婆姿色美,欲诱之,乃假装妇人将产,请来收生。稳婆摸着此物,大惊曰:“我收生多年矣,有头先生者,名为顺生;脚先生者,名为倒生;手先生者,名为横生。这个鸡巴先生,实是不曾见过。”

在三位画师嘻嘻哈哈的画面里,笔下的假模假式,荒诞不经,七零八落,讽世自嘲,一出出人间喜剧渐次展开……在大家笑笑之余,也许还留下一点迷迷糊糊的思绪。

——策展人 石建邦

2018年12月2日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1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lemon特2018-12-16 23:08:14
讽刺就要把人、物丑化么
已有1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