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沉RICH”胡毅个展

  • 展览海报
展览时间:
2019-01-22 - 2019-02-20
展览城市:
广东 - 深圳
展览机构:
关山月美术馆
展览地址:
深圳市福田区红荔路6026号

展览介绍

事实上,胡毅正是从理想主义,抑或是从哲学精神出发,展开自己艺术探索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表现重大主题,用表现的方式忧天忧地”。在胡毅的作品中,确实体现了这种忧天忧地的人文关怀,也流露出了他自己面对当代社会时的忐忑、焦虑,甚至痛苦不堪的情绪。因为胡毅虽然经历了八十年代,受过那种理想主义的感召与熏陶,但等到他大学毕业,真正步入社会时,八十年代的文化语境,却一去不返了。而真正属于胡毅的时代,即随之而来的九十年代,以及再后来的新世纪,不仅告别八十年代的文化理想,为现实社会注入了物质主义与消费主义的内容,而且还为中国当代艺术带来了全球化的背景。所以,胡毅步入社会后,感受到的却是一个欲望丛生、支离破碎的现实。他的艺术作为这个现实的投射,表达了他的焦虑和痛苦,也呈现了他的文化批判与精神超越。走出水墨画的单一表现模式,开始综合材料的探索,就是胡毅的一种自我超越,也是他艺术生命的一次凤凰涅槃。一方面,这是源于胡毅的表达困境;另一方面,也是受到了世界艺术潮流的影响。正是因为九十年代以后全球化背景的出现,开阔了胡毅的视野,使他认识到了必须在一个更大的文化与社会语境中,重新思考艺术,展开自己的创作。

同时,由于传统水墨不入凡俗的气质,难以表现日新月异的社会现实,以及由此带来的心理感受,也使胡毅意识到了需要在媒介上突破,寻找新的语言方式。于是,他以水墨画为基础,运用多种材料来丰富自己的画面,增强艺术的表现力,从而在艺术创作上,也就形成了今天的这个面貌。就胡毅今天的艺术面貌而言,可以用三点来概括:其一,主题宏大,但又均都涉及到自己的生命经验,如《崩塌》、《涅槃》、《重生》、《补天》、《我的自画像》、《衣系列》、《唤山系列》等等作品,既是永恒的生命题材,同时也是胡毅对时代变迁的真切感知;其二,材料丰富,手段多样,不仅有画,还有拓、印、拼、贴等多种手段,从而不仅增强了胡毅的艺术表现力,同时也为当代水墨在全球化背景下的变革与延伸,提供了拓展的范例;其三,语言抽象,基本是通过点的延伸,线的扩散,几何的构成,以及肌理的堆积等等,来营造画面的张力,完成观念的表达。正是这样三个方面,构成了胡毅的艺术特征,使其从形式到内容,都极为清晰地指向了他要表达的思想观念。即在理想主义失落之后,物质主义盛行、消费主义泛滥的社会背景下,如何通过语言创新与自我救赎,获得艺术的重生。胡毅生长于庐山脚下,庐山别具一格的自然景观和博大精深的人文圣山文化赋予了他不同寻常的艺术灵性和反思品格。他尤其不满足按照传统水墨绘画的既定样式从事创作,必须对既定的绘画现实和时代生活现实进行双重意义的创作反思。一方面,画家必须坚定不移地摆脱传统水墨范式的种种束缚;另一方面,画家必须置身于时代现实生活之中,真正面对人与现实环境严重对立冲突的严峻境况。

胡毅基于此,历经十余年的探索,终于促成了他艺术创作风格的彻底转变。在胡毅看来,这种彻底转变正是基于综合材料绘画的方法论变革。胡毅确信,以材料为重心的创作思路不仅在形式上摆脱了传统水墨绘画的程式化束缚,而且材料本身潜藏着与当代现实生活环境极端丰富、极端深刻的观念象征。将材料作为本源性的创作元素进行深度挖掘,让材料自身言说,艺术家从此前滔滔不绝的话语主宰者转化为绘画材料的发现者、引导者和对话者,由此达成艺术家的表现语言与材料本身的视觉语言的交互转让,形成了作品的意义重构和审美价值增殖。这种对材料自身元素表现性的深度挖掘与完全放纵的创作向度,已经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成为理解和阐释胡毅综合材料绘画创作思路的重要线索。当代艺术的画种意义正在消失与终结,一种以材料为契机的综合艺术正在成为新的趋势,当代艺术正在从材料革命角度开始新艺术的文化崛起。或者说,综合材料绘画的出现不仅仅是对传统绘画样式的超越,也不仅仅昭示画种的演进与多画种融合的大势所趋,而更应该是在全球化语境下,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在获取各自文化立场上的文化态度、文化身份、文化交往的策略使然。面对中国画艺术,不能简单地依赖抽象的概括与总结,只有通过对文字和图像不断研读体悟才能感受到其中深厚的文化精神。胡毅在浩如烟海的经史子集中寻觅中华文化的根脉,在夏商先秦文物等古器中探究中华文化的精神。以中国画为平台,从绘画材料、艺术生态、观念重置等表述入手,试图在传统中国画中发掘出新线索,再将其嫁接到当下的绘画中来,用胡毅导师胡伟教授的话来说:"把古典带到今天",将古典文化自然融于当代艺术表达之中,从而奠定了作品的当代文化意义。事实上,也只有根植于自身内在的文化精神才能创造出真正属于自己的艺术。正是基于此,胡毅通过对大量个案的剖析研究以及对材料的拓展探索,开始了对作品图像的解构实践。深化艺术思想与尝试新语言表述,不以刻意的设计为出发点逐渐成为他的全新的创作手法和全新的创作语言,这一切跃然于胡毅的作品之中。

在《大荒北经》《崩塌》《素玄》《尘外》《衣系列》《唤山》等一系列作品里,胡毅将复杂的制作手法、简练的画面语言与东方水墨里最重要的水与传统文化精神相融合。他承续中国画材料的宣纸与其它材料嫁接,通过贴印拼染等制作手法,不断拓展中国画材料的表现空间,在以中国画材料为主体的载体中釆用多层次材料叠加,使平静的色彩富含饱满的视觉内涵,将涂有金银粉镂空的宣纸贯穿其中,从而催生了一个超越单一水墨基因的新生命——这些以烫伤形成的小孔呈现了天地间的万物苍生。尤其是胡毅新近创作的《唤山》系列,材料自身的空间早已超越了绘画作品的视觉空间,正如作品名称《唤山》一样,从画面上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声音。作品呈现在视域里,我们的耳边似乎响起低沉的轰隆。大地的伤痕、大地的血脉,这一切斑驳的大地图像形式构成仿佛不是画家创作所为,而是被时间反复击打而产生的。那些大地仿佛被无限空间力量侵蚀而留下沧桑印迹,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视觉形象不仅蕴藏着整个生命世界巨大的精神能量,而且也昭示着整个宇宙世界的无限神秘性。从一个特定的角度讲,这也正是艺术家在对自身生命与现实生活不断拷问中培育出的意义之树,绽放出的精神之花。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