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欲罢不能”刘德扬艺术展

  • 展览海报
  • 《爱莲说》 刘德扬 68×36.5cm 2018年 绢本
  • 《冰清》 刘德扬 46.5×48cm 2017年 绢本
  • 《风送藕花香》 刘德扬 60×41cm 2017年 绢本
  • 《太白诗意》 刘德扬 72.5×64cm 2015年 绢本
  • 《阳春三月 如影随形》 刘德扬 46×34.5cm 2015年
  • 《夜色苍茫 鼠辈难逃》 刘德扬 68.5×46cm 2018年 纸本
  • 《宅心仁厚》 刘德扬 46×34.5cm 2015年
  • 《欲罢不能 N0.2》 刘德扬 68×45cm 2016年 纸本
  • 《欲罢不能 N0.13》 刘德扬 68×45cm 2015年 纸本
  • 《欲罢不能 N0.14》 刘德扬 68×45cm 2015年 纸本
  • 《欲罢不能 N0.18》 刘德扬 68×45cm 2016年 纸本
  • 《欲罢不能 N0.25》 刘德扬 68×45cm 2015年 纸本
展览时间:
2019-03-05 - 2019-03-18
展览城市:
四川 - 成都
展览机构:
成都市美术馆
展览地址:
成都市下同仁路80号
主办单位:
成都画院 成都市美术馆
承办单位:
成都画院美展馆
协办单位:
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四川金楨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参展人员:
刘德扬
展览备注:
支持单位:金桢楠

展览介绍

空色无尽意

——刘德扬花鸟画的价值逻辑

文/汪帅

独立策展人,学者,书者,饮者,艺术界文化界教育界无等等界吟啸者。

在四川画界,

刘德扬有才,你知道的;

刘德扬有趣,你知道的;

刘德扬有头有脸,你知道的;

……

但刘德扬的功力到底有多深,刘德扬的境界到底有多高,刘德扬的风格到底有多大价值?这三个艺术个案批评的核心问题,德粉们要么避而不谈,要么泛泛而谈。

我从小便有做难题的习惯,今天不妨脱靴一搔。

【刘德扬的翅膀很硬】

刘德扬“书画印”通吃,“思酒文”齐嗨。打开局面是“书”,压轴底气是“文”。

看看中国画史上的珠穆朗玛峰是个啥姿势:

徐渭自称“吾书第一,诗次之,文次之,画又次之。”

书与画,犹如中国画家的双翼,弱其一不能高飞,折其一就只能瞎折腾了。

从这层讲,刘德扬的翅膀很硬。观其二三十年前之书,碑帖并铸,文质生发,尤其笔性机杼,足可甩当下书坛所谓名家些几条大街。

印,他用力匪深,年岁增而视力损,操刀益疏,然所谓获得感,岂以形迹论?其篆刻修为已悄然转换为金石气,于书画之间冒着有质感的泡。

“书画印”三足备,中国画“本体”立,但对文人画而言,还是“三缺一”。

刘德扬的专业是工业经济,四川财经大学(现西南财大)78级,而立之年便做过县官,提这码不是想强调他的官员出身,而是他的当年明月里至少有三大伏笔:

1,在同辈中,他的学力是突出的;

2,在画家中,他的理性是有段位的;

3,在文人中,他的情怀是有支撑的。

加之老刘家又是书香世家,这底蕴,起步价是明摆着的。

多年交往,我特赏其“思”。思考有习惯,思维有活力,思想有体系。所以,刘德扬举酒属客,往往吞吐的是“思想之文”;刘德扬信笔为文,往往发表的是“思想之酒”。灌注毫端,是为风流。

【刘德扬是个“混血儿”】

刘德扬有蜀学血脉。生于斯,长于斯,三苏气味,了翁风度,累年化作他的精神枕头。

刘德扬有海派血脉。他是刘既明入室弟子,而刘既明是让海派在蜀地开枝散叶的先驱。

刘德扬有跨界血脉。家学渊源,经济专业,庙堂经历,江湖情怀合并为他的理性报表中的感性利润。

刘德扬和同样只做到县官的陶渊明、郑板桥、袁枚、赵之谦等心照不宣,在“把自己这碗稀饭吹冷”的过程中悟道,入道,出道……

了解这个背景,你才能懂得刘德扬的“境界”。

境界是中国审美之魂。前人之述,多如牦牛毛。

直接点,说点一般人不敢说不愿说的,当代四川花鸟画:

刘云泉的花鸟是带仙气的逸;

秦天柱的花鸟是有洁癖的雅;

蔡寅坤的花鸟是摇滚版的民歌;

而刘德扬的花鸟,是性灵派的布鲁斯。

我曾言,刘德扬是很有资格画文人画的,以书入画,资格一也;葆守士气,资格二也;纾解性灵,资格三也。

【刘德扬“色”胆包天】

刘德扬翻的是文人画的牌,卷的是笔墨趣的帘,但他胃口好,吃的杂,“院体”也常是他的下酒菜。毕竟,他的风流板凳,还留着黄筌黄居寀的余温。尤其他的彩墨荷花,可谓涉险之举。人们喝惯了的荷花高汤,被他的般若之笔拖入重口味的色彩火锅,纸上行深,重彩涅槃,照见初心,“色”胆包天。

未曾涉险的笔,不足以语创作。

高贵险中求。从“黄家富贵”到“刘家高贵”,一字之别中,潜伏着刘德扬千万次登楼千万种憔悴千万里蓦然回首。此系列刘德扬以“色授魂与”名之,足见矢志托付。

张大千对中国美术史最大的贡献是泼彩山水,刘德扬的探索内裤是泼彩花鸟,张大千在前面蹲起,刘德扬在后面雄起,超越的牛皮留待二十年后再吹,呼应,便是价值。

“信笔涂鸦”是涉趣单元,是“一画”之道的别裁,是文人花花肠子的走光,时见八大的裙子,八怪的被子,海派的折子,南原的架子,趣味指挥笔墨,境界大于风格。

如果说“信笔涂鸦”是涉趣之雅,“色授魂与”是涉险之创,“欲罢不能”就是涉远之醉。这批作品,他在形式与内涵,观念与手段上同时拳打脚踢,又小心翼翼:

走进笔墨,走出程式,在成为老炮的路上主营活水;

尊崇传统,海纳异见,当代性与经典性换手扣背;

寻找语言,迎娶符号,自揭每一个固步自封的疤;

万物入画,万物可画,解开无可无不可的纽扣;

……

刘德扬的风格,是个变量。

他的不变,勾引我们的记忆;他的变,浇灌着我们的期待。

海派重“色”,设计出“色”,当代变“色”,三“色”合一,信手便可给你一点颜色。

客观之色,主观之空,在他作品中争风吃醋。

形下之色,形上之空,在他笔下兜兜转。

所遇之色,所化之空,意无尽。

有限之色,无限之空,刘德扬的“色”胆以“空”识为容器。以“色”擒拿,书画亦小技;凭“空”取舍,笔墨亦大道。这一切,都注定了刘德扬余生的张力,以诸法无我的功力,穿刺境界与风格。

己亥上元次日午后,汪帅于退翘关第三书房。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陈思竹)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