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近百年湖南学风名人名家书画作品展

  • 行书八言联 曾国荃 171x33cmx2 镜心 水墨纸本
  • 致何成浚信札十通册 (十通、三十一帧) 册页 谭延闿 最大29.5x20cm;最小24.5x15.2cm 水墨纸本
  • 作品3
  • 作品4
  • 致史致谔信札册 行书 左宗棠 22.5x12cmx36
  • 作品6
  • 行书 七言诗 彭玉麟(1816~1890) 168x41.5cmx4 四屏 纸本
  • 信札及梅花扇面 彭玉麟 扇面18.5x56.2cm;信札25x17.5cm 纸本
  • 致李续宜信札 曾国藩 水墨纸本 一通四纸
  • 致刘典书札四通八纸 左宗棠 23x12.5cmx8 册页 纸本
  • 篆书 八屏 左宗棠 51x31cmx8 纸本
  • 作品12
  • 信札一册 (56帧) 24x24cmx28 册页 纸本
  • 行书 七言联 132.5x33cmx2 对联 纸本
  • 行书七言联 169.5x37.5cmx2 对联 洒金纸本
  • 行书七言联 169x36.5cmx2 立轴 水墨洒金笺
  • 楷书八言联 169x42cmx2 立轴 水墨纸本
  • 楷书八言联 刘国钧 202.5x42.5cmx2 立轴 水墨洒金笺
  • 江南一段秋 萧俊贤 102.2x48.9cm 壬戌(1922年) 立轴 设色纸本
  • 幽山隐居 立轴 萧俊贤 99x43.5cm 1919年 设色纸本
  • 白菜草菇 立轴 齐白石 87x55cm 水墨纸本
  • 红梅图 镜片 齐白石 100x33cm 设色纸本
  • 甲子三月杨度 140x38cm 甲子(1924)年
  • 作品24
  • 致殷德贞信札一通二纸 郑振铎 15x8cmx2 镜心 纸本
  • 致殷德贞信札一通四纸 12x6cmx8 镜心 纸本
  • 致殷德贞、何焯贤信札二通四纸 22x9cmx2;27x15cmx2 镜心 纸本
  • 致殷德贞信札一通 27x16cmx3 镜心 纸本
  • 作品29
  • 作品30
  • 隶书九言联 200x41cmx2 立轴 水墨洒金笺
  • 行书 八言联 205.5x41cmx2 立轴 纸本
  • 行书八言联 158x32.5cmx2 1929年 立轴 水墨纸本
  • 书自作诗 陈鹏年(1663~1723) 114x43.5cm 立轴 纸本
  • 草书 临书谱 126.5x39.5cmx4 四屏 纸本
  • 作品36
  • 行书诗 扇片 谭嗣同 18x51cm 金笺
  • 秋山长松 镜心 118x58cm 丁卯(1927年)作 设色纸本
  • 山水 立轴 82.6x47cm 戊辰(1928年)作 设色纸本
  • 行书 词一首 横幅 40x151cm 纸本
  • 行书 七言联 对联 146x32cmx2 纸本
  • 作品42
  • 《行书五言联》 曾国藩 165.2x40.4cmx2 立轴 水墨蜡笺
展览时间:
2019-02-02 - 2019-07-30
展览城市:
湖南 - 长沙
展览机构:
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
展览地址:
长沙市开福区湘江北路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
主办单位:
谭国斌当代艺术馆
协办单位:
湖南省博物馆

展览介绍

近百年湖南学风(近人)钱基博 着

一导言

湖南之为省,北阻大江,南薄五岭,西接黔蜀,群苗所萃,盖四塞之国。其地水少而山多。重山迭岭,滩河峻激,而舟车不易为交通。顽石赭土,地质刚坚,而民性多流于倔强。以故风气锢塞,常不为中原人文所沾被。抑亦风气自创,能别于中原人物以独立。人杰地灵,大德迭起,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宏识孤怀,涵今茹古,罔不有独立自由之思想,有坚强不磨之志节。湛深古学而能自辟蹊径,不为古学所囿。义以淑群,行必厉己,以开一代之风气,盖地理使之然也。

天开人文,首出庶物以润色河山,弁冕史册者,有两巨子焉:其一楚之屈原,着《离骚经》,以香草美人为比兴,以长言永叹变四言,铿锵鼓舞,于三百篇之外,自成风格,创楚辞以开汉京枚马之词赋。其一宋之周敦颐,作《太极图说》、《通书》,契性命之微于大易,接孔颜之学于一诚,而以太极人极发明天人之蕴,倡理学以开宋学程朱之性理。一为文学之鼻祖,一为理学之开山,万流景仰,人伦模楷,风声所树,岂徒一乡一邑之光哉!然为生民立极,为天地立心,而辅世长民,一本修己者,莫如周敦颐之于宋,其次王夫之之于明。周敦颐以乐易恬性和,王夫之以艰贞拄世变;周敦颐探道原以辟理窟,王夫之维人极以安苦学。故闻夫之之风者,顽夫廉,儒夫有立志;闻敦颐之风者,鄙夫宽,薄夫敦也。敦颐,道州人;夫之,衡阳人。湖南人而有此,匪仅以自豪乡曲,当思以绍休前人。

自昔子思作《中庸》以说天命之性,而孟子道性善以修率性之道,开宗明义,而未有体系,所以“理”而不为“学”。至周敦颐乃本《中庸》以上推之《易·系辞传》,而后天命之性、率性之道,有体有系,厘然秩然。犹若以为未足,更本《易·系辞传》以旁推交通诸《老子》“道可道,非常道”、“有物混成,先天地生”,拈出“太极无极”之义,以补《易系》之未所言,而后先天之道,天命之性,有体有系,厘然秩然。观其《太极图说》曰:“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阳变阴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五气顺布,四时行焉。五行一阴阳也,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五行之生也,各一其性。无极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气交感,化生万物,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盖融《老子》《易系》之义而冶之一炉者也。“太极”之词,出自《易系》;而;“无极”之义,则参老子。老子言:“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无极而太极”也。老子言:“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则所谓“五行一阴阳”、“阴阳一太极”、“太极本无极”也。“太极无极,二而一,一而二”,此老子“有”“无”双观之所以“同谓之玄”也。太极图中间一○,即“易有太极”也,○旁两抱,即两仪二画也。不过伏羲在太极上面直画两画成三。而敦颐却把伏羲两画弯转,抱在太极两旁,亦从《老子》“负阴抱阳,冲气以为和”之说悟出。老子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统体一太极也。“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物物一太极也。“太极”二字,原本《易系》,尚是祖述孔门之旧。至于“主静立人极”,“人极”二字,则自敦颐始发之。其后从“人也得其秀而最灵”云云,皆说“人极”。人极与太极对勘而论,以明天人相与之际,绝非矫揉造作。故人能践形,即能尽性;能尽性,即能达天。天人一理,此敦颐立言之旨,而以《太极图说》挈其要,以《通书》畅其义。“定之以中正仁义而主静立人极”,“主静”二字,是立人极之本。“中正仁义”,又是主静之实落处。然“主静”之下又自注曰“无欲故静”。“无欲”者,无人欲。无人欲,则纯乎天理矣。而“诚”以立其本,“几”以神其用。夫道非“诚”不立,非“几”不行。事之大小,天下之治乱,皆有“几”者行其间。天也,固人也。事有理有势,而行之必有其几,此则众人之所忽,而豪杰有为者之所必争也。敦颐言“诚神几谓之圣人”,“诚”者本也,“神”者用也,“几”者介乎动静之间。故曰。“动而未形,有无之间,几也。”莅事之初,有审几之明;及事变之歧出,又有赴几之智。一日得其几,而万险胥平。一失其几,从脞百出,咫尺皆荆棘也。然非“主静”者,不能审几赴几;而非“定之以中正仁义”,则审几赴几而或流于狙诈惨礉,吾见亦多矣。此敦颐所为“定之以中正仁义而主静立人极”也。程氏颢、颐,理学之宗,而兄弟受业。敦颐每令寻孔颜乐处,所乐何事。颢尝曰:“自再见周茂叔后,吟风弄月以归,有‘吾与点也’之意。”以其世居道州营道县濂溪上,世称濂溪先生。

周敦颐生当太平,王夫之身历世屯,而以明庄烈帝崇祯十五年举于乡。目睹是时朝政,刻核无亲;而士大夫又驰骛声气,东林复社之徒,树党伐仇,日寻于恩怨;发而为文章,黜申韩之术,嫉朋党之风,长言三叹而未有已。既一仗桂王,为行人司,知事终不可为,乃匿迹永、郴、衡、邵之间,终老于湘西之石船山,世称船山先生。清盗诸夏而抚定之,搜访隐逸。次第登进。虽顾炎武、李颙之艰贞,而征聘不绝于庐,独夫之深閟固藏,邈焉无与。平生痛诋党人标榜之习,不欲身隐而文着以求反唇,用是其身长遁,其名翳寂。其学出于宋儒张载,载着有《西铭》《正蒙》等书,其学以仁为宗,以礼为体,而深信周礼为必可行于世。夫之则注《正蒙》数万言以讨论为仁之方,为《礼记章句》数十万言以阐明记礼之意。昔仲尼好语求仁,而雅言执礼;孟子亦仁义并称。盖圣人所以平物我之情,而息天下之争,内之莫大于仁,而外之莫急于礼。因人之爱而为之文饰以达其仁,因人之敬而立之等威以昭其义,虽百变而不越此两端也。夫之荒山敝榻,终岁孜孜,以求所谓育物之仁,经邦之礼,穷探极论,千变而不离其宗,旷百世不见知而无所悔,虽未为万世开太平以措施见诸行事,而蒙难艰贞以遁世无闷,固为生民立极。周敦颐光风霁月,饮人以和;夫之则茹苦含辛,守己以贞;周敦颐以道自乐,从容涵泳之味洽,夫之则历劫勿渝,厉世磨钝之节坚。翘企高风,诗不云乎:“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降而晚近,世变亦益亟矣!百年以还,欧化东渐。挠万物者莫疾乎风,君子以独立不惧。而习尚之所蒸,抑有开以必先。汤鹏尚变以自名一子,魏源通经而欲致之用,胡林翼、曾国藩、左宗棠扶危定倾以效节于清,郭嵩煮、谭嗣同、章士钊变法维新以迄于革命。新旧相劘,问学殊途,而要之有独立自由之思想,有坚强不磨之志节。湛深古学,而能自辟蹊径,不为古学所囿。志在于淑群,行不害违众,精神意趣,则无不同。余违寇来湘,披览着书,颇亦窥其指要,观其会通。睹记所及,写成是编,裒录汤鹏、魏源以下,得若干人以尽其变。上推周敦颐、王夫之两贤以端其趣,而行毋绳以求备。人不拘于一格,大者经文纬武,次则茹古涵今,略其是非功罪之着,而彰劬学暗修之懿。所贵好学深思,心知其意,用之则辅世长民,不用则致知穷理。内圣外王,在湘言湘,岂徒为诏于来学,抑亦自振其衰朽。凡我共学,倘能恢张学风,绳此徽美,树规模,开风气,以无忝于前人,岂徒一校之私以为幸,国家景命,有利赖焉。昔罗泽南以一老诸生,假馆四方,穷年汲汲,与其徒讲论濂洛关闽之学,师弟磨切。而其弟子王錱、李氏续宾、续宜兄弟,杀敌致果,卓有树立。吾党身厕上庠以糜大官之廪,所凭藉什伯于罗氏师弟,则所树立亦必什伯于罗氏师弟,乃足以副国家之作育。景行行止,在吾党好为之耳。尚乃勖哉,毋陨越以遗前人羞。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