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义贯金石”沈浩书法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和气得天真》 沈浩 16x66cm 2017年 宣纸
  • 《知行合一》 沈浩 16x66cm 2017年 宣纸
  • 《日月丽天》 沈浩 16x66cm 2017年 宣纸
  • 《义贯金石》 沈浩 17x20cm 2017年 宣纸
  • 《堂北宜男草,花间叶亦稠。谓君好培植,闻说解忘忧》 沈浩 33x33cm 2017年 宣纸
  • 《本无尘土气,自在水云乡。楚楚净如拭,亭亭生妙香》 沈浩 33x66cm 2017年 宣纸
  • 《一枝清气满乾坤,玉骨冰肌绝点尘。俯视人间闲草木,空山高卧不如春》 沈浩 直径33cm 2017年 绢本
展览时间:
2019-07-02 - 2019-07-10
开幕时间:
2019-07-02 10:30
展览城市:
浙江 - 杭州
展览机构:
越晋轩
展览地址:
杭州市上城区嘉禾里40-42号
策 展 人:
孙宏雨 朱笑雁
主办单位:
杭州市艺术品经营协会 越晋轩 九龙雕塑艺术创意园 方向艺术中心
参展人员:
沈浩

展览介绍

(因工作疏忽,展览所印画册中有所瑕疵,其扉页文章以此文为准。再次深表歉意,特此更正。)

策展人 :孙宏雨 朱笑雁

2019年7月2号


书道从容——观沈浩近书有所思

高士明

观沈浩之书,时常感叹书法实在是最具“姿/势”之艺术。

姿,态也;态,意也,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以为“有是意因有是状,故曰意态”。姿与态、态与意皆自然相表里。陆机《文赋》中以文章情意生动之美为“多姿”,指的是对情状意态最具意义时刻的把握,以之论书亦然。姿态中凝结的是行动,动而暂停,则动状犹在,动意犹存。

古人论书,以姿为容,以势为先。中郎曰“九势”,卫恒日“书势”,右军曰“笔势”。书法之最具“姿/势”,首先在于它最能演历出身体之经——由手臂到手腕,再到指掌之间,其形势、笔法、运指,每一部分都必须充份调动,用笔之姿势和力道须在每一运笔书写之瞬间展开,如同卫夫人所言:“下笔点画,芟波屈曲,皆须尽一身之力而送之。”

包世臣自题《执笔图》曰:“全身精力到毫端,定气先将两足安。悟入鹅群行水势,方知五指力齐难。”在《广艺舟双楫》中,康有为却认为姿势骨力之妙不在运指,因为“用指力者,以指拨笔,腕且不动,何所用一身之力哉!欲用一身之力者,必平其腕,竖其锋,使筋反纽,由腕人臂”,“古人作书,无用指者”,以指运笔之说,始于唐人。康有为本人的书法“四指争力”,平腕悬肘,以全身之力奔赴腕指间,所以笔力沉劲,老辣妩媚,这与他对金石、碑学的体悟息息相关。沈浩自少年时,即师从刘江先生学书,在中国美院书法系求学,又得祝遂之先生真传,续沙孟海先生之正脉。沙老做行书时常以碑御帖,熔冶碑帖两端之情味,既展露单字内部的力势,又兼得通篇之气韵流转。沙老书道雄浑厚重,擅重墨粗笔,其结构空间之法不是通常所谓“计白当黑”,而是“以黑御白”,其结体内集外紧,笔画内敛,其笔势激荡奔涌。在国美书法之路上跋涉经年,沈浩对先师之道有会于心,同时也自具怀抱,其作篆、隶皆下笔朴重,结体舒展,笔画外发,拉伸有度,骨力雄强;作行书则清劲潇洒,笔意娴熟,匀净绵密。沈浩其人温柔敦厚,兼之人情练达,故其行笔运墨锋含沉静,可谓刚柔并济,书道从容。

沈浩自幼习书,诸法皆有涉猎,近来更尝于正法中得旁通之妙,其隶中颇含篆味,行中常寓隶意。其旧时行书有如张耒之文者,波澜有余,而出入整理,骨骼略显不足;最近所作,则布局纵密横疏,结体横向取势,左右用力,运笔尤重顿挫提按,转折跌宕,遒劲之余,兼得姿态妍逸之风致。近世书家横向取势者,字里行间往往难得贯通,行气不畅;沈浩则瞻前顾后,纵笔问锋,多方牵引,通篇犬牙交错,横斜反复,力势通畅,气势雄奇却又不失悦泽。就笔墨而论,沈浩书中之最佳者,能于苍中蕴秀,于秀中得苍,秀润苍雄统而为一,全无当今职业书家“浮、薄、轻、快”之流弊。

钱泳《书学》说:“古人之书原无所谓姿媚者,自右军一开风气,遂至姿媚横生。”尚劲健与尚姿媚,历代书家各有所爱,沈浩作书,其运笔造势常在圆曲方直间汇合融通,或笔方而势曲,或笔圆而势直,于转折部取圆,圆融厚重,于棱角波磔处取方,则劲道十足,再配以迟疾不一、张弛有度的节奏与韵律,故笔势便利,气脉通畅。《文心雕龙·声律篇》言“声有飞沈”,所谓“沈则响发而断,飞则声扬不还”,音律如是,书道亦然。

沈浩作书,其姿妩媚,其势雄强,中正平和之外,时有凌厉飞扬。皎然《诗式》有言:“气高而不怒,怒则失于风流。力劲而不露,露则伤于斤斧。情多而不暗,暗则蹶于拙钝。才赡而不疏,疏则损于筋脉。沈浩以行书演绎司空图《二十四诗品》,所书诸品或雄浑,或悲慨,或冲澹,或纤秾,于文章辞华间兴发出不同笔意与情怀。如《悲慨》首句”大风卷水,林木为摧“,落笔朴拙,沉痛有力,行书至”浩然弥哀“句,笔致苍凉,有悲有慨。纵观沈浩所书之《二十四诗品》,时而出入劲健,如破修竹,自中节目;时而纵任轻巧,流转风媚,气象婉约;时而起伏连转,顿挫盘礴;时而点缀闲雅;洒落萧条;文、字、书之间次第呼应、交相感发,演化出中国书道的万千姿态。

傅蔡邕所书《笔论》中有云:“为书之体,须入其形,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若愁若喜,若虫食木叶,若利剑长戈,若强弓硬矢,若水火,若云雾,若日月,纵横有可象者,方得谓之书矣。”古贤为书作画,皆即物取象,故能“以形媚道”。然则沈浩作书,于造化无所涉,于物象无

所求,惟愿践行先贤之道,执正以驭奇,合势而中节;于笔笔生发之际,无理而生趣,恍惚以成象;非慕“行行眩目,字字惊心”,但求“来不可止,去不可遏”,俯仰纵横,书道从容。

2016年12月

(作者系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 教授)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