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首页展览正文

“己亥墨像”毛雪峰重彩山水画作品展

  • 展览海报
  • 毛雪峰作品1
  • 毛雪峰作品2
  • 毛雪峰作品3
  • 毛雪峰作品4
  • 毛雪峰作品5
  • 毛雪峰作品6
  • 毛雪峰作品7
  • 毛雪峰作品8
  • 毛雪峰作品9
  • 毛雪峰作品10
  • 毛雪峰作品11
  • 毛雪峰作品12
  • 毛雪峰作品13
  • 毛雪峰作品14
  • 毛雪峰作品15
  • 毛雪峰作品16
  • 毛雪峰作品17
  • 毛雪峰作品18
  • 毛雪峰作品19
展览时间:
2019-08-21 - 2019-08-27
展览城市:
北京 - 北京
展览机构:
观复美术馆
展览地址:
北京观复美术馆
学术主持:
刘龙庭
主办单位:
北京观复美术院
承办单位:
观复美术院
参展人员:
毛雪峰

展览介绍

“应物象形”是谢赫“六法”中的第三法,宋刘道醇在《圣朝名画评》也说:“象生意端、形造笔下”,可见物象呈现是中国画的最基本的原理性法则。但是对“应物象形”的理解不能简单认为是在画面中追求物象的形似,中国画是画家面对世界整体“观-感-应”的体物过程,此中的造化和心源合一之处才是创作的根本源泉。

20世纪末以来,在中国画的理论讨论中,笔墨无疑处于一个中心位置的论题,此是传统绘画进入新时代在中西融合、全球化背景下带来的必然争执,是中国画的“写象”与西画的“造型”两种不同绘画立场的冲突,对于笔墨的要求在这两种绘画立场中是完全不同的,西画的“造型”强调再现与表现,而中国画的“写象”须遵循中国画传统笔墨思维的要求。黄宾虹曾说“尝悟笔墨精神千古不变,章法面目刻刻翻新”,显然是说“笔墨精神”是笔墨功能的核心,而“章法面目”是笔墨运用的形态变化。以西画的创作原理把握画面物象,笔墨处于从属地位,是表现物象的手段,是以中国画“写象”去形成画面物象时,笔墨则具有本体意义。中国画的笔墨必须超越造型的功能,以其自身独立的抒情表现性质去传递画家的感情,要以心取象去超越以形取象,才能达到大象无形的艺术自由之境。

基于此,观复美术院拟以“己亥墨象”为主题,邀请当代最具艺术风格的百位国画名家参与展览,以此呈现当代中国画的笔墨气象。

【毛雪峰简介】

历任新疆自治区书画院院長,新疆丝路书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现为中国民进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北京中国西部画院院长、中国重彩山水画院院长、民进中央开明画院常务理事兼民进新疆开明画院名誉院长、美国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世界艺术家联合总会副会长、北京大美书画院院长,北京毛雪峰画院院长、中国石齐艺术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孔子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

新疆重彩山水画的创立者

——《毛雪峰新疆重彩山水画集》序

文/周韶华

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几经历史变迁,品类虽同,各有变化。唐有金碧山水,宋有水墨和青绿山水,元有黄公望的浅绛山水,明有仇英的小青绿的山水,但明清多为水墨山水,现代则出现淡彩渲染山水,但仍以水墨为主。当今画坛出现毛雪峰的重彩新疆山水,这绝非一件小事,应当刮目相看!伴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审美视觉也发生了转型,在生活节奏愈来愈紧张的这个异化世界里,如何去遥领大自然神秘的回音,表达出诗意、生命、憧憬和情思,这是时代的课题,评论家当应注意到不同时代的这种艺术语言转换的意义。这是我看了毛雪峰近作的第一感觉。

一个严肃的艺术家,应十分重视对现实的感受力、理解力和表现力的提高。对艺术方式的选择,实际上是对生活方式的选择,也是对艺术“场”的选择。生活现场亦即艺术现场。如果想使灵感爆发,获得广阔的自由空间,那就要到对象世界中去感受,去占有自己的艺术世界。这很自然地就要求通过艺术家自己的形式系统去把握自己的这个世界。

新疆地处欧亚大陆的心脏地带,地理气候与中原不同,沧桑数变,海水在这里四进四出,形成了以沙漠、戈壁、绿洲和天山昆仑大山脉四大板块构成的神奇独特的地形地貌。用温文尔雅的传统手法和内地画家画山水的办法是画不好新疆山水的。这是大自然逼着画家重新审视他的现实课题。由于新疆的地势高,在夏天的晚上九、十点钟太阳才会缓缓落在地平线以下,地面才开始慢慢变暗,但高山仍然受到阳光的照射,色彩红彤彤的。这在内地是永远看不到的壮丽景观。

还有,新疆有许多地方是雅丹地貌,色彩光怪陆离,大自然本身所具的色彩就特别富丽多变,这种独特景观在内地生活的画家是无法看到的。过去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之于艺术应该说一方水土养一方画家。深入生活并非目的,检验作者的最终尺度是看你的“戏”是从哪个“场”排练出来的,或者说你是否建构起属于自己的艺术“场”。这个“场”就是自己观照的艺术领地,是属于自己特有的艺术世界。毛雪峰出生在大西北,在新疆生活了20多年,如果毛雪峰不生活在新疆,不爱上新疆,不对新疆山水有独特的感受,也很难设想他能画出重彩新疆山水画的,这既是大自然的恩赐,也是画家慧眼识珠。

他的“戏”都是从这里排练出来的,自然有别于江南优美雅致的情调,真可谓独树一帜!要实现民族艺术的现代化,要创造我们时代的绘画,就必须严肃地解决这个艺术“场”的问题,唯有如此才能寻觅到艺术的生命之源。某种艺术语言的创新,关键在于你身处在什么“现场”,生活在什么环境。在小桥流水旁边就创育不出喜马拉雅山式雄伟的语言。把握一种语言就是把握一种完整的生活方式和艺术方式。艺术语言的界限就是作者所占有的那个世界的界限。否则就很难谈创作的自由和风格语言的自立。艺术语言实质上是主体情感的显形,它根植于自己的历史结构和特定的文化环境。

一个画家成功的重要条件是对生活的积累和其自身所积淀的文化底蕴,但仅有积累而没有对生活的独特性敏感,没有找到对这种敏感的独特语言表现,那也不行。只有具备了对这些自然形色的特殊性的敏感,又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这实际上是审美判断,是在文化底蕴支配下的艺术实践。一个当代画家要想事业有成,还必须明确自己的主攻方向,扣住课题,解决课题,有一条合乎逻辑的推进轨迹,在艺术手段的运用上要保持一贯性,绝不游离于本当解决的艺术本体之外。

一旦审美指向定位了,就不屈不从于时尚的压力,也不分心去干扰别人,尽可能地不与别人争论那些本体之外的事情,不在本体以外用功夫,对自己的审美指向要“咬定青山不放松”。我认为毛雪峰在艺术上能形成自己风格的原因就在这里,这里我还要强调指出的是,有些人画的山水是“画本所有,活本所无”。相反,毛雪峰的山水画却是“活本所有,画本所无”,这种含蕴辩证的一有一无便有了本质的区别。前者无生机,因循于模仿;后者有生命活力,因起于感受和发现,功在原创性和开拓力正是毛雪峰新疆重彩山水画的核心价值所在。

画家对于自然美元素的感受经过“迁想妙得”,经过转化、积淀、过滤、不断地提炼升华,最终把自然的生命状态凝聚升华为表情表意的状态,使物我之间完全通达融会,把自然生命与主体生命合成为艺术生命,这才是一种最高的境界。中国是一个有着几千年文化积淀的文明古国,作为国粹之一的中国画,是一个重要的文化载体,是我们得之于前人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但是,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既要尊重传统、继承传统,还要能走出传统、开拓传统。要以全新的视角把艺术置于当今时代的生活和文化情境中,借助古往今来的一切资源和手段,用独特的、富于个性的艺术语言,在这一片广阔的自由的天地中施展自己的才华,要站在时代前沿,发时代之先声。

上世纪80年代,我曾数次沿黄河流域上溯寻源,往复行程3万公里。所谓大河寻源,实际上是一次精神之旅,是去探寻“以道藏艺,以艺藏道”的奥秘。我还去探险过千里冰川的长江源头,登上喜马拉雅山海拔6000米高处,上过喀喇昆仑、帕米尔高原、巴颜喀拉山和天山,横跨准噶尔和塔里木两大沙漠。如此去上下五千年,纵横数万里,感悟宇宙大生命,从大千世界中间求道,领会那含元报真的元气,以使现代山水画具有一种吞吐古今的气度和文化底蕴,并努力以超迈的新形态与消极遁世的遗风诀别,这是我西探边陲的重大收获,代价很大,收获是建构起了自己的艺术场。

十多年前我又去新疆,曾见过毛雪峰的画,那时他的画豪情激荡,多为急就章,可能是初到新疆时的冲动,画的东西直来直去,虽鲜活而稍感粗糙。经过多年来不断的探研,他逐渐创作出了具有强烈时代特色又不失地域文化底蕴特征的新疆重彩山水,并架构起了属于自己的艺术体系。明显感觉现在的火候已到,对艺术本体的认知也更加深入,画得严谨而精到,特别是对色彩的运用也更加到位了,这是难能可贵的探索和创造。

唐代晚期王维提出“画道之中、水墨之上”的理念,把中国山水画金碧辉煌的色彩给否定了,使水墨画在一定时期发展到了一定的高度,但水墨画不借鉴色彩、不重视造型、不重视现实生活、不重视和广大人民的联系。针对这个问题,毛雪峰在笔墨语言上进行了大胆突破,坚持对色彩的切入,以色代墨,浓墨重彩,其作品形成了强烈对比,并注重视觉效应和感情变化,把新疆山水富丽奇诡的色彩和中国画的水墨很好地融合起来,创造出了一种适合表现新******特地貌和地域文化的色彩语言,在审美上达到和谐统一。毛雪峰还注意吸取西方绘画的表现技法,将中国画的点、线等基本造型手段与西方的块面相结合。

以块面的组合构成空间立体感,充分表现了新疆那独特的沙质、风蚀、雨蚀、水蚀性地貌特点和苍茫神奇、壮美雄浑的西域神韵。有些近作如《天界》、《秋染阿尔泰》、《寂原》、《高山吐乐》、《天地共逍遥》、《一心为祭》、《昆仑紫气》、《洒落的山音》、《天泻》等,画面洗练,单纯统一,色彩典雅富贵,构图饱满,有一种极强的内在张力。手法上也更加的成熟,完美呈现出隐含在沉寂荒凉的大自然深处的精神意象,从自然风情的再现,拓展到了艺术精神的表现,这使我对他的进步与提高感到惊奇!如果他还能唤起当初那种豪情,不是纯理性的,手脚再放松些,还会好上加好。

但不管怎么说,他的这部画集是他的超越之作,体现了朝气蓬勃的艺术青春,充满着生活的激情和对新疆真诚的热爱,抒发了内心的强烈感受,是理性思考和感情触发的化合物,展示了可贵的、独具个性的艺术创造力,这使我感到相当满意!艺术追求不是一次性终结,每一次递进,都是一个分号而不是句号。毛雪峰是一位富于创造精神的画家,我想他还有新的不可回避的难题在等待他拿出解题方案。诸如怎样走向现代,如何图式换型,语言怎样转换,有的是要穷其毕生精力才能达到极致的。不过他正在努力拓宽视野和思维空间,不仅是从民族文化传统中,而且也在从人类文化传统中寻找解题方案,我想这就有可能大器晚成,未知雪峰以为然否?

(周韶华:中国国家画院院委,湖北省文联主席,中国美协理事,湖北省人民政府授予“终身成就艺术家”荣誉称号)

展开阅读

(责任编辑:张鑫)

您可能感兴趣的展览

我要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验证码

注: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

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
合作媒体机构

责任编辑:杨晓萌010-80486788-896exhibit@artron.net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 艺术头条二维码
    艺术头条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